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8-05 06:33:36

所在活动: 闪闪红星伴我行

该作者的文章:

                            

                   对一位海军战士的怀念

 

     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之际,我的思绪和回忆又飘到了过去的时光里,我情不自禁地翻开了曾经无数次地翻过的破旧小相册,我久久地凝视着一位年轻的海军战士,我无时无刻都在怀念他,他是我青年时期的一位同乡朋友──李大圻。

     大圻是我同乡,我们都出生在杭嘉湖平原嘉兴新塍,一个水乡小镇,他大我二岁,我们不是同学,也不是近邻,彼此并不熟悉。

     1951年春末夏初,为配合抗美援朝的宣传,居委会组织青年学生唱歌、跳舞、演话剧,小学校里的周老师,找到我和沈彩珍、李大圻、姚永四人排练一个小型话剧,内容是:父母送子参军,未婚妻鼓励丈夫上前线,保家卫国…………。我演母亲,李大圻演我儿子。

     排练了近二个月,还未正式演出,我接到省新华书店的招工通知,与周老师说明情况后我就急匆匆地离开了排练小组,当时还未意识到,应该向另外三位作一告别,就在此时,李大圻走到我身边对我说:考取后,在那里工作,写信来哦!我点点头,笑笑,并说:一定!

     话剧最终没有正式上台演出,原因是二个月后大圻也真的参军去了,假戏成真,大圻也实现了他的愿望,告别家乡,告别父母亲人,参加解放军,上前线打敌人,保家卫国。

     半年后,我收到大圻母亲,交给我母亲的一张大圻写的条子,我惊喜地:大圻来信了!    

     婉洪同志:我已在521月参军去了,嵊泗群岛xxxx邮箱,李大圻收,即 可。   条子简单得只有三句话   

     我为实现对大圻的承诺──给他写信,也为了响应政府号召,给可爱的人──解放军写慰问信,写信成了一件政治任务。我与大圻,一位海军战士,长达8年的通信。在通信的过程中,我们渐渐熟悉,增进了友谊,互相关心、互相鼓励。 

     大圻的来信以及送我的照片,总是以军人的姿态来称呼我:婉洪同志、婉洪战友。信中的内容,也是那个时代的励志语言如: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努力学习为建设新中国而奋斗,……

     信中常谈到,嵊泗群岛周边美丽诱人的风景,素有海上仙山的美誉,从信中才知道,嵊泗群岛1950年解放,原属苏南松江专区,1953年划归浙江舟山专区。是我国海岛军事要地。

     他说:在兵营里常在寒风 中列队,雪地里练射击,大风大浪里出海巡洋,身体比以前强壮了。那时共和国还处在备战状态,形势严峻,部队生活非常艰苦,但心情很愉快,因为从穷苦家庭走向社会,成为一名海军战士,感到非常光荣,立志为海防事业献身。再后来,大圻告诉我,未婚妻也是家乡人,要转业后才能结婚。

     我们互相鼓励,互相祝贺,书信仍然不断。

     后来由于各种政治运动不断,社会不安定,部队经常调防,为保密,大圻不再来信了。多年后我们已步入老年直到退休,也没大圻的消息,心中常牵挂。

     大圻:我期盼我们在有生之年能见上一面,那时我们久别重逢,坐在一起,聊聊过去从年轻到年老四十多年的离别思念,谈谈各自的家庭子女的情况,都么高兴啊!我想这愿望完全有可能实现,几十年来你总有机会回老家吧?你为什么不去找我呢?大圻:你不记得我了吗?

 

     一次我回老家时,去看望李大圻的儿子李小飞,才知道了李大圻的一些情况:1965年李大圻随部队,集体转业到国家广州水利工程部,从事水利海防建设,后转到湖南沼山兴修水利工程,工程结束后转到贵州,从此在贵州安家直到退休。

退休后大圻曾回过家乡,此时才60多岁,曾经是一位英俊的海军,已经患上了海默尔症,没有了记忆,连家人都认不出了,那里还记得我呢?从浙江舟山走向湖南再到贵州,李大圻的一生都贡献给了海防建设。现在大圻已长眠贵州他乡,惋惜,遗憾!

在小飞家的墙上,挂着一张李大圻穿着海军装的遗像,和他在1955年送给我的照片一模一样的,很威武。我含着泪水,向大圻的遗像三鞠躬。

大圻:我来看你了,你在天国还好吗?为什么连个梦都不给我了呢?愿天国没有海默尔症,你一定过得快乐,请安息吧!

 

 
 
     

 
     
                                 写于2017年8月4日

   

共获得积分:31 ,共3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