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5-01 11:28:33

标签:新四军东进 为学生兵治廯疮 母子情深 

该作者的文章:

 宁可孩儿没良心

(五场戏曲剧本)
一、故事梗概:
   1945年清明期间,新四军“东进”后,回砂村塘头休整,对刚入伍的学生兵进行训练。学生军训班设在塘头闻顺囡家,顺囡母亲因小战士身上有皮炎廯症,拒绝入住。顺囡不但挽留而且答应为小战士治廯疮。后经精心护理治疗,皮炎基本治愈。小战士认顺囡为妈妈,部队开拔时,小战士决心凯旋后来看望妈妈。五、六年后,顺囡始终不见小战士的踪影。她盼儿心切,经常在村口,在渡口眺望,喃喃自语:“宁可孩子没良心”。东苕溪水汩汩北流,流走了岁月,却流不走母亲对孩儿的思念。
二、人物:(按出场顺序)
闻顺囡:砂村塘头自然村村民,四十岁左右。
姚顺珍:闻顺囡小姐妹,同村村民,四十岁左右。
茂娘姆:闻顺囡妈妈,六十多岁。
江排长:一十九岁,江苏人,新四军排长。
连长:三十多岁,北方人,络腮胡子。
吴雨桐:一十七岁,嘉兴市人,原嘉兴秀州中学学生。
战士甲、战士乙、若干战士、若干群众
三、背景:
左侧,群岭连绵;中间,小溪、桑地茶园、石板路、古樟树、小村落;右侧,东苕溪碧波荡漾,河面上“解放大桥”(木桩木板桥)。
第一场   送茶路上
音乐背景:《采茶舞曲》
(后场唱)  苕溪旁,阴山下
          樟树古村是我家。
          青石板,栈道上,
          参天古木站两旁。
          日本践踏小村庄,
          人命三条被枪杀。
          兵匪勾结盗贼起,
          民不聊生苦难当。
          砂村来了新四军,
          组织村民搞武装。
          党支部,土枪队,
          团结一致打财狼。
(闻顺囡、姚顺珍背着桑叶筐上,在桑园里采摘桑叶,远处有新四军战士在庙前山山坡上练兵。)
姚顺珍:
           芍药花残布谷啼,
          鸡闲犬卧闭疏篱,
          姐妹插禾归来晚,
          约伴前山采桑急。
          春蚕醒,采桑急,
          田农桑女汗淋漓。
          铁军山坡练刺杀,
          瞄准靶上“膏药”旗。
闻顺囡:
       顺珍姐,六、七年前,三个日本鬼子就在这片芦苇丛里,枪杀你妹妹姚年珍。想当初,日本兵胆敢孤身进村屠杀中国人,而七八十号人的塘头村,竟在三个日本兵面前束手待毙!一想到这种事我就窝囊得心痛。顺珍姐,这件事如果发生在现在,会怎么样?
姚顺珍:
      当时的四万万中国人就像一盘散沙,被日军的“三光政策”吓破了胆,就像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要是在现在,我们砂村的土枪队就把这几个禽兽给灭了。有咱新四军做靠山,老百姓手里的锄头、铁耙都是杀敌的武器。
           提起日寇咬碎牙,
          血债要用血来偿。
          任人宰割是灭亡,
          求生要靠手中枪。
          我妹妹的血不会白流淌,
          国仇家恨,心中牢记这笔账!
茂娘姆:  (挑着茶水桶和一只篮子上)
           谷雨过后是立夏,
          布谷、青蛙催耕忙。
          昨日犁田见星斗,
          今朝采桑迎朝霞。
          田庄最忙在小满,
          养蚕养鱼忙插秧。      
闻顺囡:
妈,麦芽团子蒸熟了?快给战士们送过去吧!让他们尝尝我们本地特色的点心。妈,你千万别接江排长他们要给的点心钱呀!他们为我们采茶叶、挑水、劈柴、扫院子……      
茂娘姆:
喂!是你叫我妈,还是我叫你妈?四十刚出头就这样罗里吧嗦,烦不烦啊?顺珍你给评评理,我已经是出了花甲子的年龄了,什么时候做过不靠谱的事了?特别对我们新四军,我难道亏待过他们吗?……
姚顺珍:
茂娘姆,顺囡跟你没大没小,要怪就怪你自己,你对这个大女儿从小就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宠惯了,她跟你这个老妈还客气什么?好在你们是亲母女俩,如果你是她婆婆,谅她也不敢放肆。
茂娘姆:对,还是我外甥女说得对,我这大丫头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闻顺囡:
顺珍姐,我妈这只“船”就喜欢到处停靠,只要“河边”有人招呼一声,她准靠岸跟你聊上大半天。搭讪三句话以后,她又要说她黄花闺女时候的光鲜岁月了(学她妈的腔调):
           别看我如今人老珠黄,
          年轻时腰似杨柳面桃花。
          只要在街上走一圈,
          屁股后准会跟着一大帮。
          春去秋来菊花黄,
          制成了豆腐留下了渣。
          谷雨的牡丹不是花,
          蜕毛的凤凰变乌鸦。
          秋极火急想出嫁,
          老姑娘顾不得驴和马。
          歪枣裂瓜算个啥?
         回归自己角色 最后选中我的爸。
茂娘姆:
(放下担子,操起扁担追女儿,顺珍笑着拦阻。顺囡笑着为妈妈擦汗,帮母亲理顺担子)外甥女,你倒说句良心话,没有我这好身胚,怎会有我家的“三朵鲜花”?特别我这个大丫头(指顺囡),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她身上哪一点不像我?
闻顺囡:
谢谢我的漂亮妈妈!这叫“有种出种,萝卜不出芥菜种”。谢谢你啊!连我的几个儿女都像他们的娘姆。妈妈六十多岁了还徐娘不老,连蝴蝶蜜蜂老跟着她转悠,哈哈哈!这下,我妈妈总该满意了吧?可别忘了你目前的重要任务啊!
茂娘姆:
这还差不多,要是像你爸,晾在街上还没人要呢!
           羊角扁担两头翘,
          挑着茶点把战士找。
          麦芽团子谷雨茶,
          清香可口又能吃得饱。
          抗战八年何时了?
          暗无天日苦难熬。        
终于来了新四军,
          纪律严明作风好。
          我送茶点进山岙,
          战士们生龙活虎拼刺刀。
          放下担子高声叫,
         (白) 喂!孩子们快歇一歇!麦芽团子让你们吃个饱!
(下)音乐起,《军民团结一家亲》(待续)
【说明:这件事发生在我居住的小村子,顺囡的小儿子还是我的朋友。真人、真事、真地点,能给人真情实感,但也制约创作空间。我是应地方文艺团体要求,初次尝试写戏曲剧本,还指望朋友们多多指点,毫不客气地批评指正。】

共获得积分:0 ,共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