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8-06 16:53:50

标签:历史 欧洲 

所评书籍:《论欧洲》

查看更多书评>>

该作者的文章:

        《论欧洲》(【美】托尼.朱特)读书笔记之一

     我在十多年前去过一次欧洲,为期两周。我们一行人在意大利的米兰降落后开始乘中巴旅游,经西欧几个国家后在巴黎登机回国。那时候出国还算是比较新鲜的事儿,途中感受和记忆都很深刻。但所见的著名建筑都没有影视和画报上那么光鲜亮丽,各处王宫和博物馆内也没有想象的那样美轮美奂,布鲁塞尔尿尿的小男孩铜像太小得不起眼了,要不是导游提示的话,根本不会引起我们的注意。要说对欧洲(其实只是西欧的一部分)的最美好记忆,那就是汽车驶过比利时和法国边境的那一刻。导游提示说这里就是比法两国的边境线时,我赶紧往车窗外张望,只看到路边一座油漆剥落的木制岗楼,显然这岗楼早已被废弃不用无人值守了。看上去过不了多久,这小岗楼就会被风吹倒散落为几片木板,使这里还原为一片荒野景色。真再没别的什么好看的了,司机师傅根本就没有为此减速行车。但这一片刻景象却在我头脑中定格了,而后这些年来常常联想得更多。原来两国的边境不必非要派兵驻守,用不着有当兵的离开家乡来这里站岗巡逻爬冰卧雪。欧洲,就是文明啊,各国间的边境完全可以自由行走,这能节省多少国防开支啊!这不就是世界大同的雏形吗?欧盟,干得真不错,真是理想主义的勇敢实践者,这些年来我一直这样想象欧洲的。然而《论欧洲》(托尼.朱特【美】)一书告诉我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作者把欧盟的产生、现状和未来发展及其驱动机制做了历史学角度的分析,读来真是对欧洲有了新的认识。该书篇幅不多,才155页。内容分为《美好幻觉》、《东方之请》和《彻底告别》三个部分,我也相应地分三篇读书笔记来写写。

     第一部分用了《美好幻觉》这样的标题,就是为纠正认为“主导战后欧洲重建的是以统一欧洲大路为目标的理想主义者”的看法的,明确指出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只能是美好的幻觉。为了把这个观点讲清楚,作者首先定义一下在他书中欧洲概念,并资料性地介绍了欧盟从萌芽到发展至今的过程。他认为:“今天的欧洲更多是理念而非地域,是一个利益共享和互相合作的和平、繁荣与国际化的共同体,是一个思想欧洲,代表了人权,代表商品、思想和人员的自由流动,代表了日益深化的协作与团结。这是一个超现实的欧洲,比所在的大陆更具欧洲性,在欧洲内部传承了古代文明的一切重要价值,并摒弃了其阴暗的一面……”作者的这段话指出了他书中的欧洲不是地理意义上的欧洲,而是因拥有共同的价值观的国际协作主体,也就是欧盟意义上的欧洲。这样的欧洲最初的萌芽是诞生于1951年的欧洲煤钢共同体,建立这样一个共同体最初的计划是由法国提出来的。最初是西欧六国(法、德、意、比、卢、荷),后来又接纳了英国、丹麦和爱尔兰,成为“九国欧洲”。以后西欧各国陆续加入,89年之后捷克、斯洛伐克和南斯拉夫解体后独立的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还有前苏联的波罗的海三国也加入进来,截止2013年共有28个成员国。看欧盟这样不断发展壮大和二战后欧洲经济的迅速繁荣,好像应当认为欧洲的政治家们在朝着统一欧洲的方向努力,但作者说,认为这种模式可以不断延续下去想法只是美梦,因为欧盟的出现和发展的前提和环境是欧洲的分裂,只有保持分裂的欧洲才有繁荣的欧盟。这样的观点堪称振聋发聩了,但读下去就觉得这样的观点真是有历史根据的。

这一部分的具体内容我就不复述了,我读这部分主要收获书中新的观点:

一是欧洲人不再“故意过分鼓吹反对国内外压迫的集体抵抗的神话……有理由忘掉最近的历史”,这与我们的“不忘国耻”真是有天壤之别啊。书中说,“二战”使几乎所有欧洲参战国家都成了失败者,因而欧洲人全体都成了“失败主义者”,“他们不愿意继续互相争斗,也厌倦了对任何战斗的承诺。”以德国人为例,他们认为自己的近代史毫无值得自豪之处,自己的政治遗产和文化已化为灰烬,因此更愿意抛弃不愉快的回忆,集中精力再从头重建。而法国、意大利和荷兰等国,也有同样的理由忘掉最近的历史,重新白手起家。因此欧洲人“并不总是把军事力量视作国家实力的表现。”因而“对过去民族和军事的强调变得有些不合时宜并被打入冷宫,社会和经济事务成了关注的焦点”。看到这些时,我对欧盟国家间不设防的边境开始有所理解了。是啊,如果国与国之间互相都不想侵略对方,那边境确实就没必要设防了。我对欧洲的了解要大大多于对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了解,这主要是因为我们看到的“二战”的战争片太多,之后对于冷战的历史也是记忆犹新。但我们并没有亲身感受过“二战”的残酷和毁灭,而作为二战幸存者的欧洲人,有谁愿意总回忆二战,重演二战那样的悲剧呢。别提战争,远离战争,大家和平相处,好好过日子吧,这就是作者告诉读者的欧洲人对待战争与和平问题的心境。欧洲人都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典型的范例是德国和法国两个“世仇”的国家,早已完全甩掉了历史积怨的报复,合作的亲密无间,这确实是欧洲人与我们不同的历史观问题。我们抗日战争的历史是一直在强化民族集体记忆的,而且还一直不断提醒日本人要正视历史,这可能是东西方文化差异的表现之一吧。

   二是“冷战迫使他们增进团结与协作,同时免去了他们的军事负担”。作者这个观点更贴近本书的主旨,即没有冷战造成的欧洲分裂,西欧人不会如此团结协作,甚至连以前总有戒备之心的美国也一并团结起来了。欧共体在20世纪7080年代仍然依赖欧洲的分裂,并相信这种状态将一直延续下去。这种分裂状态越是稳定,西欧国家间的联盟可能越发紧密和繁荣。因此欧洲人也愿意继续秒回“终极东扩”(全欧洲统一)的虚幻远景。但柏林墙倒塌及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后情况不同了,当时法国就曾想阻挠东西的统一和保留某种形式的苏联政府。作者用这样的实例证明,一流的欧洲政治家是完全懂得欧洲分裂对地方的好处的,是不会把统一欧洲作为自己的政治理想和目标的,而是恰恰相反。这样的观点对中国人来说并不难理解。还是以中国的抗日战争为例,没有日本帝国主义的入侵,就没有中国抗战时期的国共合作和全国上下的空前团结。再往眼前看,我们国家的周边总不安宁,上世纪是美帝苏修威胁,眼下也有钓鱼岛问题、南海问题、最近又出现印度军队越界进入我国领土问题。当然我不希望边境上有这些麻烦问题,甚至幻想我们的边境也能和欧洲国家一样不设防才好,那得节省多少国家的人才物力。但既然已经不可能了,那是不是也可以像欧洲人也会调整一下心态,想想这些麻烦对增强国内上下团结的作用。作者在《美好幻想》这部分的结尾引用了弗洛伊德分析人类情感的条件时的一句话:“让一大群人团结在友爱中总是可能的,只要还有其他人作为他们的攻击对象”。这当然是说欧盟的存在和团结,是需要有可以攻击的欧洲分裂的另一方的存在为前提的,全欧洲团结协作统一于欧盟是不可能的。








    

共获得积分:0 ,共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