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家常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6-14 08:15:58

                                                                             

  椿庭陨丧 哀思不止

 

    《庄子·逍遥游》载上古有大椿长寿,云: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所以世人称父亲为椿庭,希望能永浴这如山般的父爱。可惜,人寿有数,我的父亲陈高峰5月29日在桐乡市颐康养护院逝世,享年95岁。这些天来,我一直哀思无已,怀念不尽。

父亲十三年前患前列腺癌,经治而愈;三年前患老年痴呆症,病情进展较缓慢,生活质量尚可。临终前那四个月,养护院精心治疗照顾,家人每天看望、节假日陪伴,父亲虽时清时浑、生活不能自理,但常常表情愉悦,使我很觉寛慰。

那天,端午节小长假期间,我上午8点到时,电梯口就有人说,高峰有点发热,38度,医生正在看。我急急上到4楼病房,见父亲坐在床上,护工阿姨正在喂药,早粥放在一边还没吃。见我来了父亲似乎很高兴,随后孙子与他的小朋友带上刚摘的枇杷也来了,他的表情更高兴了。我当场喂给一颗枇杷,他还说好吃呢!后来,女儿女婿来了,儿媳也来了,病房里人太多。待做好皮试挂上盐水后,已快10点钟了,孙子、女儿先后都回去了。突然,父亲的病情急转直下,经抢救无效,于上午10:25死亡。我连忙打电话给妹妹,她还走在附近的马路上,故而很快就赶到了。因此,父亲故世时,子女都在身边送终。

在父亲最后的岁月里,养护院4楼的阿姨、医生、护士、勤工和病友都跟他友好,无论年龄大小都热情地“高峰、高峰”的叫。父亲年轻时开染坊店,态度好,“主客”都叫他高峰。晚年我有意识地鼓励大家叫“高峰”,希望能有助于恢复记忆?他常常应答着,微笑着,有时甚至点头哈腰,一如当年接待“主客”。对阿姨服侍,他常说“对勿住”、“呒罢唔”(即不好意思),有过好几次交待我要付钱。有两位阿姨跟我说,别的痴呆症患者都责怪子女不好,可高峰不论脑子清爽糊涂,问他总说好,说家人个个都好。听了我很为之感慨:人到了这个时候,所说可都是他本性善良的真实流露啊!

我与父亲相处七十余年,他一旦离我而去,真是情何以堪!几十年来的往事萦回心头,那一桩桩一件件有如不尽长江滚滚而来……

我小的时候很怕父亲,但凡做了错事或不听话,他打屁股很痛,我连哭都不敢哭出声来。因为越哭越打得凶,也不敢喊叫祖父“救驾”,唯有赶快认错求饶。家人和邻里都说我太老实。我现在回忆起来,还真的从那时起就已认识到父亲是为了我好。父爱如山,这多年来我切身的感受实在太深了。十多年前,父母都已耄耋之年,住在老家商商量量,由父亲预先写下“丧事简办”的署名“告示”,和交代海外孙辈“万里迢迢隔重洋,不必奔丧情更长”的字据。父亲说,以后张贴起来,也可免乡邻万一指责。他临终的前一天,下午510分,已一再催促我回家;当晚8点左右,孙子陪伴约一小时,走时他还想起床送送呢!忆及无微不至的父爱,一直延续了几十年,他时时、事事、处处都在替我着想。我们偶而也有争执,但往往是彼此因关爱至切而有做法上的分歧。每有争论,或母亲劝,或一个眼神一声爸,就立刻冰雪消融,彼此心领神会,反而增进了父子间的感情。想得起来的事实在太多,也紊乱,一时间竟然思念无有已时。

父亲节临近,可今年我的父亲却已经走了。许多年以来,父亲节我或送书籍、或送笔墨字帖、或送光碟宝剑等,同时送上一声问候和祝福。今年,我只能在心中默默地说一声:父亲,一路走好。

 

共获得积分:18 ,共18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实习驾驶员的这一年(10)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