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娱乐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3-10-13 06:29:42

 

又是重阳。这是乐龄人的节日。
想了想,出个节目?
拉一支年轻时全世界年轻人都在唱的波兰民歌《小杜鹃》吧。
或许,会使我仍然年轻的兄弟姐妹们回想起自己的青葱时代,让金色的乐龄时代更加精彩。
甚至,辉煌。
提起杜鹃,在我们的祖国,花儿中间有芳名“杜鹃”的,南方叫杜鹃或映山红,在东北在朝鲜,叫金达莱或达子花;鸟儿群中也有叫杜鹃的,文人将他承担起了悲鸣的使命:“杜鹃啼血”。悲。
 
可是,一位苏州大文人,爱花爱盆景爱写悲情文字的周瘦鹃可不这么想。
他认为:
“鸟类中和我最有缘的,要算是杜鹃了。记得四十五年前,我开始写作哀情小说,有一天偶然看到一部清代词人黄韵珊的《帝女花传奇》,那第一折楔子的《满江红》词末一句是“鹃啼瘦”三字,于是给自己取了个笔名‘瘦鹃’,从此东涂西抹,沿出至今,倒变成了正式的名号。杜鹃惯作悲啼,甚至啼出血来,从前诗人词客,称之为‘天地间愁种子’,鹃而啼瘦,其悲哀可知。可是波兰有支名民歌《小杜鹃》,我虽不知道它的词儿,料想它定然是一片欢愉之声,悦耳动听。
“鸟和花虽有连带关系,然而鸟有鸟名,花有花名,几乎没一个是雷同的,惟有杜鹃却是花鸟同名,最为难得。
“西方人似乎爱听杜鹃声,所以波兰有《小杜鹃》歌。西欧各国还有一种杜鹃钟,每到一点钟有一头杜鹃跳出来报时,作‘克谷’之声,正与杜鹃的英国名称‘Cuckoo’相同,十分有趣。我以为杜鹃声并不悲哀,为什么古人听了要心酸,要断肠,多半是一种心理作用吧?”周瘦鹃:《杜鹃枝上杜鹃啼》)
您瞧,这位可敬可爱的老人家是这么的爱杜鹃、这样解释杜鹃呢!可是周老先生却是啼血子规的苦命啊。
但愿中国老知识分子再不要重走苦命之路,都有个平静安康的晚年。
祈望,周老先生在天堂里莳弄着花花草草,也在听我们唱《小杜鹃》。
 
 
小杜鹃叫咕咕,
少年把新娘挑,
看他鼻孔朝天,
永远也挑不着。
咕咕!咕咕!
啊恰!乌恰!
 
年轻人我问你,
为何这样骄傲,
难道只能夸耀,
你那华贵的绣袍?
 
大家看这少年,
多么幼稚可笑,
虽然肚里空空,
架子可真不小。
 
小杜鹃叫咕咕,
我的心儿在跳,
谁要追求嫁妆,
可真愚蠢无聊。
 
请你去问杜鹃,
它会叫你知道,
只有头脑清醒,
才算真正富有。
 
遥祝大江南北乐龄兄弟姐妹们
九九重阳 像小杜鹃一样 久久平安 健康

共获得积分:23 ,共23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更多>>旅居推荐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冬之韵(9)为梦唱响,与梦起舞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