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摄影频道 >>  作品展示 >>  作品详细
楼主

发表时间:2017-03-13 19:24

标签: 人民  广场  大连  苏联  红军

上个星期天老伴儿要去沃尔玛超市购物时,我一下子意识到超市东面的人民广场该早去拍拍照写写博客的。一段时间以来,我和老伴儿在网上忙碌之余,基本是每周一次的去市内某个处免费景点逛逛,我们的兴趣主要是海边风光和老建筑遗存,或闲来观海听涛或发点思“古”幽情。当然,我们也不是纯粹的放松闲逛,每次都是带上相机和三脚架,貌似专业人士地拍照些人物和风景照片,聊些我们知道的大连这座城市的历史和我们家的相关往事,而这些信息之后又都转化为上我网博客的内容。刚才在我的QQ空间里大致数了一下,这类博客连续的已经有近三十篇了,但竟然没有专门一篇是写人民广场的,而按人民广场及周边建筑在大连市容中的地位来说,这实在是不应该的。为什么会这样呢?稍微想一下就明白了,原来是我对这里太过熟悉了,退休前有近二十年的工作日里是穿过广场来这里上班,对这里完全没有旅游景点的概念,所以和老伴儿计划出游时从未想过到这里来闲逛的。唉,一晃儿我退休已经快5年了,也该来这儿看看了。出门前就跟老伴儿说好了,逛完超市就去广场看看。

广场的外观依旧,这个巨大矩形广场的格局及周边建筑的功能,基本是从70年前开始一直没有变化。一条东西走向的大马路穿广场而过将广场分为南北两半。广场的重心是在北半部,坐北朝南的市政府大楼长相等于广场的北边边长,法院和公安局大楼分别矗立着法院和公安局大楼,一起形成了城市权力中心的威严。现在的市政府大楼是日本殖民者在1937年建成办公的,当时称为“关东州厅”,是大连市区、旅顺、金州、普兰店和貔子窝地区的最高统治机关。现在的法院和公安局大楼那时分别是“关东地方法院大连出张所”和“关东州厅警察部”。当然,那时这个广场不叫人民广场,而是因政府大楼前的马路叫“长者町”而称为长者广场。但这个“长者”的寿命并不长,1945年就被前来接受日本人投降的苏联红军将广场改称斯大林广场了。现在上点年纪的大连人还常惯性地称这里为斯大林广场,因为这广场是1993年才被时任市长硬改名为人民广场的。我是不喜欢人民广场这个名字的,各地城市这样名字的广场太多了,一点大连城市历史文化的特色也没有。但比较一下,光是改一下广场的名字问题还不算严重,更为严重的是拆除了广场南边正中央的苏军烈士纪念塔,这真是完全是毁掉了大连的一个旅游景点。原来高高耸立的纪念塔座前立有一座头戴钢盔,身披斗篷,端着冲锋枪的苏联红军战士铜像,枪口直指广场北面日本殖民者的建筑,真是构成一幅苏联红军消灭关东军的历史画面。大连有个传说,就是因为那个枪口对着市政府大楼而令那位市长不悦了,所以纪念塔才被拆除,广场的名字也被改掉了。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消灭日本关东军,是世界反法西斯同盟最后结束“二战”的重大历史事件,因此东北大几座大城市都曾建有苏联人标榜自己这一功绩的纪念碑,这是东北区别于关内抗战历史的特点,真是应当作为东北独特的旅游资源。但是和大连一样,哈尔比和沈阳火车站前的苏军纪念碑都被搬迁了。沈阳人还不错,在车站广场前纪念碑也做了一个标识,能让人们知道这里以前一座纪念碑,而大连纪念塔原址建立的是一个不知有什么寓意的白色长廊和音乐喷泉,一点也不值得一看。倒是广场南部东西各有一个小花园一直保持着当年的原貌,那天我在西面的小花园里停留了一点时间。

这两个小花园是按一个图纸建成的,都是以中间的一个喷水池为中心,放射状地八条小道通向外边,其间是树木、灌木和花坛。路边的路灯还是以前的式样,铸铁的灯杆顶部向一侧弯曲一点,垂挂着乳白小吊灯三盏。坐在路边长凳上向上环望,收入眼帘的是一道美不胜收的天际线。我在广场西面的小花园把镜头对着法院时,蓝天下小吊灯和法院的塔楼构成一幅唯美的画面。这个角度真是太好了,没有一点新的高层建筑遮挡,完全是广场建成时就存在了的景象;当然这里也是规划部门不允许高层建筑遮挡市政府大楼的视线,所以人们在这里可以看到较多的蓝天。与蓝天相对应的是南侧青少年宫楼上两个天象厅天蓝色的圆屋顶,它们也对小花园这边望过去的天际线做了很好的装点,那天我也拍了一张远景是青少年宫的风景照片。那天另一张色彩鲜明的照片拍的是广场南边的一排大红灯笼,这是春节前为营造城市春节喜庆氛围树立(不是悬挂)那里的,“恭祝全市人民新春快乐”还在上面呢。现在是广场草坪还没有一点绿意的早春,拍张有大红灯笼的照片感觉给广场增色不少。但其实夏天时广场上的色调也是很单一的,除了草坪就是花岗石和沥青的硬覆盖了。但没有树木的广场也有一点好处,那就是特别适合放风筝,那天我还远远地拍到了一张以为年轻的母亲领着孩子放风筝的照片,自然我会想到家里的影集里,也有两张儿子和妈妈一起飞放风筝的照片。

又想到儿子小时候的事儿了,脑子里真有不少儿子在这广场上的印象。儿子刚上小学时学校离广场有两站地远,而那段时间我工作的地点紧贴广场的南边。因为没有老人帮着带孩子的条件,儿子常常是放学后来到我这里等我下班一起回家。巧的是儿子有一个女同学家住这块儿,他们便常结伴去广场玩耍。记得有一次他们下午没有课,儿子刚写完作业那小同学来找他出去玩儿,他们就去广场玩儿了。那天我工作也忙一点,直到快下班时才想到他们已经玩儿好长时间了,多少感觉有点不放心了,赶紧跑到广场去看。但一到广场边上就看到他们俩在纪念塔西侧的那行雪松树下玩儿呢。那时这边的路上很僻静,基本没有汽车通过,而广场上就是更是小孩儿们做游戏的天堂了。但我留给儿子自由玩耍的时间并不太多,除了课余在家自学英语外,还跟学校的一位音乐老师学弹电子琴。那是一位师范学校毕业的男老师,现在我仍然清晰地记得那位老师的名字和模样。那时他好像是刚刚毕业参加工作,业余教弹琴也是刚起步。他试探着问一年级的学生有没有远愿意跟他学琴的,当时可能只有我支持儿子积极响应了。记得他几乎是红着脸说要收一点费用的,最后很难为情地说出一个个位数的标准,弄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儿子学了几次感觉不错后,我便主动将学费标准向上做了一点调整,感觉这位老师教的更认真了。这位老师的工作能力提高得很快,儿子上三年级时,在他提议下学校组建铜管乐队,儿子又在这位老师的指挥下学会了吹单簧管。再到高年级时,这位老师已经能在青少年宫兼任电子琴班的老师了。他又是很为难地跟我说,再继续单独教我儿子学琴在时间上就吃紧了,并马上拿了一个方案,让我儿子插班他在青少年宫的学琴班,说能获得一个那里的毕业证书。他一定是想因为自己主动中断“一对一”的教学给而我们一点补偿的,说去那个班不收取我们的费用了。本来我让儿子学电子只是想训练他集中注意力的能力,小学毕业前能有这样一个结果就挺好的了。何况青少年宫就在人民广场,离我的工作地点更近,我就更能省心一些了。儿子小学毕业前也在青少年宫的电子琴版毕业了,儿子和妈妈在广场放风筝的那张照片,就是电子琴版毕业演奏后我们一起来到广场时拍的。那天天气也好,我们买了一只风筝,正好我的相机里还有拍照毕业演奏剩下的胶卷,定格了两张儿子在广场上的童年形象。

在那之后,我们家好像再没一起专程来过广场了。我的工作地点有了变动,老伴儿开始在家专事写作,儿子便不用我再像他小时候那样照料了。我新的工作地点仍需要每天走过广场,现在印象还很深的是目睹工人用小包炸药,将坚固花岗石苏军纪念塔一块块炸开,将每块石头编上号码后运走;用大吊车将苏联红军战士的大铜像掉下来,放到大拖车上运去旅顺。广场上有旧的去了,也有新的来了。那位市长在任期间,争取到公安部批准建立了中国第一支公安女骑警。女骑警们对游客的态度都很好的,允许游人在马前与她们合影,这是大连人都认可和称道的流动警花风景线。但是女骑警在广场上巡逻只是在旅游季的好天气时才容易看到,现在这样的乍暖还寒的时候是看不到女骑警们的。拍不到女骑警我是知道的,但没想到却碰巧拍到了特警的专用车,两辆停在广场南部旗杆的黑色显得很威武的。老伴说这也算风景啊!我说今天拍的主要是不同时间段的广场,既有从前的长者广场和斯大林广场,也有现在的人民广场。

 
















 

 

共获得积分:0 ,共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