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6-07-15 01:35:48

该作者的文章:

因为懒,很久没来了。这篇四月的文章现在贴过来有点晚了,算是向久违的朋友们奉一杯茶道一声好吧!

杯中轻烟绿野风

又到了品茶季。
明前十日,驱车去东山。春茶并非越早越好,第一批早茶虽嫩不香,太近清明则又因气候骤暖茶树暴长,而嫌叶阔香老。明前十来天的碧螺春,最是合意。
野风吹得太湖涟漪轻荡,远黛柔烟翠树,近岸和风戏柳,隔枝海棠隔枝桃,阳春揉得人目醉心迷。
下环太湖大道,绕一路黛瓦炊烟兜兜转转,相与多年的茶农老徐早在村口接引,径直把车子停到他家院墙外。如今农家早已不是竹篱茅舍,而是宽院小楼,院内几个大匾排开,匾里是刚从茶树上摘下的碧绿生青的嫩芽。院西一间偏屋,里面架着三口炒茶大锅。一边和老徐聊着今年气候对春茶的影响,一边迈进正屋。客堂内室沿墙一排大瓮,上面各标着日期。掀开瓮盖,里面半瓮石灰,石灰之上便是用纸袋分装好的碧螺新茶。打开纸袋,一股茶香扑鼻而来。过目看,曲螺拳拳粒粒纤细紧密,白毫松松茸茸柔若轻尘,这成色就不由得我喝一声彩:好茶!
老徐取过玻璃杯,倒入开水,待水温略降,撮一小撮茶叶轻轻投入,真茶不浮,直沉杯底。撇去浮沫少待,看那拳成细螺的茶叶慢慢舒展,绽成嫩嫩的两片芽叶,碧绿澄清的茶汤赏心悦目。沿杯口缓缓加水至八分,轻烟袅袅,举杯饮一小口,让茶在口腔中稍作停留,缓缓咽下,细细品那淡淡的清香。待第二口入口,方觉沁心沁脾,碧螺春特有的花果香在舌齿间萦绕。回味,一丝甘甜。
选好茶叶,封袋,意犹未尽,随了老徐一同上山。
羊肠小道在杂草中蜿蜒,时不时有背着茶篓的村民交身而过,背篓里装满绿野清风。满坡茶树间在满坡的果树下,花粉染了茶香。掐一朵芽尖,扔进茶篓,再掐一朵芽尖扔进茶篓,老徐说,摘几万嫩芽也只炒得斤把茶叶,言语间,茶农的辛苦不言而喻,明前碧螺的珍贵也不言而喻。
是夜,呼朋唤友围坐品茶。没有排场,没有形式,甚至没有讲究的茶具,桌上排开一色透明玻璃杯,我的碧螺春,朋友的狮峰龙井、极品白茶,浅浅饮,浓浓品。
苏州人喝茶历来讲究茶而不讲究茶外,细瓷盖碗已属官宦大户人家,而文人墨客中更有茶极细、器极粗之说。焚香净手古琴配乐茶道茶艺等等倒是近年来的流行,搞得很多朋友都不敢说品茶,似乎说到品茶就必须有多大的学问、多讲究的形式。茶,其实只是茶而已,喝茶的人各有自己的偏爱,喜欢的便是好茶。有人喝茶为悟道,有人喝茶为忘机,但若只为那一口香,便也是一等的好茶之人。如太刻意,一念造作反成俗流。
春雨夜敲窗。窗下是几个平淡的朋友,聊几句平淡的闲话,端杯看水中蕊色,闻氤氲浅香,喝一口,感觉茶在水中缓缓释放的不仅是茶汁,更是吸收了一年的阳光雨露、山林野风。这一刻,便是茶带给喝茶人的自在安适。


共获得积分:28 ,共28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