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6-03-06 15:54:51

标签:出书 快递 校对 收发 出版 

该作者的文章:

 

 听到有敲门声,我赶紧跑过去开门。这回没错,是我家的快递!邮件也确实是出版社寄来的。不用打开看也知道,里面就是那份书稿的清样了,我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我马上就给刚出去参加一个聚会的老伴儿电话,让她也尽快知道这个消息,因为那书稿是她和儿子的作品,和我倒是没什么直接关系。

其实,这几年老伴儿的写作算是进入了收获期,她和出版社之间的往来邮件挺频繁的,我们对快递员敲门的事儿已经习以为常了。但这次和以往有点不同,邮件在路上确实被耽误了。本来周一那天北京那边出版社的微信通知就过来了,说书稿的清样马上就快递过来。正常情况下,北京发出的快递最迟第三天也会到达大连的,于是我们就按这样的预期保持家里有人。周三那天下午果然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果然也真是快递员。我本来准备照常的收下邮件后道谢关门,没想到快递员说这快递件是我家对门邻居家的,说邻居家人不在,电话里邻居说让他把东西先放在我家。这当然没问题了,我们单元邻居的关系都很不错的,时常有些事儿互相帮忙的。但我们家的快递没到总是有点扫兴,但想无论如何周四也会到的。但不曾想,这快递不但周四没到,直到周五中午过后还是没人敲门。这下我可比老伴儿都着急了,说这快递不会是出事儿了吧,不然不会好几天都不到啊。我让老伴儿用微信联系一下出版社,把情况和他们说一下。出版社的反应真迅速,说清样是次日寄出的,因飞机航班延误,所以会迟到一些,让我们放心等候。这时我们才想到,可不是嘛,大连已经一连三、四天的浓雾了,大部分航班都延误或取消了,那快递自然不会有平时的速度了。昨天是周六,中午时分云开雾散,下午3点半时快递就送过来了,时间晚就晚一点儿吧。

老伴儿总说,我对她和儿子出书发文章的事儿比对我自己的事儿都操心,真有点搞不清这是表扬我还是笑话我。就这次快递件迟到时我的表现而言,就是笑话我有点操心过头儿了。她的意思是该淡定,等就等两天呗,用不着杞人忧天似的焦虑。但这类似说我总是事过之后我才这么想,在石头落地之前心里总是不踏实的。这并不奇怪,而确实是事出有因的,发表文章和出版书籍这类事儿确实常有变数的。早年老伴儿写散文随笔和纪实文学都是在报纸和刊物上发表,有时编辑都通知说文章通过审查马上要发表了,但等报刊出来后我们却找不到。编辑的解释也很简单,付印前被领导拿别的文章挤掉或了。所以我就养成了这样的思维惯性:作品能否发表,在印刷出来之前都可能有变数的。比较严重有一次是出版合同都不算数了,我们也没啥办法。那是一本老伴儿跟踪记录儿子从小到高中成长经历的随笔集,被一位研究家庭教育学者书商看好,他作为我们和出版社的中介和我们签订了出版合同,我自然以为这本集子的出版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没想到左等右等也没有出版的消息,等到时间过去,合同规定的出版日期后,我们再去联系,他不得不实言相告,付印前的市场调查表明,出版这本书他们无利可图。尽管合同上有对违约方如何赔偿对方损失的规定,但我们都是经朋友介绍才相识的,怎么好意思去和他打官司,只能不了了之了。但后来这本集子的出版证明了他们的失算,广西漓江出版社以《我家儿子很叛逆》为书名将这本集子出版后,得到国内一些教育专家的肯定,销售情况得说算很长销。已经4年多的时间过去了,书店和网上一直有售,而且应当是出版社得到了读者的正面评价的反馈,不然出版社的编辑怎么回来和老伴儿联系,还请她去做网上家庭教育专题音频讲座。讲点我家教育孩子的事儿,老伴儿早已经是轻车熟路了,何况是在家里对着麦克风讲了。老伴儿以为讲一次就完了,没想到讲过一次后,出版社的编辑说都是孩子妈妈的听众反映非常好,希望老伴儿能开一个系列讲座,最好能每周讲一次。这回老伴儿可不能轻易答应了。我在旁边听了也跟着着急,心想这牵涉精力了,会影响到已经开始的一部长篇小说的写作的。我赶紧耳语提示老伴儿这样说:“感谢你的邀请,我考虑考虑后再答复你。”但老伴儿不忍心让那些孩子妈妈失望,最后和讲座的主办方达成了两周讲一次的妥协协议。

我理解,老伴儿答应做这样的讲座是对和孩子们妈妈们分享培养孩子的经验真有兴趣。老伴儿凭自己的随笔集和长篇小说已经被吸收为省作家协会会员了。这在人们眼里她当然是一位作家,按学科分类的话应该算是在文学方面有一定的造诣了。这么说没有错,但我觉得她更突出的成就应当是在家庭教育方面。不过说她是家庭教育专家还不太合适,因为她毕竟没有家庭教育方面的理论著述。我这样说很容易会被认为是自吹自擂自己的老婆,但更高的的评价还真不是我说的。有教育专家认为她确实有些尚不系统的独特理念,但在培养儿子的过程中得到了成功的验证。前面提到的违约的学者出版中介,是一位母亲教育理论专家,长年给教育工作者和孩子妈妈们作报告的。他为老伴儿和儿子的另一本集子《家书里的大学》写了一个比较长的序言,在那序言里他以教育专家语言的所做的评价比我说的要高许多的。

打住,不说了。评价不重要,成果才重要,我们的儿子在求学的路上走得还算比较成功的。当然,儿子博士学位所需的专业知识归功于他的N多位教师和导师,但老伴儿在儿子离开家去上大学后,陪伴儿子坚持了一项少有人为的长年家书工程。在儿子本、硕、博至今的12年期间,她于儿子每两周来往一次几千字的家书。这些家书不是聊日常生活琐事,而是要求儿子记录他的学习和生活。初衷是为了培养儿子的思考和文字表达能力,现在看来成果超乎当年的预料。到目前为止,儿子写的家书已经有244封之多,字数越有八、九十万,比这数量更重要的是儿子所写家书的质量。《家书里的大学》就是儿子在本科时和妈妈往来家书的集子,但妈妈略去了自己书信的大部分文字,让儿子作为第一作者。但这不是故意的抬高儿子,而是因为儿子写的确实比妈妈要强上又强的。本文开头说的书稿清样,又是一本这样的母子家书集子,是儿子在美国读博前两年和妈妈的往来书信。这本集子里同样主要是儿子的文字,这些文字已经是从文化心理学专业的角度记录他在美国的见闻和思考了,应当是更值得阅读和欣赏的了。老伴儿说,儿子现在的信学术味儿越来越浓了,而妈妈的对话水平自然不太适合一起奉献给学者层次的读者欣赏了。儿子博士后几年的家书如也能出版的话,完全是一本博士笔谈美国的集子,妈妈的信就不再往集子里边放了。我认为有道理,培养儿子的目的是放飞,培养儿子的成果就是他自己能著书立说挑大梁。然而这洋洋百万多字的12年母子系列家书,确实老伴儿早年创意多年坚持的成果,她应当多和现在年轻的妈妈们多多讲讲的。

哦,扯得有点远了。还得回来说我为什么这次对书稿清样这样着急,因为我太想这本集子尽早出版的。因为我想儿子在毕业前能看到这本书,让他在收获专业博士学位时也收获一份“副业”的成果。我以前提示过儿子要认真写信,说这些家书将来的社会影响可能在你的专业论文影响之上。是这样的,博士们专业研究的分类很细,他们的专业论文主要是在各自专业范围内有影响。在现在留学大潮社会背景下,一位社会心理学博士研究生笔下的美国见闻和留学生生活的小书,应当是有大大超出他专业范围的社会影响的。因为儿子已过而立之年,我确实是有点太急于儿子尽快有成果有影响的。但其实这样的成果和影响和我没什么直接关系,我为这本集子所做的,不过是校对校对和收收发发。尽管如此,我还是懂得一些的:出版社的清样来了,书就快出来了。





 

共获得积分:2 ,共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