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5-31 11:56:05

标签:文学 

该作者的文章:

                                               

                日子之47 难忘的六一儿童节
    
    在中国,“六、一国际儿童节”是必须过的,不过我们都简称“六一儿童节”,把国际两个字给丢了,我印象最深的“六一儿童节”是二年级一次与四年级一次,一年级和三年级的没有印象。当年在二年级的时候,懵懵懂懂的,老师说过“六一儿童节”就过“六一儿童节”呗,不过老师在班级挑选了四位同学,得排练一个节目,去全校汇演,我有幸被老师选中,这里也有我是班长的缘故。
    每天放学以后,我们四个同学就在老师的指导下排练节目。记得节目叫“火车到山村”,其中有一个情节,我们四个同学侧身站成一队,左手搭在前面同学的左肩上,右臂作火车头大轮子和摇臂前进的动作,在音乐的配合下原地站着踏步,光右臂动作,嘴里发出火车鸣笛的“呜呜”声音。
    排练几天以后,老师说:每个参加表演的同学,须穿白衬衣蓝裤子,这下子我可抓了瞎了,我当年穿的衣服都是别人穿剩下的,就从来没有穿过新衣服,我知道家里经济困难,没有钱给我做新衣服,就和老师说:我演不了节目了。老师听了我的情况,说:都排练这么些天了,你不参加可惜了的。我何尝不想演节目啊,做梦都想,那个时候争强好胜的心气儿高着呢。
    最后老师说:“你能不能让你家做一件白衬衣或是借一件白衬衣,蓝裤子我给你借一条”,我一听大喜过望,就跑回家和我爸我妈说了,我妈一如既往的说没钱,上哪里借白衬衣去?没处借。我爸寻思了一下说:我那里有一块小白帆布,给你做一件衬衣,行不行?我哪里知道什么白布、小白帆布的区别,就说行,事情就这么定了,我高兴了好几天。
    六一前夕,我爸把小白帆布的衬衣拿回来了,我一看:“啊呀,原来是这样的啊”,这小白帆布的衣服和白棉布的衣服没法比,老厚了,而且六一的时候天气已经热了,再穿厚布的衣服不得悟出痱子来啊。那也没法子了,好歹算是白色的衣服。
    六一的时候,全校师生齐聚大礼堂,各个班级排队表演节目。我仔细一看,我们四个演节目的同学,白衬衣各不相同,有白绸子布的,穿在身上有些哆里哆嗦的;有白棉布的,有点儿板;最好的白衬衣是一位同学的漂白布的,又白又薄,走起路来飘儿飘儿的。就我那个小白帆布的,板板的,领子还磨脖子,脖子磨得生疼,那我也是白衬衣啊。最后节目表演完毕,台下响起掌声,我们表演的节目获得二等奖,我们自然很高兴,老师当然更高兴。
    回到家里脱下所谓的白衬衣,扔在一边,天气热了,穿不得了。第二年春天想穿,再找,找不到了,备不住又让我妈送人了,一件所谓的白衬衣只穿过半天儿。
    四年级“六一儿童节”前一个多月,学校就开始筹备庆祝“六一儿童节”的事,我们学校高年级的同学组成霸王鞭队、花鼓队、秧歌队,我们四年级主攻彩旗方阵,抽出六十多个男同学,天天的放学就去河套练习走步、走正步,应该八个同学一排,但是大坝忒窄,只好四人一排,每个同学平举着双手,握着空拳,假装手里有彩旗旗杆,踢里趿拉的练。
    我们四年级还有一个节目,就是弄一辆双轮车装饰成海军舰艇的样子,让两个力气大的同学在甲板下拉着,弄两节儿冬天生炉子的烟囱当炮管,让一个外号叫“毛驴驹子”的同学骑在烟囱上,这同学又矮又小又瘦,猴子一般,取这“毛驴驹子”体轻的缘故,弄纸壳做一顶海军的帽子弄两条黑飘带,穿一件海军的衣服,不知道那海军的衣服从何而来。我们四年级还有航模队,“六一儿童节”前的一个多月里天天的练习,星期天也练,同学们个个的情绪高涨,人人摩拳擦掌,准备在“六一儿童节”上大显身手。
    “六一儿童节”终于到了,城区五所小学的师生齐聚平泉师范学校,师范学校的操场大,咋整咋是随便的扑通。
    各个学校的节目各有千秋,我们学校的霸王鞭队最受欢迎,我们的彩旗方队特别的出彩。训练的时候我还想:学校哪里有那么多的彩旗啊,没想到学校提前预备,到街里的各单位借了彩旗,我多虑了。
    五六年级的儿童节基本就没有啥印象,六年级的后学期就乱套了,停课,如火如荼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
    走上社会以后,时不常的看小学生过“六一儿童节”,说来也怪,小学生出门游行,十年有八年下雨,个个的浇得落汤鸡一般,后来干脆六一取消游行,放假大吉,结果这些年六一就没有游行,雨也不下了,年年的干旱,怪哉!

共获得积分:13 ,共13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