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家常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8-11 17:21:37

标签:zjkzxd 纺车 母亲 武安 故乡 

 

纺车的记忆zjkzxd

 

   每当我从影视作品里看到纺车,每当我看到有关纺车的文章,每当我参观看到纺车的实物,每当我想起早逝的母亲,每当我回忆起故乡,都被家里曾经的纺车,在脑海里掀起一番波澜。

   我是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开始接触纺车的。我的故乡,是产棉之地,家有纺车较为平常。不过,我们1955年(我五岁)离开故土时,纺车并没有携带,包括家中的其它一些用品。据父母说,原来打算,出来若干年,还要回去的。当然,未能如愿。

   进入六十年代,面临严重困难。母亲回乡探亲,出于渡难关考虑,便将纺车带到边塞之地。那时候,一切凭票购买。吃穿用,样样如此。其中穿的,使用的布票很是紧张。稍微能够节省下来的,就是那点絮棉。母亲便琢磨着,将棉花织成小土布,以补布料的紧缺。

   幼时,当然看到过纺车,只是没有留下印象。母亲带回纺车后,对它很是新鲜。看起来不是多么复杂。一个扁担长的架子,一个由木条组成的大锅一般大小的轮子,一根传送动力的绳子,一根小小的锭子。就这么一个东西,竟然可以把棉花弄成细线,作为织布的原料。纺车组装好后,母亲便试用起来。经过一番调试,便投入使用了。

母亲用右手转动纺车摇臂,带动大轮旋转,大轮通过绳子传导在锭子上。大轮带动“小轮”即锭子,锭子转的速度很快,难以猜测它的每秒转数。用左手轻握棉团,不断由棉团变成粗棉条、细一点棉条,由近及远地把细棉条变成棉线,棉线到了一定长度,就往锭子上缠绕一下。慢慢的,锭子的线缠多了;到了一定大小,便是完成了一个锭子。然后将棉线取下来,接着再做。取下来的棉线,大概是叫做“穗子”。

 我们看着母亲纺线,觉得她是那么伟大。一团团棉花,在她的手里,是那么听话。让它成了粗细均匀的棉线。母亲对自己并不大满意,觉得几年不动,手有些生了。母亲看我们好奇,便让我们姐弟们体验。

 我那时十岁刚出头,“初生牛犊不怕虎”。就按照母亲教的要领,学着母亲的样子,摇动纺车,手中送出棉花,看着粗细不等的线缠绕在了锭子上。感觉挺好,可是效果很不好。棉花紧缺,不能浪费的。也就只能是体验一下纺车而已。不论怎么说,我也是摇动过自家的纺车,知道纺线过程的。后来,就与纺车再也无缘了。

 这些锭子弄成后,还得再带回老家,几经加工,才能上织机织布。当母亲带着这些锭子要回家乘火车时,被车站人员查问。这里的车站人员,哪里见过这样的东西呢?母亲便详实具告。费了一番口舌,才上了火车。

织布,工序很是复杂,技巧性也强。当时,母亲怎么织布不得而知。但是,母亲曾经说过的以及后来听说的,知道在纺线后经过拐线染线浆线络线、经线、掏缯等许多工序,才能到织布机上。

顺便说到织布机。当时只知道母亲回家织布,并不知道织布机的来龙去脉,未曾听母亲说过。一直到我们兄弟姐妹们退休后,闲下来写点往事的文字。这才从大姐那里知道了一些情况。当然,大姐是从老人那里听来的。织布机,在村里不像纺车那么多。而我家却能够拥有一台。原来这是曾祖母留下来的。我父亲是曾祖父母的长子的长子(长孙)。曾祖母有言留下,把这台纺车给长孙媳妇的。于是,母亲成了这台织布机的继承者。母亲早逝,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在三十余年后,退休回到故乡,看到有乡亲在婶婶家织布。我还细细端详了一番,为织布机拍照留影。这就是母亲拥有过并使用过的织布机。又过几年回去,织布机也“束之高阁”了,不再为人们工作了。

家里的纺车,曾经陪伴母亲和我们全家度过一段困难时光。母亲带着对它的眷恋,去了故土。我们留下了美好记忆,终身难忘。

 

选自我的《忆海捞针》一书第一部分中的一篇

 

共获得积分:1 ,共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精华文章

三源你好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