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6-11 22:45:30


    在我的父母这一辈的长辈群里,我“扫描”一下,辉叔在亲情道义上及道德伦理上是一位最值得我敬重的长辈。辉叔,学名钟辉汉,(我父亲钟耀汉,有两兄弟:伯父钟光汉,中共党员,生前系重庆第三军医大学教授、副军级文职人员;叔父钟辉汉,中共党员,华南工学院建筑系毕业,教授级专家)生前系湖南省经委技术改造局总工程师。

 

    1996年6月9日清晨,我在家中接到彦明妹(辉叔的小女儿,她前面有两个哥哥彦戎、彦成)从医院打来电话,得到辉叔在长沙市二附院(即湘雅医院)去世的噩耗,顿时打了一个寒颤,满眶泪水不觉夺眶而出……。弹指一挥间,辉叔去世至今,不觉转瞬21年了;21年来,在我的脑海里,总是不时地会浮现辉叔的音容笑貌和言谈举止,我对他总的印象是:他是一位珍惜亲情、爱岗敬业、廉洁从政的好长辈、好干部、好党员!下面我想从如下几件事,来缅怀他的平凡而感人的事迹。
 
一、替代父爱的叔父
 
    因时代背景的历史原因,我父亲(1949年南昌市解放前夕,伪市长曾逃往台湾,为了稳定社会秩序,31岁的父亲主动请缨担任伪市政府代理市长三个月,因与解放后第一任邓飞市长办移交有立功表现,被宽大留用在市建设局总务处任处长)于1950年5月1日清晨以参加五一劳动节庆祝大会为由,瞒着家庭(当时家庭成员有爷爷、奶奶、母亲和我两个年幼的妹妹,母亲还有孕在身,怀有四个月的弟弟)和单位(市建设局),从深圳罗湖口出境到香港,再“逃往”台湾。五月三日,父亲托朋友送来一封家书给母亲,大意是他已经到了香港,准备不日启程飞往台湾,希望我母亲重操旧业,继续当人民教师。(我母亲解放前是南昌女子师范学校毕业,解放前一直从事小教工作,后来因我两个妹妹的出生,中间停顿了两三年未教书)还说共产党和人民政府是最尊重“三师”的。(教师、医师、工程师)希望我母亲坚强起来,扛起家庭重担,很好抚养四个子女,将来他一定会落叶归根(父亲于1999年1月回故乡南昌定居,直至2005年8月去世)与家人团聚,要我母亲不要牵挂他,他能在台湾找到一份工作养活自己……。母亲收到父亲这封信犹如晴天霹雳,几乎昏厥过去,但她想到身边的三个儿女及不久即将出生的弟弟,随即擦干泪水,咬咬牙挺了过来!随后,我父亲又先后从香港转过两封信到家。当母亲收到父亲第三封信后,由于当时的政治气候,我母亲害怕家中受到牵连,母亲给父亲回信时,便交代父亲今后不必再写信回家了,她已被政府录用为国家小学教师了,她会带好小孩,请他放心。(此后,父亲再也没有写过信回家了;直到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夕,才得到父亲相隔28年后的第一封来信,信中告诉家里他在台湾教育厅当秘书)我父亲出走时我已有11岁,至今还清晰记得我母亲对我说:“胜兆,你放心,你爸到台湾去了,还有妈妈在,妈妈会去找政府要求当一名人民教师,把你们养大!”因解放初南昌市小学教师紧缺,我还记得1951年1月,放寒假时,家中请了一位保姆,照看襁褓中的弟弟,我母亲就去参加市教育局开办一个月的“南昌市小学师资培训班”,培训班一结束,我母亲便被市教育局吸收为第一批国家小学教师,从此我们家的生活有了基本保障,母亲心里也踏实了些。
 
    父亲出走台湾时,辉叔正在南昌一中读高二,我的奶奶告诉过母亲说:“辉汉一连几个晚上都会在睡梦中喊叫‘二哥!——二哥!’有时因想念二哥,还会在睡梦中哭醒过来。足见他们兄弟感情之深!”
 
    1952年6月辉叔高中毕业,看到我母亲工资微薄,要抚养四个孩子极为艰难,便与我母亲商量,他想放弃报考大学找一份工作来帮助我母亲解决经济困难。可我母亲坚决不同意他的想法。我母亲对辉叔说:“你不能因为我的经济困难,放弃上大学,耽误你的前途,有困难我也会慢慢克服,今年教育局会发放‘多子女困难补助费’,你安心去报考大学吧!”
 
    后来辉叔考上了广州的华南工学院建筑系本科,1956年暑假该校毕业后,分在北京石油学院任助教两年,1959年调到湖南,曾先后在岳阳造纸厂、长沙省轻工业设计院工作,1985年调省经委技术改造局任总工程师,直至1996年逝世。
 
    令我对辉叔无比感恩的是在辉叔参加工作后的几十年中,辉叔会经常牵挂到我们这家人。辉叔参加工作后,我记得他每年都会隔三差五地寄点钱给我母亲补贴家用,我在南昌二中读高中时,我记得每次出差到南昌开会时,会议期间他宁愿不住舒适的高级宾馆,却蜷缩在我家的一张单人竹床上睡,与我们话家常;有次会议结束要到上海出差,我送他到车站时,他为我买了到莲塘车站的短途往返车票,想让我多陪陪他。我在江西上饶师专读书时,还经常写信鼓励我并还会不定期地寄点钱给我零用。他知道我爱好诗歌,曾寄过《艾青诗选》、《普希金诗选》和《海涅诗选》等诗集给我阅读;1963年我师专毕业那年,他到郑州出差时还在新华书店给我买了一本《中学语文教学法》给我寄来,后来这本业务书对指导我的语文教学,产生了很大的助益。毕业时,学校分配我到江西广丰县教书,我写信给辉叔想他寄点盘缠给我做路费到广丰县教育局去报到,当时辉叔在外地出差,是陈允文婶婶收到我的求助信,立即回信说:“胜兆贤侄,辉叔已在外地出差,他交代我替他用电汇寄上20元,以解燃眉之急,请查收!”我收到允文婶的信和汇款,感动得潸然泪下……
 
    1994年6月我儿子承东在湖南师大附中高中毕业,他听说承东想报考湖大建筑系,他很高兴侄孙与他有一样的专业爱好,出于对侄孙的殷切关爱,他拖着一瘸一拐的病躯,(辉叔曾于1988年2月,因患脑溢血而中风)带着承东去拜见当时湖大建筑系系主任刘××教授,当时我也在场,看到刘教授对承东所作的一番关于建筑学领域方面的专业指导,其大意是建筑学是一门艺术,要掌握美学知识,要用美学的眼光来设计他的“作品”……并鼓励承东很好复习功课,争取考上湖大建筑系。(后来承东高考总分是580分,超出本科分数线11分,但是离录取建筑系分数线却还相差两分,结果录取了湖大工业设计系)
 
    总之一句话,辉叔在我心目中,做到处处、事事关心我们一家人,可以说他抚平了我从小失去父爱的创伤,是一位值得我永远感恩的替代父爱的叔父!
 
二、一心为公,积劳成疾
 
    自辉叔调入湖南省轻工业设计院以来,曾担任过岳阳造纸厂和湖南省轻工业专科学校等多项大型建筑工程项目的总设计师任务,每个项目的设计,他都根据客户的需求备有几套建筑方案的设计图纸,有时为了赶上客户施工的急需,甚至通宵达旦地工作。自调入湖南省经委技术改造局工作后,他为了感谢党组织对他的信任,工作的积极性更高了,有时为了赶开会或到外地出差,经常是叫允文婶给他“下碗面条”草草吃了就外出。
 
    1988年春节假期间,辉叔全家应允文婶的在广州工作的大哥邀请,特到广州去过春节,因为旅途劳顿,一宿没有睡好觉,第二天(初七)一大早就想立马赶到省政府去上班,情急之下,就在这天清晨突发脑溢血,家人即打“120”派急救车送到湘雅医院“重症监护室”进行抢救,经过抢救辉叔虽然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但却落下了半身不遂的毛病,省经委领导叮嘱院方:“你们医院要不惜代价救治钟总,如果国内买不到的药,可以从国外进口去买!”1988年5月我父亲从台湾第一次回大陆探亲,闻听辉叔在湘雅医院住院,回南昌的第三天即赶往医院探视辉叔,躺在病床上的辉叔看到阔别38年的二哥来看他,立即挣扎着从病床上坐起来,随即看到这对老兄弟相互拥抱后,便都撕心裂肺地痛哭起来,这哭声里,蕴含着千言万语,蕴含着这对老兄弟久别重逢的喜悦之情……。
 
三、春节“不敢进家门”
 
    辉叔在湖南省经委虽然是个级别不高的处级干部,但权力颇大。据我了解湖南省的国有工业企业中,如有什么项目需要上马,首先要报给辉叔审批后签字,然后再报给主管湖南工业的副省长签字,才算“OK!”,也就是说主管工业的副省长要见到辉叔的签字后,他才会签字,同意该工程上马。所以湖南一些国有企业的厂家经理或老总,为了单位的某项工程上马,一到春节假,湖南所辖一些地、市、县的企业高管人员,便会带着当地土特产之类的礼品,纷纷前来向辉叔拜年。辉叔曾为此事感到“头痛”,他曾对我说过,不收人家的礼品,又让人家感到尴尬;收了人家的礼,又让自己背上了思想包袱。后来他为了“躲礼”,想到了一个“妙招”,每到春节假时,就带全家到长沙周边的风景区旅游,去“潇洒走一回”!
 
四、拒收厂家“德国毛毯”
 
    我还记得有一年,辉叔受省经委委派,率领一个由七名专家组成的考察团到湖南S厂(湖南一座著名的大型国有企业)去参加技术改造经验交流会。会议结束时,该厂会务组赠送了八床德国进口的高级毛毯,要辉叔签字收受,当时辉叔毫不考虑地说:“无功不受禄嘛!”而婉言谢绝了。
 
    1996年6月12日上午湖南省经委特地在长沙市殡仪馆为辉叔举行了一场庄严肃穆的追悼大会,约有辉叔生前亲朋好友200余人参加,追悼大会由当年省经委技术改造局的领导致悼词,悼词中简要地介绍了辉叔在省经委工作的工作业绩,最后说:“……我们要学习钟辉汉同志对技术精益求精的科学态度和廉洁从政的高风亮节!”当我听到辉叔单位的领导对他有如此崇高的评价时,作为他的侄儿我感到无比骄傲和自豪!
 
    敬爱的辉叔,您安息吧!您生前最为牵挂的是我们这家人,现在我可以兴奋地告诉您:托您的福,我们家祖孙三代九口人,彼此做到尊老爱幼、和睦相处,共享天伦。承东2004年12月从英国读研学成归来,2005年10月我老俩口与承东随迁来深圳四季花城落户,现在承东在深圳一家大型企业当高管,2008年他与武汉市一位大学本科生喜结良缘,她也在深圳一家企业当高管。她是一位贤淑女子,做到像儿子那样孝顺我二老。我和承东他妈膝下有一对活泼可爱、天真无暇的孙女(5岁)、孙儿(刚满周岁)。承东的姐姐承红(45岁)夫妇俩都在第二航空集团所辖长沙5712飞机修理厂工作,他俩都靠自学完成了高等学历,女儿去年获得“国家质量安全师”证书,从一名普通车间工人调入厂部质量管理处担任“质量安全师”(相当于工程师);女婿李征也是工程师,现任车间技术组组长;外孙李隽丰年满十八岁,正在读高三,是个身高接近1▪8米的帅小伙子,而且在班上学习成绩也是名列前茅,我相信他在今年的高考中一定能考上他理想的大学!刘爱香(您的侄媳妇)是社区秧歌队的骨干队员,经常参加社区的文艺演出活动;社区关工委根据我的专业特长,吸收我为社区关工委成员,让我为关心下一代事业继续发挥余热!另外,我还有一件令我最感到欣慰的事告诉您,我分别于2012年和2015年出版了《钟胜兆诗文集》和《钟胜兆诗文集》(续编)两部宣传时代主旋律和表达社会正能量的个人专集,为此;深圳福田区作协和深圳市作协曾于2012年和2016年先后吸收我为这两个级别的“作协会员”,我虽是临近耄耋之年的老翁,我仍然做到继续笔耕不辍、挑战自我,我想有生之年,还要争取加入“广东省作协”和“中国作协”,争取在去见马克思那天之前,真正实现我儿童时代幻想的“作家梦”,我有这个信心!因为我们的时代是一个能让每个中华儿女都能圆梦出彩的时代!我深感到我晚年生活在“太平盛世”下,无论是物质生活,还是精神生活,都过得很惬意、很充实!
 
    敬爱的辉叔!我想您的在天之灵一定能倾听到我向您发自肺腑之言的汇报!让我在此祈求您庇佑我们一家人吉祥安康!
 
    值此清明节来临之际,我特写下这篇缅怀您的散文,以寄托我的哀思!我至亲至爱的辉叔,您安息吧!
 
《深圳老年》特约通讯员:钟胜兆于2017年4月4日
 
 
 
“文革”期间下放“五七干校”时“全家福”照
 

 
 
72年辉叔偕同全家到韶山瞻仰毛主席故居
 

 
 
辉叔大学毕业照
 

 
 
辉叔高中毕业照
 


 
 
在湖南省经委工作期间下基层调研
 
 

共获得积分:1 ,共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树木是我老师的老师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