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旅游频道 >>文章列表 >> 文章具体页

发表时间:2017-08-11 21:29:05

 今日崖城镇
 

             再寻“鬼门关”

                               撰文/ 徐崇玉

                         摄影/ 樊   一

 

 

一去一万里,千知千不还。

崖州何处是,生度鬼门关。

这一首小诗,我很多年前就读过,而且记忆犹新。它是唐代宰相—— 杨炎,被贬崖州司马,前往海南路上,步履蹒跚吟就的“佳作”。也许,他已经预感到自己前途的渺茫和险恶,才发出这荡气回肠,摄人魂魄的“绝唱”。结果也算灵验,诗成谶言—— 杨炎尚未抵达崖州任上,就被皇帝老儿“恩赐”而死,魂飞天涯。

崖州古城
 

知悉以后,我对“鬼门关”——崖州更充满可畏、惊悸和恐惧,却又产生一种扑朔迷离的神秘与好奇,久久萦绕心头。上一次到海南三亚,我就想去那里看看,却因故失之交臂,无功而返。这一次,我又来到美丽的三亚,决不愿再重蹈旧辙,一定要践行“不到崖州非好汉”的夙愿。

崖城远眺
 

其实,古时的崖州城,即是当今临海依山的崖城镇,属于三亚辖区,距离市区中心仅45公里,是我国最南端的古城。据史料记载,崖州始建于南北朝时期,南宋庆元四年(1198年)建筑土城;绍定六年(1233年)改建砖城,以后历经元、明、清几代苦心经营,不断发展,使之成为“弦涌声黎民物庶,官游都到小苏杭”的繁荣兴盛、美丽富庶的海南古镇,也是名扬遐迩的鱼米之乡。


       崖城学宫——文庙

崖州,因位居南海,远离大陆,当年条件艰苦恶劣,发展迟缓,历来是 “罪臣”、“朝犯”贬谪后的流放地。据统计,历史上被贬谪到崖州的“钦犯”达200多人。其中,宰相级高官,赫赫有名者就达14人。唐朝的韦执谊、唐瑗、李德裕,宋朝的丁谓、赵鼎、卢多逊、胡铨,元朝的王仕熙,明朝的王倬、赵谦… …他们几乎都有来无回,葬身崖州。还有,元代著名纺织改革家黄道婆,也在崖州水南村居住40年,对那里纺织技术的提高和发展,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最著名的,当属唐代高僧——鉴真和尚。他于天宝七年(748年)第五次东渡日本,遭遇台风袭扰,帆船随浪漂泊,误到崖州登陆。他在崖州停歇、寄居期间,帮助那里建造了宏伟壮观的大云寺,留下了准备带往日本的佛教经书、典籍,还培养了一批虔诚的佛门弟子。


       文庙大成殿

历史上,这些名垂千古人物的到来,使得偏远闭塞的崖州,产生潜移默化的变化和发展,逐渐繁荣发达。他们从大陆而来,将中原的文明、文化带到崖州,把进步开化的民俗和先进的生产技术也带到了崖州。从此,崖州开始走上一条从萧疏、荒蛮到繁荣、文明的“金光大道”。随之,崖城学宫、迎旺塔、盛德堂、广济桥、还金寮序碑,以及近代的骑楼商业街,就应运而生,承载着儒学思想的厚重底蕴,亘久传承。

修建中的崖州古城

崖城学宫,又叫文庙,或“孔庙”,是祭祀文圣——孔夫子的寺庙。它可能是我国最南端、最不被世人了解的孔庙了。据《崖州志》记载,崖城学宫初建于北宋庆历四年(1044年)。历经世代的变更,多次迁移和不断的扩建、增修,于清代道光三年(1832年)定位于现址。它完全沿袭大陆文庙的格局、式样建造,设有礼门、棂星门、泮池、状元桥、大成门、大成殿、崇圣祠、尊经阁等建筑。它是我国大陆宫殿建筑传统,向海南最南端的延伸,体现了中原儒家文化对海南的深远影响。据说,当年尊圣道、振文教之风十分兴盛,朝拜者接踵而至,络绎不绝。

文庙大成门
 

在文庙的碑廊中,保存一块很有趣石碑——《还金寮序碑》。它是清末光绪十六年(1809年),崖州知州——唐意源为纪念明朝海南名臣钟芳的父亲——钟明,拾金不昧的事迹而镌刻的。据碑文记载,当年,钟明曾在路边搭建茅草寮(屋)开设茶店,供过路人歇息、解渴。有一天,一位富商携带百两金银,路过饮茶,金银遗落店中。钟明夫妇为了将金银归还失主,在店中等候了三天三夜,直到失主归来,才还金银而去… … 后人称此茅草寮为“还金寮”,并立碑纪念。由此可见,崖州人的纯朴、忠实和善良。

文庙碑廊
 

多少年来,历史悠久的崖州古城,一改昔日“鬼门关”的旧貌,逐渐走向人类文明。然而,几经沧海桑田的变化,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许多胜迹荡然无存。我走向城中繁华的骑楼老街,面对那老态龙钟,斑驳陆离的容颜,却还依稀可见当年的辉煌。它仿佛要向来人倾诉那峥嵘的岁月往事,以及对旧貌换新颜的美好希冀和期盼。

斑驳陆离的骑楼老街

 

 

共获得积分:2 ,共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同游

暂无相关同游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