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8-13 16:32:44

标签:欧洲 东欧 冷战 

所评书籍:《论欧洲》

查看更多书评>>

该作者的文章:

《论欧洲》读书笔记之二

《论欧洲》的第二章题目叫《东方之请》,看完这一章后对这个题目也没太懂,觉得好像是东欧国家请欧盟开门让他们加入的意思,但又觉得不太贴切。但这并没妨碍我对这一章内容的了解。作者在这一章里对欧盟不可能向东扩展的观点进行进一步论证,论据是欧洲历来是分裂状态的历史传统。尽管我也系统地听过世界通史的课,但对欧洲的历史永远不可能像对中国历史那样清晰的轮廓,所以对作者那些信手拈来的欧洲历史上分分合合的过程和重大事件读得吃力,要说收获主要还是其中分裂的历史-——现实的问题——美好愿望和眼前需求的基本思路和其中星星点点的知识点。

说到欧洲的分裂,中国人并非一无所知,因为我们一直引为自豪的秦始皇以来的统一,常是以欧洲的罗马帝国分裂后再未能统一起来为对照的。但我们对欧洲分裂知道得再多一点的还是二战以后冷战时期的东欧和西欧对峙,而对罗马帝国分裂为西、东罗马乃至之后的查理曼帝国和更近一点的法、德、俄争霸的努力就知之不多了。作者在这里提到了“查理曼于9世纪建立的帝国于‘二战’最初的‘六国’欧洲具有惊人的相似性,同样覆盖了法国、联邦德国、比荷卢三国和意大利……”,还有“在西欧反复出现的情感:罗马帝国、加洛林王朝(查理曼)、洛林王国、霍亨索伦王朝和哈布斯堡的边界就是欧洲的边界”。以此论证东西欧的分割线并不是冷战时期的产物。我是觉得作者这样解释东西欧的分裂有点牵强,但是对作者西欧人对东欧人的歧视性眼光的描述:“西欧人会自然而然地把东欧的土地视作某种意义上的‘陌生土地’,那里生活的是有待教化和管束的野蛮人。即使当这些人早已成为东西方帝国的臣民后,上述态度仍然没有完全消失”。我却很容易理解。当然,这并不是因为我的一点皮毛的欧洲史知识和走马观花的西欧之行,而是根据我感受到的国人的地域“刻板印象”,由此及彼的类推来理解的。刻板印象是个心理学术语,是指个人受社会影响而对某些人或事持稳定不变的看法。而地域刻板印象是我的说法,是感觉国人的刻板印象在地域认知上表现特别突出。比如说我是东北人,就常常被非东北人用东北人的刻板印象来认知。我们东北人喜欢自豪地自称为东北人,但好多地方人说到东北人时和我们可不是一个意思,而是有点像这书中说到西欧人对东欧人的刻板印象的意思。但这样的地域刻板印象对我们来说不要紧,因为这并不影响我们国家的统一,因为中国人都特别喜爱统一。但欧洲人就不行了,他们的地域刻板印象在历史上和现在,都影响甚至决定了欧洲的永远无法像中国一样统一在一起,现在是富裕强大的西欧国家不爱带东欧小国穷国玩儿的。

说到西欧和东欧的贫富差别,作者可不引证太久远的历史了,而是讲了一点二战后的马歇尔计划就够用。这个马歇尔计划我可是从小就听说的,但那都是人们在嘲笑什么人的设想不切合实际时嗤之以鼻为马歇尔计划的。现在回想起来,一定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时,媒体里总在宣传美国的马歇尔计划破产的密度太大,以至于当时的人们都以此作为不切合实际的计划的代名词。当然我早就知道提供援助的美国和接受援助的欧洲人,都不认为这项马歇尔计划破产,而是对此这项计划在欧洲战后恢复和发展中的作用另有评价。但我对马歇尔计划的具体规模并不了解,在这本书里第一次看到了有具体数字的援助规模。杜鲁门政府在1948---1952年期间,以贷款、拨款和无偿援助等形式,向欧洲提供的援助额达130亿美元。而在1945年之后的援助总额达248亿美元(其中英国获得69亿,法国55亿意大利29亿)。作者也提到,有学者认为没有美国马歇尔计划对欧洲提供的经济援助,欧洲也会恢复经济和“腾飞”的,但速度肯定不会这样快。那么东欧呢?我以前一直以为美国没有向东欧国家提供援助,但书中的记载不是这样。1945年到1947年,“西方(主要是美国)分别给波兰和匈牙利2510万和370万美元”。后来是在斯大林的命令下,西方对东欧的经济援助在1947年戛然而止。这样一来,尽管二战使东西欧经历了比以往更相似的历史,但战后的经济恢复和发展却不那么相似。看来经济援助对于一个国家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而具有经济实力的大国向需要被援助的国家提供援助,即是在国际社会的负责任之举,也是更长远的互利互惠的事情。当然,这样做的前提是大国具有超强的经济实力,当年的美国的就是发了战争财,确实有能力向外提供巨大的援助,当然美国对外援助都是有其国际政治方面的考虑的。没有政治考虑的经济援助不大可能,但是只出于政治考虑而不计经济效益的对外援助美国也不会做的,看来当年的马歇尔计划欧美认为是实现经济和政治双赢了。

这本书里确实没少提到欧洲在二战后奇迹般的恢复和发展,特别是在1989年之后东西欧意识形态不复存在,东欧国家想加入欧盟的意愿越来越高。好像是,“东欧只有一个选择,就是接受西方的条件并加入他们。”但“东欧一次次试图向西方民众解释,欧洲中部的这些国家是西方的崇拜者和盟友,关注他们的需求和愿望是符合西方礼仪的------但每一次得到的答案都是:在更广阔的图景中,他们算不了什么。”因为“西欧人更关心的是俄罗斯而非它曾经的卫星国,他们更关心本国问题而非东方邻居的期许。”看到这里真感觉像发现了一个真理,原来意识形态的对立完全可能只是对经济问题的遮蔽。我们50后这一代人,最好的年华都是在意识形态至上的年代读过的,我们的东西方概念就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对立,捍卫各自的意识形态好像是执行第一要务之举。现在看来,意识形态对立在欧美国家间消失后由地缘政治取而代之,实则还是不同民族国家或经济共同体之间经济利益。当然,特定的意识形态在实体的民族国家内还要发挥其特有的作用,但国家间的交往时完全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了。但作者并没有简单地站在西方的立场看问题,他认为“把东欧的民族感情看得一文不值也是过于草率的。”我感觉作者是同情东欧人,至少是同情东欧的知识分子的。因为“东欧的知识分子都向往和嫉妒巴黎(城市的本身及形象)。”而今天的欧洲代表了繁荣自由的经济共同体,东欧人在1989年之后希望回归欧洲是理所当然的。当然作者不是理想主义者,他还是从欧盟的立场出发,认为东欧国家请求都加入欧盟是不可接受的,而欧盟的议长和外长和一批学者也都赞成作者的这一观点,我作为外行也觉得很有道理。

 








 

 

 

共获得积分:0 ,共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