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家常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6-07-03 19:48:30

标签:生活 愿景 意思 毕业 

 

        有群友提议,建立一个和本QQ群相对应的微信群,说是能更便于大家及时联系。我也是算是群里一向活跃的成员了,按理说应该马上响应积极参与,只可惜我一直没配备智能手机的,真是感觉力不足而心有余了。和非电脑专业的同龄人相比,我在国内进入信息化时代的进程中没有落后的,退休前些年在单位完成的最有影响的工作就是自动化办公了。从培训上电脑打字开始,一直到几乎亲手建立开通了单位的内外网站,边干边学得真是不外行了。但这套玩儿意进展得太快,退休后几年不摆弄就开始落后,对后出现的智能手机和扫描二维码什么的就不太明白了。其实也不是弄不明白,就是觉得用不着了。退休在家几乎整天坐在电脑前的,还用啥移动通信呢?我每天上网除了浏览新闻和看股票,再就是在留学生家长QQ群里聊天了,也不扫描二维码上什么别的网站了。再说老伴儿为了和出版界联系方便买了智能手机,我已经能乘车早晚看看我QQ群里的信息,更感觉用不着自己再买智能手机。我的这种状态已经在群里实话实说了,结果有热心的群友一再表示希望我也加入微信群。群友们这么说可真不只是客气客气,真有技术上内行的给我支招,说可以在网上下载微信电脑版,那样就能在电脑上进行微信上的聊天,这一来把我说在手机上打字困难的理由也给驳回了。群友这样一指点起到了类似激将法的作用,我曾经是给别人讲电脑网络是怎么回事儿,指导别人进行操作的,现在怎么落到这步田地了呢?好学的,上网一搜索就能学会的。果然很简单,用了微信、电脑版和扫描二维码等几个关键词一搜索,看了几条有关的介绍就明白了。马上用老伴儿的手机扫描了一下群友提供的微信群的二维码,马上就加入微信群了,再把“昵称”改成和QQ群里的网名一致,立刻就得到微信群友们的祝贺和欢迎了。群友还是原来QQ群的那些群友,聊天的主题还是孩子们的学习、就业和婚姻,但因为我可以在微信群里进行聊天了,再不用因为不懂微信而显得落伍了。想想以前坚定地不玩儿微信也没大必要,并未列入自己愿景的生活也可以是很不错的。

“愿景”是退休前接受培训时才学到的一个词,记得教员讲解的大意是对未来的愿望的情景,我觉得这个概念它确实能概括人们对未来生活的理想化想象,但可能是人们理想化的生活愿望总难如愿实现的原因吧,愿景这个词这些年来一直没能成为大众的日常用语。其实这很正常的,人们对自己未来生活的想象大都是过于理想化的,必然要在现实中被予以纠正。上世纪80年代我们曾经多么热切地寄望“四个现代化”的愿景啊,后来还是国家的领导层予以修正,认为还是提到新世纪时实现小康目标较为实际。于是四个现代化不再提了,但我们的生活还是一步步地前进了。提到80年代,那年代的氛围是我们之前不曾有过的愿景,而现在谁都认为80年代是个非常好的历史时期。日前和一个80年代的研究生班同学在电话里聊了一阵儿,想放下电话都挺难的。我们是不同学校的77、78级大学毕业生,就是为了把专业知识再学深一步,又放弃了已有的工作到同一个学校再次做起学生的。那就是80年代,把做学问看得比其它方面的利益看得更重一些的。今年整好是我们入学30周年,当时我们的愿景就是学术上有所造诣,生活方面谈得不多的。而现在聊的主要就是各自的生活了。我说他是功德圆满,迁入上海、正教授退休、早早买好儿子的婚房、退休后正好抱上孙子,而我这边孩子的婚事还八字没一撇呢。他听后到没否认这些,但却来了一句:“没有梦了”。他的意思我很明白,是让我因孩子学业方面还能有进步而有所安慰,我们都是希望对方生活如愿的。放下电话我是很安慰的,这样的同学不多的,这么多年一直保持联系也是当年的愿景中不曾有的。现在我们自己的发展都已成为往事了,对未来生活理想化的想象主要都是孩子的发展了。

 我对儿子发展的愿景曾是很详尽的,一切都以他在今年暑期博士毕业为中心的。但现在看来这一点很难如愿了,但这不怪儿子,而是因为我对美国博士的研究过程和毕业条件不了解。他和导师的关系很好,就是在这暑假的日子里,还是不停地按导师的指导在最大化地提升毕业论文的水平。本来我的理想中全是儿子的学业,但现在儿子传来的学业以外的生活信息真令我对儿子的成长有了新的了解。儿子上周的来信中说了他最近和两位美国老太太的对话,我才意识到儿子这5年来已经和美国人有了如此的感情,这两位老妇人的事儿一定会出现在儿子未来的文字作品中的。我和老伴儿去美国时见过这两位老妇人,年龄大一些的是一位拉脱维亚人,其父是纳粹占领时期在傀儡政权里工作。当苏联红军反攻逼近拉脱维亚时,他父亲自己难脱身,只是在电话里告诉她母亲带孩子赶紧逃命,她记得随母亲逃亡德国并最后逃到美国的过程。在美国她上学长大后成为芭蕾舞演员,令人称奇的是她退出演艺界后攻读下心理学硕士学位,晚年义务地在儿子就读的学校为国际生做心理咨询和辅导。另一位老妇人年龄没那么多大了,是已移居美国多年的中国台湾人。这位老妇人也是热心帮助来这里留学的学生,主要是帮中国学生解决一些生活方面的问题的。我和老伴儿去过两位老人家做客,对两位老人有清晰的记忆的。儿子这次在信中说,他帮助自己在家的台湾老妇人安装她托人从大陆带过去的机顶盒,以便能收看大陆电视节目的。期间老妇人说,她的儿子已经洛杉矶一家医院工作,希望我儿子能和他儿子成为朋友的(他们以前见过面),流露出的是希望和我儿子保持联系的。那位拉脱维亚裔老妇人是刚从外地帮孙女筹办婚礼回来,和儿子聊了好长时间,也有不舍得儿子毕业离去的意思。我看了儿子的信后真是感慨颇多的,这些和美国人的交往,也是儿子留学生活的一部分;儿子这样的经历和记忆,也是留学美国的重要收获,而且必将不断发酵放大,这也是以前我不曾想到但却绝对是十分宝贵的。

 现在视频通话时,我已经不再追问儿子论文和毕业时间的问题,而是较多聊聊儿子的日常生活方面的事情了。上周聊他做什么饭时,儿子突然很认真地问我做春饼的程序,原来他跟室友讲过在家时做春饼包酸菜的吃法,不曾想室友去临近的埃尔帕索(几十万人口的较大城市)中国超市时买回了酸菜,要和他一起做一次东北的春饼吃。儿子小时候我常烙春饼给他吃,他看过我和面、摊饼和炒菜的程序,我也给他讲过每道程序的要领和意义,但他没有自己操作过的。在视频时他又问我和面时面粉和水的比例,还有做鸡蛋丝时要注意的问题。儿子说他要做一次春饼,还要请师姐和她的美国丈夫乔治(早已是儿子的朋友了)一起来吃。我一听做春饼的意义这么重大,连忙告诉儿子自己先少弄一点面粉烙几张试试,可别等客人来了后弄“粘锅”了。结束视频后我和老伴儿都有点担心,这个儿子他能自己把春饼烙好,也把几样菜都炒好吗?但我们实在没办法帮儿子了。但现在我们终于放心了,儿子刚刚从网上发过来他做的春饼和炒菜的照片,我们看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照片上的一摞春饼是放在盘子里的,但从侧面看得出那春饼的边缘是有点翘起,一定是烙得很薄的,而且正面也没有烙糊的,真是烙得很好的正宗的春饼。那几样炒菜也是色彩分明,看上去都有点令人垂涎欲滴的。更令我高兴了是儿子在发来的照片下面写了一行字:“继承父亲的技艺和家庭传统---春饼”儿子把照片发过来一定是自己也很得意,想在爸爸妈妈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手艺的。好啊,下次视频时一定问问儿子,同学吃得怎么样,特别是乔治的评价如何。以前哪会想到,我的厨艺能能被儿子拿到美国去嘚瑟,真是愿景之外的生活更有意思。

 儿子毕业的时间拖就拖一点吧,何况那两位美国老妇人都舍不得他离开的,让儿子尽快也给美国老妇人做一顿春饼吃。儿子的生活也是我写博客的不竭源泉,这样记录儿子的成长会有多方面意义。我还要适当地在QQ群和微信群里说一下博客的事儿,群里聊天不就是唠家常嘛,那就看看我的博客呗,这真比我在群里三言五语地唠得更深入更详细的。











 

共获得积分:4 ,共4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精华文章

喜迎大学毕业五十周年——记淄博聚会(2)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