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6-12 05:56:59

标签:文学 

该作者的文章:

                                                        

                  日子之51 四年级排节目 

    除了二年级的一次出演节目,还有四年级、六年级排练过节目,四年级这次排练节目没有结果。
    当年正是国民党蒋介石叫嚣反攻大陆的时候,报纸、广播里成天的提高警惕提高警惕,在这种大背景下,我们班在班主任老师的引导下,准备排练一个反特的小节目,剧本就在《中国少年报》上,叫《东海小民兵》,是表现东海一带的少年反特故事。
    既然已经选好了剧本,挑选人员吧,结果同学们都不出头儿,无奈之下,班主任老师说,你们班干部演。这样七八个班干部组成了草台班子,老师说,到时候他扮演一个特务头子。大伙欢欣鼓舞兴奋得很,接下来分配角色的时候出了差咕头儿,这个剧本里有一个民兵排长,排长有一个闺女,这个闺女就没有人扮演,好不容易才说服一个女班干部出演,一个大个子的班干部是体育委员扮演民兵排长,我出演民兵甲,分配好角色,大家分头去背台词,台词背的差不多了,排练吧,头一次排练就砸了锅儿了。
    剧情是这样的:民兵排长带领民兵甲乙丙丁上场,绕场一周,斜着面向观众站好,好给民兵排长这个主角正脸儿,就和朱时茂与陈佩斯的小品《主角与配角》里一样,突出主角。民兵排长讲话,这个时候民兵排长的闺女上场,主动的要求参战。开头得喊民兵排长一声爸爸,这个女班干部试着上场十余次,就是喊不出来爸爸这两个字,急的大伙都要瞌睡了。这个女班干部个子高大,梳两条大辫子,穿一件绿地儿碎花袄、黑裤子,当年就比别的同学高半个头,让她喊一个比她个子小的男同学叫爸爸,真是勉为其难,开头儿大伙和这女班干部还笑,试了十多次,不行。大伙七嘴八舌头的瞎呛呛,这个女班干部都急的哭了,哭得伤心伤肝没完没了的,大伙不明就里不知所措。
    后来知道,这个女班干部的爸爸是个服刑人员,好几年了,她在家就没有叫过爸爸,这下子可好,正好戳到她肺管子伤心处。
    这还排练个啥?换人又没有人替换,老师也没辙了,就宣布不演了。这次排练节目就胎死腹中。这个女同学在四年级快结束的时候转学走了,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六年级下学期,开始批判“三家村”,老师挑选了我们四个同学演节目,排练了一个活报剧,四个同学说三句半,三位老师扮演邓拓、吴晗、廖沫沙,四个同学头紮白毛巾,打着红脸蛋儿,有些不伦不类。三位老师脸上用白颜料黑墨汁打成花脸儿,反正是咋丑咋打扮,上街去表演,就记得一句台词:邓拓、吴晗、廖沫沙,你们三个是一家……,扮演邓拓、吴晗、廖沫沙的三位老师在一角堆作一团哆哆嗦嗦。因为这活报剧不常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就特别的受老百姓欢迎,街上到处是人围观者众多,真是“红旗招展彩旗飞扬”,就差人山人海水泄不通了。演了一上午,天气又热,三位老师脸上的颜料、墨汁被汗水一冲,个个都灰儿画的,一条条一道道,更丑陋了。
    六年级的演出还算成功,因为有老师配合麽。没想到啊没想到,过了若干年,“1978年8月,经中央批准,中共北京市委作出《关于“三家村”冤案的平反决定》,撤销原中央专案审查小组办公室对邓、吴、廖三人所作的结论,恢复他们的政治名誉,为邓拓、吴晗举行追悼会,廖沫沙后曾任北京政协副主席。”(百度) 当年的表演如小丑跳梁,瞎咋呼了,闹着玩一样,世事难料也。

共获得积分:10 ,共1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