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5-04 15:22:59


标签:写剧本 得有点儿诗意 文采派 挤牙膏 

 

体验孕育的艰辛

      青少年期间曾经做过文学梦,走上讲坛执教以后,虽然一直教语文,文学梦里却少了些写,多了些欣赏,多了些陶醉。六十花甲子一过,退休了,时间是有了,动笔写写小文章还可以,大块文章我却不敢碰了,除能力限制外,自己的身体状况也不允许。我的一位同窗好友曾经感叹过:老身板已经经不起折腾了——文学构思往往在深更半夜,灵感一来就像打了鸡血似的,昼夜颠倒,折腾得像鸦片鬼似的。我也是,如身板搞坏了,等到躺在门板上时,就什么都晚了。

      我自认为有一定的生活阅历,有时会出现写作冲动,但顾及自己羸弱的身板,也就阿Q起来——孙子才不要命呢!

      最近,应邀给地方文艺团体写了一篇报告文学《晚霞里的“秋枫”光彩》,七、八千字,整版的在报纸上发表了。那文艺团体很兴奋,以为我真的很有能耐似的,热情邀请我为他们编写个剧本。我有点飘飘然,竟然欣然同意了——当然,没有稿费,完全尽义务。写小说、散文、杂文一类,兴致一来我也许胡乱涂鸦,应付应付,质量如何就另当别论了。写剧本,特别是戏曲剧本,这玩意儿道行太深,不是专业剧作者真的很难驾驭。我是一时兴起,大嘴巴一张,应允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所以只得硬着头皮写下去,一稿再稿,弄得焦头烂额。写出来一看,语言太地方化了,有点不伦不类。怎么办呢?还是“人流”吧?但食言而肥总不好吧?况且,在我的情感世界里,这大白话剧本仿佛已经成我的“胎儿”了,夭折了于心不忍。

      写作这活儿,我也经常出现盲点,有时进入死胡同,一下子心灰意冷了,怎么办?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让它搁一搁,搁它几天,不去触碰它,等走出死胡同后,重新审视,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

      写剧本除了能“上口”“上耳”外,还得“上心”。“上心”是否可以理解为:感动人,写成正能量范畴的动人作品;还经得起推敲和品尝。剧本的唱词尤其需要充满诗情画意,使人有回味无穷的感觉。于是,我就另起炉灶,重新编排,在语言设置上,尽量采用诗歌语言。但地方艺术是面向普通群众的,如果从一个“白话化”的极端滑向另一个完全“诗词化”的极端,也不可取的。所以,我这剧本不能改成完全王实甫“文采派”元曲语言特色,况且,唐诗宋词是我的短板。主意已定,我就走出“死胡同”,“诗兴”大发起来,尝试着在唱词上注入“诗情画意”元素。写到这里,你们不要以为我是蚕宝宝,肚子里全是“诗”。我充其量是一支普通牙膏,好不容易挤出一点来,还不知道是“诗”,还是“丝”呢?

      另外,我也做好思想准备,我辛苦 “怀胎”孕育是一回事,受不受欢迎又是另外一回事。按常理来说,老年朋友一般不喜欢看较长篇幅的作品,特别是剧本、小说类的东西。因为我们已经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族群了,怎么样的经历都已经不稀奇了。带着老花眼镜去“啃”书本的能耐也没了。换位思考吧!有时候热情满满的作品受到冷处理也在情理之中。但尽管如此,我还是把《宁愿孩儿没良心》给发了,这样,我算是做个交代,老汉我也曾体验了写剧本的艰辛。

共获得积分:4 ,共4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用伟大心灵做环保小事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