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娱乐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8-11 15:41:22

                                  大漠绿洲秋雨情


      清晨,一阵淅沥的声音把我从梦中轻轻唤醒,那是雨点落地的
声音,是雨点打在无花果叶子上的声音,那是生命之神呼唤生灵的
声音。我打开窗帘,面对着潇潇的秋雨,一种欣悦的情愫油然而生。
这雨,可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干燥尘埃中的甘露,是大漠绿洲中一
切生命的源泉,是我梦中多少次期盼的精灵。看着丝丝细雨,滴落
在门前的水泥甬道上积起片片水洼,看着滴滴珠玑轻轻拍打着无花
果手掌形的阔叶,又慢慢地滑落,看着黑黑的土地贪婪的吸收着
老天的垂顾,我心中涌起一股思乡的情愫。
       那远在万里之外的故乡,也许此时朦胧在菲菲的秋雨之中,父
老乡亲或许欣赏着淋淋小雨,把酒对话,说今年的庄稼要丰收,农
村的改革,经济的发展,甚或谈论阿富汗的空袭,美国的9、11、事
件~~~。故乡,是多雨的地方,秋季正是秋雨连绵的季节,而地处
大漠之中的边城,秋雨是多么的罕见,多么的宝贵,多么的叫人想家。
      一曲《汉宫秋月》,仿佛把人带入了那历史的长河,正是大汉
王朝开辟了西域伟业。低沉徘徊的曲调,一唱三叹,诉说着心中的
惆怅和历史的必然,人们的无奈和深沉的忆念。
       又一曲《二泉映月》使人感叹世事的艰难,缠绵的爱情,山河
的迷蒙,生活的期待和生命的凝重。
       我在蒙蒙的秋雨中,在紫塞流沙的西域古国,拉响这古老的胡
琴,吟诵着人生的苦涩抑或欢乐。此时的心境是痛苦、欢欣、寂寞
自己也难以琢磨。慢慢欣赏这漫天的秋雨,空濛的天空弥漫了一切。
起风了,风托着细雨把高耸的新疆杨的叶子抚摸,枯黄的叶片纷纷
而落,又把秋色洒满地上,告诉人们一个新的季节。
       雨整整地下了一个上午,中午吃饭时仍在挥洒。我不带雨具跑
入这难得的雨帘中,任西域的风雨尽情漂拂。啊!秋风秋雨塞上一
片秋色,此时此地驿中万里孤客。
       躲避着坑坑洼洼的积水,我走回住所,打开电视,寻找着频道,
忽见中央二台正在播夕阳红节目,请一个小记者—一个小眼睛的女孩
子苗苗做访谈,小苗苗这些年来与大师级的爷爷伯伯们如丁聪、季
羡林、王蒙等人做访谈沟通,并写成了一本书,在社会上颇具影响。
其中,今天访谈现场有位老人说了几句话我非常赞成,不妨抄录如下:
人的童年是要追求一个“纯”字,青壮年时期要追求一个“真”字,老年
时期要追求一个“善”字。这就是童年的纯洁,中年的真诚,老年的善
良。有了这样的三个阶段的追求,人生应该算是圆满的了。哦!这访
谈中的思索,好有哲理,就像那秋雨滋润着沙漠。
      下午了,秋雨还在迷蒙着。朋友打来电话,说晚饭请一个来采风
的老作家,请我作陪。于是,走向“亚龙湾大酒店”——这个边城中还不
错的汉餐馆。朋友和夫人及公子早已在餐厅等候。等老作家到了,点
几个内地菜,喝四两昆仑酒,欢洽谈笑,窗外秋雨潇潇,室内春风融
融。酒到半熏,吃一碗米饭,我们离开酒店回住处。那路上的水已是
一洼一洼,东躲西闪,说着笑话。那作家是当地人,在喀什生活了大
半生,他说多年来此地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秋雨,并幽默的说,是不是
美国轰炸阿富汗改变了大漠的气候啊!此话引起一片笑声,在秋雨中
回荡着。是啊,有人曾经提出过,如果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一条通道,
让山南的云水涌入沙漠,那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就会是一片绿洲。哦,
多麽希望这个梦想能够实现啊!
                (本人本世纪初客居南疆英吉沙县)

大漠绿洲


英吉沙摘杏节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共获得积分:22 ,共2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