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4-30 08:44:50

该作者的文章:

  千里探师记(一)

 

这是一抹挥之不去的记忆,一段跌宕起伏的行程,一曲余音绕梁的师生情歌,一次穿越四省的千里圆梦。十五年前的五一节,浙江开化中学高七三(一)班的六位同学,带着全班同学的心意,怀着对班主任王洽文老师的感恩和思念,从浙江开化出发,驰骋千里,奔赴河南太康,续写了一段千里师生情的佳话。

 

2002430  星期二    这个月和青延、喜平、建敏、水源、忆勤等同学的联系频繁,中心议题是筹划到河南太康探望高中班主任王洽文老师事项。我们高中毕业后的第二年,王老师调回了家乡河南省太康县,我们是他在开化中学带的最后一个班的学生。此后,我们上山下乡,王老师也变动了工作单位,一度失去联系。1994年开中举办五十周年校庆,因王老师是原开中管委会副主任,相当于现在的副校长职务,属必请对象,学校出面多方联系,结果还是杳无音讯。还好我们班的同学没有放弃,经过不懈努力,得知老师在太康县教育局工作。从此恢复联系,到太康探望班主任老师也成了我们的一个心愿。只是路途遥远,当时交通不便,我们也抽不出大块的时间,只能把思念压在心底。现在时机较成熟,有长假,路况也好多了,能解决出行车辆,太康行就进入了操作层面。经过我们多次筹划,决定利用五一节长假,青延和喜平各带一辆车,完成去河南太康看望班主任王老师的愿望。从开化到太康,按地图上的测算距离是950公里左右(我们的实际行程超过了1000公里),正常状况下十四个小时能够赶到。五月一日赶早出发,预计当天到达,打算在太康呆两天,四号回家。行前我们多次向老师报告情况,老师的准备工作比我们更早更细,提早半个月就预订好了宾馆。明天就是出发的日子,按照计划的安排,各自准备了一点给老师的礼品,根据尽量不重复的原则,大家相互通了气,箭在弦上,只等东风了。

 

200251  星期三  阵雨  550分接到青延电话,两辆车都已经出发,他负责接忆勤和我,加驾驶员共4人;喜平负责接刘建敏和水源,连驾驶员也是4人,两车到城南石井岭汇合。她们车是白色的,颜值高,车况好,份量重(俩班长),前边带路,我们的车是深灰色,车子旧,速度要慢一些,于是就引出了一路上 “灰姑娘”锲而不舍地追逐“白马王子”的故事。

当时是全民修路的年代,堵车算是家常便饭。虽然出发够早,可还是未出开化就遇上堵车,在张湾停留了半小时,把早出发的“早”字给耗掉了。江西一路都很顺畅。车经婺源到景德镇上高速,过九江跨长江进入湖北,走黄梅回跨长江到黄石还是顺顺当当,由于去武汉的高速尚未通行,决定在鄂州过轮渡再跨长江。但是“灰姑娘”加过油后问题来了, 速度跑不起来,有时只能跑40码。驾驶员找不出毛病,正在一筹莫展时,遇上一位值得点赞的好交警,不仅指路,还把我们带到了黄冈的一个修理厂,由于一下查不出故障原因,怕王老师在家久等担心,所以让“白马王子”先走。我们是2点钟左右进修理厂,查了半天后找到病因:刚加的汽油是掺水的。这一耗就是3个小时,赶到麻城已是8点钟了。路边找了个小店吃晚饭,“灰姑娘”牵挂着“白马王子”,与水源通了电话,他们快到河南新蔡了,从地图上的距离看,“白马王子”凌晨一点钟能赶到太康。

饭后抓紧赶路,生怕落的太后,不曾想到“白马王子”深情款款,执意要等“灰姑娘”一同前往。我们过潢川快到新蔡时,他们还陷在原地未动。原来新蔡也在修路,通行的半边路满是泥泞,和烂污田能有一拼,轮到我们通过时,“白马王子”已经足足呆了5个小时了,最辛苦的莫过于两位驾驶员,虽然青延和王喜平不时替他们开上一段,但神经始终是紧绷的。为安全起见,通过堵点后停在路边休息打个盹,待天亮再走。再出发后路况好转,等我们经项城过淮阳到太康时,已经是52日早上7点钟了。

 

200252  星期四    太康是个人口大县,有150万,差不多是开化的5倍,去年的财政收入只有5000多万,比开化还少。王老师住在太康二中,这里学习抓得更紧,所有班级都不放假。我们路上不顺,老师、师母牵肠挂肚,几乎一夜未眠,早早的准备好了早饭,饥肠辘辘的我们,仿佛回到了家,一阵狼吞虎咽,基本没有剩下的。早饭后老师领我们到太康宾馆休息。这是一家二星级宾馆,设施不错,只是太康缺水,开水都有点咸味,白毛巾也泛着黄色。当然,这影响不了和车、路较劲了25个小时的我们的睡眠。

我们休息,老师一家可没闲着,准备了一顿丰盛的午餐,一下加了8个人,房子显得太小,就把茶几拼起来当饭桌。席中,老师反复念叨:有人说给一万元钱也请不来千里之外的学生,我未化一分钱,你们都来了,高兴,真的高兴。师母也泪在眼框里打转,款款的师生情啊。我们不敢让老师喝酒,老师却怕我们少喝,派出女儿和我们挨个“抬酒”,站在谁身边,谁就得连喝3杯,她却滴酒不沾,说这是河南“抬”酒的规矩。我们想:入乡随俗,你敬酒可以不喝,我们每人学着“抬”一遍,还是有胜算的。没想到一圈下来,轮到我们开“抬”时,又出来个规矩的补充条款,客人“抬”主人还是可以不喝的。虽然觉得不合理,但老师的教导学生岂有不听之理,酒还要接着“抬”,敬师酒没敬成,学生酒没少喝,稀里糊涂,其乐融融。

饭后老师、师母和女儿王英领着我们走访老家——王楼村,那儿有他们的一幢老房子,每年夏天会在那住上半年。与开化的开门见山不同,出了太康城就是一马平川,绿油油的麦子被挺拔的白杨树分割成大小不等的矩形,白杨树下就是路。王楼村距太康县城20公里左右,半个小时就到了。从公路到村庄有1公里的土路,雨后满是泥泞,车子进不去,只能步行,虽然尽量靠着白杨树根走,脚上的皮鞋还是遭了殃,我还差点量了块地回来。进村后老师热情地和村民打着招呼,介绍我们这些来自浙江的学生,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老师旧宅是平房,在村的一角,比较清静,房子里摆放着几样简陋的老家具,但收拾的挺干净的。出村时老师说沿着小河边会好走些,想象中的小河是杨柳依依,河水清清,谁知北方的小河与南方的小河不是一个概念,这个季节还是没有水,在我看来只能称作一条干沟,当然雨后的泥土水分还是挺足的,河堤倒是高过路面,内堤约呈75度角,看不见一块石头。到公路边要越过河沟,上下河堤有点滑,我们将老师拥在中间,我跟在后面,想有个保护。谁知老师上到一半时脚一滑,我在后面根本顶不住,因脚下泥土也在移动,两人都沾了一身的泥。后忆勤在上面拉,我在后面推,才登上公路。当时有点感慨,老师年龄不算大,但身体已是今非昔比了,我们下放时他可是步行四十里来看我们的,现腿脚有点不灵便了。回到太康城,老师又领着我们参观了他即将完工的新房,虽不在繁华中心,但还是沿街的两层楼房,占地100余平米。老师说下回我们再到太康,便可住家里了,还具体的安排好了我们住的房间,我们也议了再到太康的时间。

中午“抬”的过量,晚餐有点吃不下,师母按我们要求,煮一大锅粥,买些烧饼,配点小菜,那叫一个舒服。(待续)

 

 

共获得积分:1 ,共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