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6-09-29 19:04:29

标签:读写 人生 

所在活动: 乐友才艺秀

该作者的文章:

 

                                            读 写 人 生

    7月下旬,我乘火车到达北京站,沿东单、西单,到长安街,又来到天安门广场。50年了,旧时模样换新貌,我却没了那时的豪情。那时我和同学也是乘火车来到北京,金秋10月,戴着红卫兵袖章,在天安门前留影。天是蔚蓝的,地是宽广的,情绪是昂扬的。我们住在清华大学,到教育部、文化部、中宣部、北大、地质学院、航空学院等处串联、抄大字报。10月18日,我们接受毛主席等中央领导的检阅,多兴奋,多荣光啊。我觉得人生当从这天开始,我成长了,要把革命事业干好。因为我们是革命小将,是毛主席的红卫兵啊。至少,我的心路历程应该从那时开始,从北京启程,迈出我人生的第一步。

    参加大串连,破四旧,批斗牛鬼蛇神,开头兴致蛮高的,后来感到不是回事。北京来的红卫兵把校长暴打一顿,各地渐渐演变成红色恐怖、文攻武卫。虽然学校里没出现大的极端,但还是划出了红五类、黑五类,可改造子女,形成了几大块,这种隔阂侵蚀了多少年幼的心灵。复课闹革命,每天到学校报到,踢踢球,学点简单的几何题之类知识。这样下去不行,虚度光阴啊。于是我和几个要好的伙伴,相互借书轮阅,中外古今都看。我更爱看古典文学,好的诗词、散文、小说,索性摘抄下来。久而久之竟养成了习惯。
    我是1964年9月考进上海虹口区重点北郊中学的,感到各门功课中语文最差,有不甘落后的倔劲。于是借来鲁迅、秦牧、杨朔、碧野、袁鹰等作家的散文集阅读。50多年前,电影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放映在全国造成轰动效应,其歌曲、舞蹈、朗诵词被公认为最优秀的,一时间造就了众多的粉丝。我们的年轻的语文老师被深深打动了,她是虹口区普通话朗诵佼佼者,于是马上组织我们朗诵。一遍遍,一次次,反反复复排练,功夫不负有心人,倒也大获成功。大家的诵读水平迅速提高,并萌动了对语言文学的初始之心。至今感谢刘老师,她的这次成功的组织。没有庆祝,没有张扬,波浪涌起慢慢平复。半个世纪过去了,许多事情忘记了,但唯独这朗诵词牢牢刻在我的心坎上。
    1968-1969年同学们逐渐分离,参军、进厂、到近郊,直至一刀切全部上山下乡,命运把我们弄到了山南海北,最远的到黑龙江、贵州、云南。美好的开始,来得快,去得也快,不到两年就感到结束了。在命运的抉择关口,其他均没我的份,只能选择上山下乡。老家在浙江宁海,父亲是农民,祖辈们均务农出身,只是到了我母亲一代,有些改变。我大姨妈只身到上海打工,工作稳定了,就带母亲、舅舅等到上海做工。因此,我也跟母亲在上海生活。那时,我多想继续读书,正是读书的黄金岁月。想不到只有一条出路——上山下乡。我人生的长三角就此形成,北京——上海——浙江老家,之后就在这恒定的三角中运行,跳不出命运的手掌。
    我是带着苦味回家乡务农的,好些同学是被敲锣打鼓“欢送”走的,开始了磨练人生的历程。有的同学在几个省市干过,经历曲折,有的做过多种职业。谋生是艰苦、艰辛的。最要命的是我们过早中断了学业,这在以后的岁月中越来越感到难以忍受,本该读高中、大学的时光被硬生生地荒废了。我们这一代承重最大,磨难最多,多重波折决定了人的坎坷生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换来的是几毛钱的报酬。用最简单的劳动工具操作,四肢落地背朝天。家乡是水稻产区,5月份开始种早稻,7月下旬双抢,收割早稻插下晚稻秧苗,这一段日子最苦。起早摸黑,每天干十几个小时。
    在农村时,再忙,我也不忘看书,摘抄,到上海,更是花大量时间跑书店,借书、看书。诗词、曲赋、小说、诸子百家、散文杂剧都看。空时,到农村朋友家玩,也到下乡知青家玩,交流、借书,增进友谊。这是农村间的串联。晚上没电灯,用煤油灯凑合着看,伤神伤眼。那时也有工农兵大学,要走后门,没后门不善于钻营只能悲叹生不逢时了。摸打滚爬六七年年后,我才感到人生的艰难,个人的卑微,农民的子孙,更难闯出一片天。钻进我的个人爱好里,享受自得其乐的趣味。有时动笔写点感想、随笔。
    面对复杂多样的运动,面对个人的命运,感到很无奈。读了些书,佛说佛法无边;道家说道法自然;儒家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辨证论说合二为一,一分为二;历史演义家说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达尔文的生物法则是适者生存;资本掠夺者认为:世界只有一条法则,即强者生存;博爱论者以为用爱去沟通,大道则行;中国的先行者说,落后是要挨打的。对个人来讲,我以为是自强不息。也许,一个卑微者用文字更能表现力量,传达弱者的呼声。
    我真正爱上文学是1982年以后,那时正读电大汉语言文学专业,同学们搞了《文峰塔》刊物,我写了小说、散文。其后,各地的群众影评蓬勃兴旺。我参加了厂影评小组,参加县、市的影评、书评活动。县电影公司派人请我担任县影评组长。期间,写了许多影评文章。电影是综合艺术,包括文学、音乐、舞蹈、戏剧、建筑、声画等等,写评论需要多方面的知识,也是一种锤炼。我对电影《红楼梦》影评征文分别获得了宁波市、浙江省、全国群众影评征文比赛一、二、三等奖。之后,我又面临了一次选择。县电影公司准备聘用我搞宣传,母亲、姨妈因年龄大了,已向里弄申请要我回上海照顾她们。前者是我的爱好,能发挥作用;后者是我必须尽责的,离开长辈长久了,对小孩没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亏欠太多太多,权衡下来,还是回上海。
    好些人回城不久,面临下岗失业的遭遇。到上海后,我珍惜新的工作,虽然不是我的喜爱。新的工作单位是通华市政公司,从事道路、桥梁、下水道承建工作,一切得从头学起。为了业余爱好,又奔走联系,在国际电影院找到了虹口区影评协会办公室,要求参加协会。新的人际关系开始建立,四十出头,继续打拼。
    正好单位承建浦东金桥的道路下水道工程,我每天早上骑自行车,自公平路码头乘船摆渡过去,再骑车到工地,边干边学。晚上有空就到国际、胜利影院看电影,写影评。坚持一两年,我对工程项目、施工流程逐渐熟悉,影评水平有所提高。我写电影《开天辟地》的评论,获得上海市影评一等奖,全国群众影评征文三等奖。之后,数次在区、市、全国群众影评征文比赛中获奖,最后一次是我对张艺谋电影的评论,获得全国影评征文比赛二等奖。我的一些文章开始发表在《中国青年报》、《中国电影周报》、《大众电影》、《新民晚报》、《解放日报》、《深圳特区报》、《电影文学》等报刊上。我还接触到纺织影评的同行,上海声势浩大的一支影评队伍,和他们交流心得,非常投机。在单位,参加工程施工,还兼管文秘宣传。单位的重要文章如创建文明单位材料,都是我写的,各种题材——报道、总结、报告、评比、论文、发言、工作汇报等都写。后来,被甲方知道了,为他们写报道、先进事迹。之后,我们承建市南电力公司电缆排管工程获得文明工地称号,须拍视频申报留档,解说词由我来写。在世博会期间,我还为市南电力公司写了几个施工项目文明工程宣传片的解说词。
    2002年企业改制,变身为民营企业,精简了一批人员,留下的人员工作量增加了。这时影评协会也歇火了,我因工作忙,加上体检查出用脑过度,意识到该放下业余爱好了,基本不去看电影写影评了。原先是《虹口报》通讯员,通讯报道、影评、散文等基本放置一边了。毕竟没有金刚不坏之身,只能舍弃一些,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一直干到退休。
    退休后,我觉得我和我的同学的命运差不多,好像捆绑在一起,几次同学相聚,建立了老同学微信群,电大同学微信群,相互鼓励、交流心得,激发了我的写作热情,使我感到退休生活不再孤单。
    刚进北郊中学,我们班的氛围是温馨的,同学们积极向上。毕业分配,大起大落,各奔东西。动乱十年间,班上同学起了思念之情,就开始寻寻觅觅。这种寻觅,起先只是小范围的。真正开始寻觅是上世纪70年代后期,国家振兴,人也顺心。老同学的情志自然和顺开朗,于是将寻觅的范围扩大,把网撒向天南地北。直至2015年下半年消息传来,全班同学都找到了。2015年11月29日上午上海得和茶馆相聚,我于前一天晚上从宁波乡下赶到。“得和”两字跳入眼帘,于是寻觅的落点就定在“和”上。当时动笔写了博文《得和》,发给同学看,引起了较大反响。事情还没完,我仍在寻觅,觅得一个更恰当的词儿来表达老同学几十年的心境。
    不久,接到老同学的邀请,2016年4月9日在美林阁聚会。 毕竟阔别约半个世纪的间隔,从翩翩少年到退休老人,虽经风雨中的摸打滚爬,沧桑之变也就弹指间的事。从上海出发,如今回到起点重聚,称得上人生中的大事。相见握手言欢,轻轻地道一声好吗。到场的每个人都不容易。岁月磨洗,我们之中大都落下伤病。大家还是乐观对待,相互鼓励,寻求精神上的契合。我想,这也算是和合吧。
    其实,我早就想写文革以来触动心灵的散文,力求起到形散神聚的效果。从我们个人、从班级写起,追思几十年来的过程。今年初朋友送我“和合”两字的门贴,萌发了我写作的冲动。正好逢同学聚会,写下了《半个世纪沉思录》。写我和我的老同学的感受和思考,涉及人生意义上的历程多些。我把此文发到第三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征文组,获得一等奖。十年动乱,造成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不和合,也就是失和状态。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个人、家庭、国家均遭受大不幸。浩劫后的反思,其实是文革前到文革后的自觉——不自觉——自觉一个螺旋式上升的认识过程。
    磕磕碰碰一路走来,有磨难生涯,有读书练笔功底,有学美工、电工、钳工、统计、预算、电脑、施工、管理的经历,有旅游多处的雅兴,我觉得应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得好好利用这闲暇的退休生活,完成我的文学之梦。
    7月下旬,我到北京领奖。半个世纪了,重新踏上北京之路。五十年前,我把北京之行作为我人生的起点,五十年后,我回到起点,为我人生之旅做个小结。若把北京——上海——宁海,划上直线,那是一根折线,人生是曲折的,没那么顺畅。如三点连成稳定的三角,那是一个长三角,我人生绝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长三角内,我今后也离不开这长三角,就是这个命。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不变的。人生总是这样,预设的框架总会偏差。所有的经历,都是一种修炼,等走远了再回首,会发现,这一切让我们变得坚强和清醒。不执于苦,不执于乐;怀平和之心,恬淡地活在每一个当下。不论当时的梦想如何美好,我总希望朝好的方向走,一场浩劫改变了一代人的命运,我试图改变,我努力过,拼搏过,我从我和同学们的寻觅过程中依稀看到了人生的希望,持之以恒,总会步入和合境界的。
 
 
 


 
 
 

共获得积分:20 ,共2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