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8-11 09:58:54

该作者的文章:

家庭特别党员会

(独幕话剧)

(下)

 (无限沉思地)

我王陆川从十二岁入伍,在党和部队的培养下才走到今天。没有党就没有我王陆川,也没有我们全家。来,我们全家共产党员,举起右手,重温入党誓词:(党员肃立,紧握右手,王陆川领誓)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

(宣誓毕,王陆川双手捧起慰问金红信封)

王陆川:(激动地)党组织送来的不是一般的慰问金,这是党费慰问金啊!对我们全家来说,它有千斤重呀!看到它,我想起了一个关于党费的故事。

那是1934年的秋天,闽粤赣边区斗争处在最艰苦的年月。主力红军北上长征走了。留下一支小部队,被逼迫上了山坚持斗争。敌人使出绝招:“移民并村”。妄图切断山上红军和群众的联系。

 红军处在了缺吃少喝的困境,就派程侦察员下山联系,去和一个名叫黄新的同志接头。黄新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妇女,1931年入党。她丈夫参加红军走了,就剩下她和一个才5岁的女儿,她是个忠实、可靠的同志啊。

程侦察员悄悄地摸进了村子,按着政委告诉的记号,初次与黄新接上了头。分别时,黄新揭起衣襟,把衣襟撕开,掏出了一个纸包。纸包里面是一张党证,已经磨损得很旧了,可那上面印的镰刀斧头和县委的印章都还鲜红鲜红的。打开党证,里面夹着两块银洋。她把银洋拿在手里掂了掂,说:“程同志,这是妞她爹出征以前给我留下的,自从‘并村’以后,我好几个月也没缴党费了,你带给政委,积少成多,对党还有点用处。”程侦察员赶忙说:“这怎么行呢,关于党费的事,上级没有指示,我不能带,你先留着吧!” 程侦察员不带,黄新想了想又说:“也对,目下这个情况,还是实用的东西好些!”

缴党费,不缴钱,缴实用的东西对当时的红军来说,更需要啊。

(王陆川说到这里,停了一下)

英子急着问:以后呢?爷爷你快讲。

王陆川: 半个多月后,白匪对群众的迫害更残酷了。程侦察员又带着新的指示来到黄新家,他看到屋里地上摆着好几堆腌好的咸菜,有腌白菜、腌萝卜、腌蚕豆……有黄的,有绿的,这是革命群众给红军送来的。黄新同志把这各种各样的菜整理好了,放进一个箩筐里。

她的女儿瘦得厉害,细长的脖子挑着瘦脑袋,大概也是轻易不大见油盐,两个大眼轱辘轱辘地瞪着那一堆堆的咸菜,馋得不住地咂嘴巴。她爬到一个空空的破坛子口上,把干瘦的小手伸进坛子里去,用指头蘸点盐水,填到口里吮着,最后忍不住竟伸手抓了一根腌豆角,就往嘴里填。她妈一扭头看见了,忙伸手把那根菜拿过来又放回坛子里。

程侦察员看到此景,鼻子尖一酸,落下泪来,说:“阿嫂,你这就不对了,自己的孩子吃根菜也算不了啥,别屈了孩子!”黄嫂长叹了一口气,说:“老程啊,这年头盐比金子还贵,这是我们几个党员凑合着腌了这点咸菜,想交给党算作党费,兴许能给山上的同志们解决点困难。这不,刚刚凑齐,就等着你来拿啊!”  

这时,忽然有人来报:“白匪来搜人了,快想办法吧!” 侦察员一听有情况,忙说:“我走!” 黄新一把拉住他,斩钉截铁地说:“按照地下工作的纪律,在这里你得听我管!为了党,你得活着!”她指了指阁楼说:“快上去躲起来,不管出了什么事也不要动,一切有我应付!”又说:“程同志,既然敌人已经发觉了,看样子是逃不脱这一关了,万一我有个什么好歹,你就和刚才来的那个女同志联系。你记着,她住西头从北数第四个窝棚,门前有一棵小榕树……”她又指了指那筐咸菜,说:“你可要想着把这些菜带上山去,这是我们缴的党费呀!……”

话还没说完,四五个白匪闯进来,劈胸揪住了黄新同志,厉声问道:“山上来的人在哪?” “不知道!”她猛地一挣跑到了门口,直着嗓子对外喊:“程同志,往西跑啊!” 两个白匪紧跟跑出去,一阵脚步声往西去了。剩下的两个白匪扭住黄新就往外走。程侦察员眼看着黄嫂被抓走了,心里想我得救她,他刚打算往下跳,只见黄嫂扭回头来,两眼直盯着被惊呆了的孩子,拉长了声音说:“孩子,好好地听妈妈的话啊!” 这是程侦察员听到黄嫂最后的一句话, 这句话也只有侦察员明白,“听妈妈的话”——妈妈,就是党啊!  (讲到这里,大家都沉默了。二儿媳用手绢擦了擦眼泪

王陆川:(提高了声音)妈妈,就是党啊!党费,党费,同志们哪,我们如何用好妈妈给我们的这笔不寻常的“党费慰问金”呢?大家可以发表发表意见。

儿子媳妇:(异口同声)听爸爸的!

小英子:爷爷,我也听你的!

王陆川:既然如此,我考虑分配方案是这样的。(边说边从红信封里掏钱)

        200元钱给你们的妈妈…..

老伴:(躺在轮椅上,含糊不清地发言)放庄(床)头,滩滩(天天)干(看),喊(感)套(到)党为(温)南(暖)!

王陆川:你妈妈的意思是:这200块钱,放在她的床头上,舍不得花,天天看到它,感到党的温暖。(说着又点钱)

    500元给老大,帮助他重新创业。老二媳妇,你们有意见没有?

老二媳妇:爸,你老放心。俺没意见,俺也要想法帮助大哥渡过难关。

老大:爸、妈,儿子不争气,给二老带来许多麻烦,我向您致歉!在你的教育下,我认识到,国家改革开放,给下岗人员开辟了施展才能的广阔天地。我虽然下岗啦,要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坚决不给党丢脸!“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我一定闯出一番事业来!

王陆川:好!(又从信封里取出钱来,对英子说)英子,你是我们家的苗苗,是国家未来的希望!呐,这200元钱给你,你要牢牢记住党的恩情,好好学习,长大了报效党和国家!

英子:(双手接过钱,向爷爷打了个队礼)谢谢爷爷!谢谢党!我保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长大了也当共产党员!

王陆川:好孩子。最后还有100元,就给沂蒙山老区的王子平百岁老人寄去吧。在抗日战争年代,他掩护过八路军战士,曾经救过我的命,我一辈子也不能忘记恩人啊。老二,给你(递钱),你到邮局办好这件事……党费慰问金这么安排,不知大家同意不同意?

大家:(异口同声)同意!

小英子:爷爷,你们大人都宣誓啦,我要宣誓!(说罢,举起小小右拳头,面向党旗)王英子向党宣誓:我要好好学习,学好本领,建设祖国!长大后我要加入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纪律,为共产主义奋斗一生,为党和人民利益牺牲一切,永不叛党!(全家人热烈鼓掌)

 

幕闭

共获得积分:0 ,共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