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4-29 15:49:11

标签:文学的欲望 大器晚成 望断苕溪水 

该作者的文章:

 文学的欲望

       “无欲则刚”通常是指经济领域或情感领域,文学艺术领域仿佛很少看到。最近我为地方文艺团体编写一本剧本,剧名为《望断苕溪水》。本人自认为编写动机处于“无欲”状态,也就是说,与名、利欲念毫无瓜葛,既不为名,更不为利。对文学艺术的喜爱,最初阶段往往是不带名利“杂质”的,也就是说,“初心”往往是比较纯净的。如果一开始就为名利而“文学”,那么就像一辆超载货车行驶在坎坷的路面上,因“文学”而产生的乐趣和动力就会荡然无存,没有动力的车辆怎么能行驶?

       我们老年朋友,空闲下来爬爬格子,玩玩文字,有点像搓搓麻将,打打老K,跳跳舞蹈,亮亮嗓子一个样,纯粹是业余爱好而已,只是有些人玩得好一点,有些人玩得一般点儿。有时,人们会以“大器晚成”这样的词语赞赏你几句,受赞赏的朋友当然很享受这样的恭维话,搁谁都一样。说说玩儿何尚不可,互相吹捧,不伤脾胃,又不花钱,还能为构建和谐社会添砖加瓦,何乐而不为?只是千万认真不得,更不能云里雾里,自以为距离文学巨匠只差一步之遥了。就我而言,以前仅仅是个教书匠,现在连律诗绝句的平仄还搞不清楚,尽管在报刊上发表一些文章,也有过出书一类事,但充其量是文学领域的爱好者,是文学边沿的“老童生”而已!什么是“大器”?“器之大”到什么程度?我们无非就是懂得一些文理技巧,发挥一些写作伎俩,即使是厚积生活阅历,老于人间世故,累存文学知识,得退休后的闲暇来个 “厚积薄发”,恐怕也仅仅是小打小闹,属于老年写作群体之间的心得交流,离“器之大”还远着呢!我几斤几两自己心里有数,况且已经到了古稀之年,记忆力严重衰退,身体状况也越来越不尽人意,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光靠灵感与冲动,光靠自信和遐想,我认定我这辈子已成不了什么“器”了。再说,即使我具有“成大器”的潜质,我也经受不起搜索枯肠的煎熬和辗转反侧的折磨。没有奢望,就无所谓欲望,没有什么“质”的欲望,就不会被既定目标所牵肠挂肚。人活世上没心没肺,一切都可以随性而为,或许能潇洒安度晚年。

       我有一位安徽朋友,她哥哥原先是位地区级的业余作家,因为感情纠葛被他妻子杀害。后来作协吸收作家的妹妹——她,进入作家行列。她十分勤奋,写了不少回忆录。我看了几篇,情节也挺感人的,只是写得太“朴素”,太平直了。她把这作家头衔看得很重,重得几乎影响她的正常生活。我曾经劝过她:你的回忆录印成本子,传给后代也可留个念想,如果以此安身立命,恐怕没有哪个出版社能承接,即使愿意承接,恐怕也要自费出版。自费出版也只是给亲戚朋友的“礼品”而已。写,是件好事,是件有意义的事,但不要被类似“大器晚成”的话所羁绊,被所谓的作家头衔搞得身心交瘁。

       最近看了爆红网络的范雨素的一些报道,我认同她对文学的一些看法。她对记者说:“我不相信它(指写作)会有什么改变,我年龄大了没有什么痴心妄想了,我只希望这件事能尽快结束。我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我不适应有这么多人关注我。我对文字没有自信,我也没想过靠文字改变生活,我也习惯了靠苦力谋生了,而且我对劳动并不惧怕。做小时工、育儿嫂也不是最低的工资,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保留对文学的热爱,也就保留了人文精神“最初的绿色情愫”。她说:“当育儿嫂很忙,但活着就要做点和吃饭无关的事,文学可谓精神欲望的满足

       和吃饭无关的事”,就是说与“利”无关。像范雨素已经被媒体炒红的“草根文学人”,势必影响到名望。范雨素对名望也看得比较透。她说:不同的生活环境造成你无法理解那个人。记者采访余秀华(湖北草根诗人)的时候,她是极度不配合的,她大笑、怪叫。我理解她,她是个身体残疾的人。她出名的那首诗叫《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那些媒体关注的点是残疾、情色,然后才是她的才华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记者最关心的还是读者们最关注的,很多读者的关注热点是“菜花地里”的种种浪漫和刺激!余秀华明白这一点,她当然要大笑和怪叫。与其被猎奇者炒热,还不如默默地舔自己的伤口,或冷眼观察世间的冷暖。

       我写《望断苕溪水》也是“精神欲望的满足”,同样“和吃饭”问题完全无关!初次尝试着写剧本,除一般剧本的几个要素外,还要考虑到越剧唱腔的板眼气口等问题。我也是在“挑战极限”,但又感到心里不踏实,所以四处请专家指点,以求稍微有点儿模样。是什么动力促使我明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呢?第一,有种使命感。几年来收集整理地方抗战史料,看到不少鲜活的“军民鱼水情”的史料。地方领导经常唱“群众路线”高调,却无视这些个本地资源,尤为可惜。于是我强人(己)所难,不怕耻笑,竟然写起剧本来了;第二,写作是一种爱好,且不管能不能“丑媳妇见得了公婆”,我也在写作过程中享受一把。我已古稀,仍敢于挑战自己,敢于尝试新领域。我有点儿“二”吧?好在没有什么后顾之忧,纯粹是视“文学就是一个港湾似的,心情不好的时候,看一本书就好像可以休息似的。心境烦躁,过得很苦的时候,可以逃避。相当于喜欢唱歌的人去歌厅一样,从来没有把它当做一个什么理想”(范雨素语)。

       写到这里,文学“无欲”论,觉得有点不确切了。“无欲”,哪还有动力?没有动力怎么会洋洋洒洒落笔成章?欲望,是有的,这就是“爱好”两个字!

共获得积分:18 ,共18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