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家常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8-18 14:39:05

标签:zjkzxd 火车 杂感 卧铺 软座 

 

 

 乘坐火车杂感zjkzxd

 
      我1955年初春第一次乘坐火车。几十年来,乘坐次数难以统计。乘坐火车的感受,也有许多不同。
      2017年8月16日,从山城张家口乘坐Y518列车前往狮城沧州。外孙女在沧州就读初中,而去陪伴。车票是女儿从网上购买、到车站取的。这是软坐车票。票价为100.50元,而硬座为64.50元,贵出三分之一强。若是自己购票,还是会选择硬座,毕竟既是白天,又不是很长时间(七个小时多点)。不过,看着车内乘客及上下车的情况,还是很令人难忘的。列车刚发车,车厢有一些空座,我以为这或许正常。这种车厢,设计席位就少,又未满席,很显得宽松。待到下一站,便上了一大批乘客,车里已经看不出来宽松。又过一站,已是座无虚席了。乘客中,年长者不多,寥寥无几。有少数带幼儿者。多数乘客为中青年人,有几个同行的都是领着四五年级小学生游玩的中年人家长。更未料到,他门行程并不远,到北京西就下车了。接着没有料到的是,北京西站下了一大批乘客后,上车的不多,车上又有了许多空座。这样的状况,一直到我在沧州站下车。这种情况,不知道是偶然还是常态。但我看到了。
 
      我乘坐软座,之所以少,是工作期间早年,不够乘坐的条件(级别限制);改革开放了,受到经济条件限制(有钱即可);退休自由了,又舍不得花钱。曾经买过一次软席,那是急着出门,又买不到硬座,只有软座,不得已而为之。此次软座,若不是女儿购票,恐怕也就避免了。
       坐在这趟车上,就不由想起前不久乘车的一件事来。几个同学在武安长寿村度假从邯郸返回,也是由女儿网上购票。从家去邯郸,乘坐夜间车,这次大家都买了卧铺,以保证休息。而在前年去邯郸乘坐这趟车,还有几个同学不舍得买卧铺,坐着硬座到达目的地。返程的时间在白天,八个小时左右也就下车了。告诉女儿买硬坐票即可。女儿买票后告,买上了卧铺票。我和同学们,都觉得有点儿奢侈和浪费了。我们估计白天的卧铺车上,空空如也,也就是我们这样的几个老年人吧。上了车后,和我们想像的大不一样。卧铺车里,也同样不少的人,许多都是年轻小伙和姑娘。既然有了卧铺条件,车上温度也一下子舒适起来,就先躺一会儿吧。没想到竟然一下子睡着了,且很实,不知道他们睡了多长时间。他们几个先吃了午饭,才把我叫醒。这也是在长寿村习惯了凉快,到邯郸住了两个整天,热得未能休息好(据在邯郸居住的大姐说,还是赶上了不大热的天气)。这个卧铺也太有用了。大家说起这张卧铺票,有了同样的感受。并且自我检讨,消费观念实在是落后了。
      改变观念,难。刚不久前检讨过的事情,在乘坐软席车上,重新显现。这是大约总是与以前相比而满足的缘故。
       我在1968年工作。在此之前直至到七十年代中期,从郊区乘坐火车到市区不方便(那时候汽车还不如火车),列车次数少,条件也很差。火车的座位,还是"硬板",后来才陆续換成了"软座"即一直延续到现在的老旧的"绿皮车"。如果从南站换乘到市内的火车,那就更简单了。所谓车箱,就是"罐子"车(有顶篷的货车)。车箱里,围着车箱靠"墙"安装了木条长椅(如同现在街头纳凉的木椅),供旅客坐。好在乘坐的时间不长,除了等候时间(换车的人不出站直接上车等候)长短不等外,开车后十多分钟便到。冬季里,车箱中有个大铁炉子,炉子用铁栏杆拦着。人们可以手扶栏杆,围着炉子取暖。当然,那时候的人们穿得厚实,有御寒能力。因为在正常的列车上,冬天里感觉到冷,也属于正常。人们冻得直跺脚,也"无怨无悔",因为这也比乘坐公交车好得多。
      火车的次数少,带来的不便,深有体会。参加工作从下花园到了宣化。这都是张家口市的郊区。周末回家,只能等到半夜才有火车。返回,也是起五更赶车。虽说是五十来里地,甚是不便。1975年秋,母亲病重。我在周末下早班后回家,更感觉到这一点。早班在四点十分就下了,回到宿舍,整理完毕,也到不了五点钟。而要坐车,则需要等到零点左右,列车半个小时多点到达。后就下决心步行回去。下班后大致整理一下就出发。一般在晚上十点钟也就到了。走过几回,也不觉得很远了。既提前时间回到了家,又节省了五角钱车票(当时生活费在每天不到四角,上夜班的夜餐费二角)。
        更使人难忘的,是因交通不便而未能赶到距离一百来里地远离世母亲的身边。那是拖了一段时间后,从宣化到市机关工作报到的日子。这天,上午我从宣化到市內,下午便接到电话,后又电报、电话,告知母亲病危速归。可是,没有火车(也没有现在发达的公路交通系统)立即动身,还是等到半夜的那趟。这又不像在宣化,徒步回去就是了。从张家口走回去,得十二个小时(那是在1967年,曾经和同学们徒步从下花园到张家口一一恰恰是机关所在地)。只能焦急地等待。当下车直奔家中后,母亲已经走了。如果是现在的交通条件,不要说汽车(包括出租车),即使坐火车,也能回到母亲身边,看她最后一眼,送她上路。
      车上的拥挤,也是常态,但比现在的春运好一些。到市机关工作一段时间后,便时有到省会出差。从张家口市到省会石家庄市,没有直达的火车,必须到北京中转。中转签字,基本上是无座的,且车上的人也多(为了赶时间不能等的)。上车后,一直站到保定车站,人们下车后,腾出的座位,可以坐到石家庄了。那年月,还未有全程对号一说。就这样,度过了若干年的出差。后来,火车多了;再后来,机关汽车多了,有些就不用坐火车了。忘记到了什么年代,张家口有了直达省会的火车。此时的我,已经回到企业工作,与省会无缘了。
      那时代,虽然车少、设备差,但车上的好风气也是现在没有的。现在的人们,对火车发性的好事,也就是从雷锋故事中了解一点了。车站帮助人们联系有关事情、列车员帮助"捎带"孩子,列车员忙活着为旅客送开水,也常有旅客帮着倒开水、清扫卫生的,硬座车厢内小桌上,都配备两个水杯公用,餐车送饭统一的铝制品饭盒等。当旅客比较多还不至于拥挤不堪时,列车员、列车广播会提示,大家挤一挤坐,两人座坐三人,三座位坐四人,使更多的人坐下。当然,见到抱孩子的年老体弱的,让座的也是常见的。至于主动轮流坐一会儿,人们也习惯。现在,平时全程对号入座,一旦买不到座号,那就只能全程无座位了。至于春运的特殊性,是现代的产物。在早年的人们,谁也未曾料到,更不可能亲身经历了。
       有的话说出来,或许有人讽为痴人说梦。如果能够把当今的火车运输条件、车辆先进的设备,与早年全心全意为旅客着想、为旅客服务和旅客间的相互信互爱,有机地结合起来,那该多好!
      不论他人怎么看,我坚信,这样的一天,一定会有的。
 
       
        
       
       
 
   
       
       

共获得积分:0 ,共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精华文章

喜迎大学毕业五十周年——记淄博聚会(1)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