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6-18 15:44:28

标签:两张 

该作者的文章:

 两张游览券

            

闲来无事,整理旧物,在一本塑皮日记本中发现夹有两张游览券和一段记载,思绪将我带回了1980年。

当时我在一个区供销社工作,是一个小门市部的营业员兼负责人。一天,区社领导交给我一个任务:为方便群众生活,区社准备筹建照相馆,已确定小陆为筹建人选,现需要到金华采购照相器材,考虑小陆一人去采购不方便,让我陪同前往。

从未出过差的我,有此美事,高兴异常,二话没说,与小陆约好了出发时间。当时的交通不便,我们从县城出发到金华,还要坐7个小时左右的汽车。57日下午,我们赶到了金华。

第二天一早,我们进入工作状态,在阴雨中奔波了两个小时后,以未带营业执照,不予办理采购及器材资源不足的理由宣告此行失败。虽然时间尚早,但已经错过回家的班车。早听说金华北山的“三洞”是闻名于世的风景圣地,这对于山沟里打滚的我们,无疑是很有诱惑力的,面对难得的机会,和小陆决定去游览一番,便直奔清波门公共汽车站。

1230分,靠着轻装,轧进了公共汽车。幸亏车厢高大,免去了我的低头弯腰之苦。可视野大受影响,只能从人头的缝隙中掠到一丝车外的景色。车出兰溪门,过浙师院,只见山坡、田埂上排满了一盆盆的茉莉花,原来这儿是以种佛手和茉莉花闻名的罗店大队。我没见过佛手,据说罗店的佛手是佛手中的珍品,非用双龙水、罗店土培植不可,不然的话就不像手,真假与否,没有时间考证。车过罗店后,便开始爬坡,穿过水泥厂,沿山路蜿蜒而上。这时,车子空了一些,可以坐着欣赏窗外的景色了。但见青山连绵,白云缠绕着山尖,山腰上散落着几幢房子,那雪白的墙壁,在苍翠中格外引人注目。哦,这美丽的大自然,多像镶嵌在车窗上的一幅山水画,也许,那儿就是“三洞”的所在地吧。

车行驶在丛山中,两旁的树愈来愈高大,把公路挤成了狭狭的一条。路旁忽然钻出一个亭子,红漆雕栏,古色古香,欢迎着游客的到来。越过碧波荡漾的双龙水库不久,便到下客站了。

双龙是个小村庄,顺着山势错落着几户人家,没有什么现代的建筑,一个车站空空如也,除了一个卖茶老汉和他的茶具外,还有几条两指宽的长凳。墙上倒是琳琅满目,爬满了粗野文豪的炭迹,大概是想流芳百世吧,把洁白的墙壁变成了一块肮脏的抹布,令人恶心。我不愿停步,便随着人流,向双龙洞口涌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双龙水电站。厂房前的公园里,龙柏苍翠,鲜花盛开。花丛中矗立着一组少年先锋队员的金色塑像,他们高擎着队旗,敲着鼓,吹着号,逼真的造型,昂扬的神态,显得朝气蓬勃。电站旁有一幅“三洞游览图”,介绍了风景区的概况。

顺着图示方向,我们沿着台阶拾级而上,两旁的树木郁郁葱葱,偶尔传来一两声鸟鸣,平添几分意趣。从电站上去几十米,便到双龙洞口,先买了两张游览卷,分别印有两洞风光。“洞中有洞洞中泉,欲觅泉源卧小船”。双龙有内外两洞,外洞口很大,里面也挺宽敞,像个大会堂。内洞口在水中,高出水面不过两尺,进出由两只小船牵引,一只小船可卧两人。船头用钢丝绳系着,与小陆跳上小船刚躺好,就听“咿呀”一声,船进洞了。只见眼前一黑,仿佛石崖压了下来,黑暗中头脑都不敢稍抬一下,生怕被擦去鼻子。大约十来米吧,眼前又亮了起来,到岸了。上岸只见石乳倒挂,石笋林立,各式电灯在洞四周闪烁着,增添了神秘的气氛,清澈的泉水,在洞的左面缓缓地流淌着。性急的小陆和我,等不及导游的到来,就乱闯一气。小陆打开照相机,想猎取点纪念品,可由于光线太暗,没有闪光灯,不能成像。这满洞的怪石,没有解说,看不出多少名堂,只好转回头,可导游已讲完了洞里的主景黄龙与青龙。我们跟着导游,顺着泉水前进,导游根据石块的不同形状,编造了一个个美妙的名字。洞壁上,有几平方米较平坦的石凹,那就是仙人床,凹上突出的一堆烂石,竟是仙人被,看来神仙的日子也并不如意。随着导游的指点,我们看到了泉水中的大甲鱼,和甲鱼相对的洞顶上,有一只大乌龟,周围缠绕着两条小龙。往右一转,洞壁上出现了一个小瀑布,这是黄龙吐水。水边蹲着一只青蛙,煞有介事的向上盯着,哦,原来洞顶长着仙草,这蛙也想长生不老,望着仙草跃跃欲试。仙草旁有一只蝙蝠,正展翅欲飞。再过去一点,就是龙宫宝殿了。一块石钟乳,便算大殿上悬挂的宫灯。宫门由大象和狮子守卫着,可谓壁垒森严。这龙宫与众不同,从海底搬到空中了,所以宫门外是蓝天白云。花果山的水帘洞也去凑热闹,可就是水不知哪一年流光了,变成了石帘洞。再转过来,只见两条石柱,顶天立地,导游说,这是将军的脚,从前,洞顶差不多塌了下来,是这位将军用身体撑住的,很想一睹将军的真容,可他只留下穿着靴的两只脚让我们观赏,其真面目只能让双龙洞独享了,游人没有眼福。由于没有手电筒,有些景物看不清楚,这健忘的大脑又记不住导游的解说,只得在“如有兴趣的话,下次再来”的告别声中,卧上小船。

出双龙洞往上,再登石级,左盘右旋后,又见一亭,飞檐斗拱,朱柱碧槛,亭内设置着石桌石凳,供游客少憩。过亭立一石碑,上书“冰壶洞”三字,这是郭沫若同志1964年游洞时留下的墨迹。石碑的背面,刻有郭老的题诗:银河倒泻入冰壶,道是龙宫须是诬……。洞口有小城门那么大,洞是斜井式的,据说有150米深。洞内铺着石阶,沿石阶设有栏杆,以防失足。刚入洞,便闻“惊雷阵阵呼”,原来是一瀑布,上窄下宽,从洞顶直泻而下。水珠四溅,到处是湿漉漉的,水气拂在脸上,暧融融的。顺阶而下,转到瀑布后面,仰视白练,恰好遮住洞口,似下倾盆暴雨,别有一番景致。这瀑还有一奇,一入地,就不见踪影了,也许被山神收了去吧。再往下,没有了电灯照明,洞也变狭小,只能容一个人钻进去,里面黑古隆咚,不敢造次,便往上攀登,到洞口已气喘吁吁了,小陆则早已坐在亭子里休养生息。

冰壶洞上面还有朝真洞,由于太远,又怕赶不上公共汽车,我们只得放弃机会。

这是我的第一次旅游,当时无意中留下的两张游览券,带给我的是一段美好的记忆。

                                2017618

 

共获得积分:2 ,共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