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家常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6-18 17:24:52

 

 

 

 

老家的弄堂早已拆迁了,造起了高楼大厦.现在讲起弄堂的事只能算是“话旧”。那弄堂也是石库门房子,那种建筑不能住太多的居民,人一多就不像样,要在弄堂里做世面,仿佛自家的客堂间一样,择菜啦,聊天啦,一山更比一山高。无奈上海住房紧张,人口爆棚,要想把弄堂不变成客堂间也难。(洋房除外)直到有一天惊动了动迁组,大家都住上了新工房,那客堂间才不复存在。

 

 

住在底楼的老人们最是不甘寂寞,尤其是家里住房小的,一清早就会搬个竹椅什么的出来,开启聊天模式。过一会儿将买来的菜择起来,聊天继续。要说它是客堂间,因为一会儿,有一些老人索性端个碗吃将起来,早饭就这样完成。这期间野眼没少看,新鲜空气没少吸,心情交关好。碰到大晴天,太阳暖融融的,老人就更加多了起来,大太阳底下晒晒,神仙附体,天然补钙喔!日落西山,倒是儿女们来喊她们回家吃饭,哈。

 

 

 这黑门推进去是天井,别有洞天。因为往往一桌麻将就在中间,老人居多。他们往往会说:“小来来,小来来的!”可不是,一个半天下来,输赢只在几块钱之间,可痴呆症却真没见谁得过。也许这玩意儿是练脑力滴?没接触过。

 

 

老弄堂其实很对老人胃口,热闹接地气,烟火人家,儿女情长。不知不觉就把日子过得山高水远!“孤独”两字不在他们的人生字典里,挺好!

 

(以上照片均来自百度网络)

共获得积分:21 ,共2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喜迎大学毕业五十周年——记淄博聚会(1)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