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4-23 19:27:33

标签:木心 空谷幽兰 陈丹青 

所评书籍:木心论

查看更多书评>>

该作者的文章:

世界读书日 我读《木心论》
文/林枫(郁文)
 
 
木心,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
当我从网上他的嫡传弟子陈丹青先生的回忆文章中读到木心时,木心已驾鹤西归。
但他那张手持拐杖,身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屹立在一片覆盖有残雪的石山前的那张黑白分明的相片,却深深刻在我的心上。
网上木心的简历说,木心,本名孙璞。1927年生,浙江桐乡乌镇人。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西画系毕业,曾任杭州绘画研究社社长、上海市工艺美术中心总设计师、上海市工艺美术协会秘书长、《美化生活》期刊主编、交通大学美学理论教授。1982年移居纽约,从事美术及文学创作。他像当年的孔夫子一样,开坛讲学,向陈丹青等七八位弟子开讲《世界文学史》课程,历时长达五年。
木心为什么会去美国?他自己幽默地对听他讲课的学生说:“若问我为何离开中国,那是散步散远了的意思。”他在一篇《鱼丽之宴·海峡传声》的散文中如此自喻:隔着太平洋,看起来好像是“文学不明飞行物,其实是“文学鲁滨逊”。
独身一生的木心还曾说:“我一生的各个阶段,全是错的。”
这句话当场把我电着!
陈丹青回忆说,木心一生都与他身处的时代错位,显得“不合时宜”,这也正是木心的独特之处,这种“独特性”带来今天我们阅读他的困惑。木心对与时代的这种错位,从没停止过抱怨。
2011年的冬天,木心先生从这个世界“逃走了”,留下一个依旧清新的乌镇和一个建美术馆的遗愿。临终前,病床上的木心看着属于自己的美术馆的设计图喃喃地说道,“风啊,水啊,一顶桥”。
旅美学者李劼在他的《木心论》一书的扉页上印有一句话:与孤鹜齐飞,共木心一色。分上下两篇细论木心。上篇“木心开屏,美在洞见”;下篇“遥应李耳,堪比但丁”!
李劼说“木心有如空谷幽兰,默默领略,最好。作为话题谈论,已然入俗。当作重大发现炒作,会让木心痛心疾首。南怀瑾、胡兰成、潘雨廷、木心,四者之中,南怀瑾最俗,胡兰成最浮,潘雨廷最精深,木心最清高。木心讲学,无心插柳,或为私学先声,遥接先秦,填补审美空缺。文学本无史。木心走过,留下一片片芬芳。”
木心授课,妙语迭出,别具一格。
讲《诗经》,他说“三百篇中的男女,我个个都爱,该我回去,他们向我走来就不可爱了。”论曹操父子“曹操气度之宏大,天下第一。曹植才高八斗,曹操值一石。
“《楚辞》,起于屈原,绝于屈原。宋玉华美。枚乘雄辩滔滔,都不能及于屈原。唐诗是琳琅满目的文字,屈原全篇是一种心情的起伏,充满辞藻,却总在起伏流动,一种飞翔的感觉。用的手法,其实是古典意识流,时空交错。”说到嵇康,木心忍不住地眉飞色舞:中国文学史,能够称兄道弟的,是嵇康。木心将屈原、嵇康定义为他心目中的“艺术家”,亦即“仅次于上帝的人”。
论及唐诗,木心按着从初唐至晚唐的顺序,随手列出一串名单;王勃居首,李商隐压阵。“李商隐是唐代唯一的直通现代的诗人。唯美主义,神秘主义”“李白的性格很明亮,像唐三彩上的釉。他喜欢夸张吹牛,奇怪的是,不令人讨厌。”
“杜甫功力极深,请特别注意他的联句,对仗工整,感觉不出用力,而且无懈可击。”
李劼总结说,木心的讲学,犹如孔雀开屏,五彩缤纷,令人目不暇接。
 
写于2017年4月23
世界读书日

共获得积分:10 ,共1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