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3-08-19 19:27:50

所在活动: 爱在七夕

该作者的文章:

 


 

 

       风雨同舟见彩虹

 

   哭过的眼,泪痕依旧

   握住的手,却不会放松
身边的你不要再颤抖
我会在你身边守候
雨很冰冷心却火热
在这一刻我在你左右
一切都会过去
只要我们相信彼此紧握双手
把你的手拉我的手
用我的温暖融化你的伤痛
把我的爱化成彩虹
让我们撑起这片天空


       52
年前,在江西,我和他是大学同班同学,我们都是上海人。他比我大一岁,曾经在山东工作过;我也是历届生,比应届生大两岁。我们分在一个组,一次我参加系里诗歌朗诵表演《祖国,只要你说一声需要!》,在排练时,我们拉近了距离。

我们有共同的爱好;我喜欢跳舞,他喜欢乐器,手风琴拉得激情澎湃,(是自学的);两个不同调的口琴可以同时吹,我最喜欢听他吹《鸽子》《溜冰圆舞曲》等世界名曲,百听不厌。(比电台里教的都要好)我们两人很谈得来,就这样产生了感情。

那时三年自然灾害,尤其是在农场劳动,男生几乎都不够吃,我就是他的后勤部,保证他不会饿肚子。他也帮助我提前完成劳动任务。

我们从学校毕业后,因为是学农的,家庭出身也不好,我就直接分到东乡虎形山垦殖场当农业技术员,他分到了抚州临川农技站。我们一分到单位就去搞“社教”,我在广丰,他在黎川,相隔有300多公里。当第一期社教结束后,我拿了行李直接到了他那里,我们马上去民政局登记结婚。我没有介绍信,就由民政局办事人员打电话去垦殖场办公室,作个证明就行了。那是19661月初,我们没有婚礼,没有亲人的祝福,一切从简,农技站的房屋十分简陋,两人的被子一合,就算成家了。只到星期天请了单位领导和抚州工作的同学吃了饭,菜是他烧的,有十多个。他十五岁就去山东,独立生活能力很强。

196812月,他趁干部上山下乡之际,就调到我们垦殖场来了。开始场里把他当个宝,带队文艺宣传队去县里参加汇演,得到很高的评价。后来在场里专门成立了一个文工队,由他带队,边劳动边到各个分场去巡回演出,得到农民职工热烈的欢迎。

19695月,在我生第一个儿子的时候,他的工作是顶峰时期。我到上海生孩子,他不在我身边。有好些个下放干部看在眼里,忌恨在心头。先是开“学习班”,(实际上是软禁)让下放干部中的上海人,和文工队的下放知青,揭发他的问题。人总有失言的时候,他们就来个上纲上线。又开批斗会,又抄家,结果,还是没有搞出什么问题,只好放一放,挂在那里。

到了19713月,来了一个“一打三反”运动,他的“问题”又升级了,以“莫须有”的罪名戴上了“反革命分子”的帽子,开除公职,管制三年监督劳动。晚上在场部宣判后他回家哭了,我没掉一滴眼泪,我安慰他,我不会跟你离婚的,你没做坏事,总有出头的一天。他被发配到离干校有15里地的分场去监督劳动,根据出勤可以拿到吃饭钱。

19716月我在干校生女儿,他得到消息后,劳动了一天,傍晚时领导才准许他回家,走不多远,一时间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大雨倾盆!他一个人在旷野里走,心中十分害怕,更不敢躲在大树底下,他咬紧牙关,硬着头皮,走了十多里地,浑身湿透,走进家门,人都发呆了。我的心在绞痛,忙叫他小妹(是插队知青来照顾我坐月子的)烧水煮面,让她哥哥换了湿衣服,再吃面。

一年半后,我从干校调入虎形山中学当老师,我的思想压力没那么大了,上面对他的管制也没那么严了。到19743月他正式平反,补发了3年的工资,还不到2000元,这也让我家的生活改善了一把!

平反后的他,为垦殖场开办了啤酒厂(酿作俄国的噶瓦斯)、酱菜厂、(就地取材)、砂轮厂,都搞得风生水起。他不贪不占两袖清风,连砂轮厂的大烟囱,都是请他在山西的二哥设计的图纸,为公家省了不少钱。他在85年初调往县政府对外经济协作办工作后,其他的人都把这些厂办倒闭了。

85年暑假以后我也调到县一中教书,直到退休。他基本是在政府部门工作。我是1984年入党的,他是1988年入党的。

我们开始住在县政府大院平房里,1995年院里新建了两排五层楼房,是集资建房,我们拿到了一套三楼三室两厅的房子。我母亲在我那里去世后,我就把上海孙子接过来带领,那时我已经退休。20018月,我孙子要上小学了,他也退休了,全家搬到上海,住在他家拆迁后分到的两室一厅新居里。

回上海后,我们都是小区里的志愿者,活跃分子。尤其是他担任第五党支部书记,两次被评为宝山区优秀党员,创建了区共产党员文明先锋楼。

今年是我的本命年,我家三喜临门;一是我老俩口搬了新居,是经适房,有电梯的高层;二是孙子考上了北京的大学;三是外孙考上了广东市重点高中。

现在我们就是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才好出去旅游。我们去过新、马、太、港澳、俄罗斯、韩国、日本和朝鲜。国内去过新疆、山西、山东辽宁半岛、海南等十多处地方。我们现在还不富裕,工资比上海同级别的少一倍多,我们不眼馋,出去旅游就到自己经济力所能及的地方。

我们老俩口风雨同舟48年,还过两年多,我们要庆金婚,到那时盼望乐友们祝贺我们金婚吧!

这是他四个月大 ,还不会坐,后面有人挡着他,摄于1940年5月

 


 

那时我们还年轻


 

我们有共同的爱好


 


 

我们结婚时没拍照片,这都是婚前照的,上一张摄于1963年春节,下一张摄于1964年春节


1967年文革期间,摄于江西赣东报社


 

1969年,12月,我带了儿子下分场驻队劳动,他也带文工队边劳动,边演出。


 

他平反后的第一个暑假,全家在上海合影


 

1981年暑假,儿子来江西,在虎形山操场上全家合影


 

摄于1983年春节,在天津塘沽姐姐那里过年,这是我们十七年来第一次不在江西过年。


 

1982年5月,我们第一次照彩照


 

1984年暑假,摄于虎形山中学


 

1987年夏天,摄于县政府大院的家里


 

1995年11月,结婚30年补拍婚纱照


 

我再秀一下


 

他一手抱着孙子,一手抱着外孙,其乐融融,摄于2000年2月东莞女儿家中


 

2007年6月,在月亮湾合影,月亮老人对我们的祝福


 

2009年10月,摄于张家界

 


 

2007年2月,摄于东莞松山湖,潇洒的老俩口


 

自拍的全家福,摄于2009年正月初三,他70(虚岁)大寿这天



 

共获得积分:26 ,共26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