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8-22 10:59:52

标签:欧洲 理性 理想 

所评书籍:《论欧洲》

查看更多书评>>

该作者的文章:

《论欧洲》的作者用《彻底告别》作为本书最后一章第三章的标题,我想这是要给读者一个明确的结论,这是在前两章讨论了统一欧洲的愿望和分裂的必要之后,以1989年之后欧洲的巨变现实为依据,最后得出只能是彻底告别不切实际的幻想的结论。这一点作者在这一章的结尾处说的很具体,“1989年之后的风云变幻引发了略显难堪的收缩过程,一边是坚持扩张的美好愿望,一边是眼前困难的紧迫感和退回‘欧洲堡垒’的需求,两者发生了冲突”。这种冲突使本来就不太可能的欧洲统一成为完全的不可能了。接受结论读者早就有思想准备,所以我更注意的不是这个具体结论的内容,而是欧洲人思考这样问题的思想背景,怎样在思考中解决历史和现实的关系,孰轻孰重,这对我来说确实耳目一新。

最令我感到新奇的是欧洲人对二战这段最近的历史的态度。他们认为:“如果不是西欧人快速把战争抛在脑后,许多战后欧洲国家的重建将艰难得多,更别提任何欧洲共同体了。”这和我们可是太不一样了。前几天又是8.15日本投降日,至少网络上又是一片“不忘国耻”的喧嚣,还有每年的9.187.7事变纪念日时,也是全网一片“牢记”和“不忘”如何如何的,感觉就像恨不得要再次“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似的。我不算太认真地想过,和日本的民族仇恨何时才能了结,什么时候才能互相感觉是友好的邻居。不然,我们都要几次被提醒我们曾经被屠杀和蹂躏,而又真没啥合适的方式找日本人报仇雪恨,这不弄得自己干憋气吗?我们一方面自己不忘记那段历史,还得每年几次提醒日本人要正视历史。这不,8.15时日本首相安倍又向靖国神社献祭了,我们马上又得交涉和抗议,真是又麻烦又不愉快。如果德国和法国这对历史上多次兵戎相见的国家也这样揪住历史不放,那欧盟的这两个带个顶梁柱国家真是没法合作,欧盟也真是很难发展到今天这样的。那么欧洲人怎样看待这段历史呢?作者说:“‘欧洲’在回归的记忆面前极为脆弱----过去不仅仅是理解之源,也是现实的负担。”现实的负担!说得真是太好了,我觉得自己能理解历史上的战争和民族仇恨对后来人造成现实的心理负担。抗战离我们越来越遥远了,难道我们愿意子孙后代永远承受这样的负担吗?当然,我也没有啥好办法,既能“不忘国耻”,又能心里轻松没有负担。作者是历史学家,当然他不会支持虚无历史的做法,但是他在书中引证另一位历史学家的话说:“遗忘或者说历史错误是民族史的关键要素,因此对于民族而言,历史研究的进步经常是个威胁。”威胁!真是多明确地指出了历史研究的一个弊端,而且不是一般的弊端,是上升到对民族的威胁的高度来看待的。我真是学习了,以前感觉研究历史是做学问,是只有益而无害的事情,看来人家欧洲人对历史研究认识得真全面,研究历史一方面能对现实问题有理解之源的作用,但同时研究得太“进步”,也是对一个民族构成现实的威胁。这些是历史学家们的观点,现实中的欧洲人怎样做的呢?他们对二战只记得“我们开展了抵抗,我们赢得了战争”,而更多想的是“我们将建设一个更美好的家园。”作为世仇的德国和法国,都不纠缠战争的历史,在两国关系上是:“你们假装不强大,我们假装没注意到你们的强大”,互相心照不宣。德国早已成为欧洲第一大经济体,如果法国和其它欧洲国家认为是德国军国主义复活了,那还有好?我读到这些只能是赞叹欧洲人的理性的力量。当然我们也不是不懂这样的道理,我们曾不纠缠于文革时的仇怨,提出团结一致向前看,以致现在对文革已经做到不提不念了,效果不错的。那亚洲的民族和解能不能学学欧洲呢?我个人是真不愿背负历史的负担。

欧洲人确实非常富于理性,看问题非常现实。他们不纠缠历史旧账,把精力都用于分析和处理现实问题上。战后他们积极组成欧盟促进欧洲经济恢复和奇迹般的发展,并不理想主义地追求欧盟的无限扩大。特别是在1989年后,他们认为:“任何让欧洲进一步扩大的举动只能会使现有利益受损。”因为吸收东欧国家,将会成为欧盟“沉重和不受欢迎的负担”。书中的数字是很具体的,“根据1994年贝塔斯曼基金会的研究预测,仅‘维谢格拉德集团’(指波兰、捷克共和国、斯洛伐克和匈牙利四国)每年就将消耗欧盟200亿马克的直接支付”,因为其中最发达的匈牙利的生活水平不级欧盟当时平均水平的一半,再加上非经济因素,大多数东欧国家与欧盟成员的标准想去甚远。总之,就是欧盟这些富国不愿带东欧那些穷国一起玩儿。我看这没啥不对的,无论什么高大上的政治正确说教,也不该左右一个民族国家首脑对本国国民负责的决策。欧盟那边好像没啥必须遵守的国际主义义务,自然不会去慷国民之慨在经济上援助东欧的穷国。作者这么一说,我更是感觉欧盟没有向东欧扩大的可能了。欧洲人是非常现实的,看到现在的欧洲已经不像从前那样繁荣,“今天的西欧,随处可见荒凉的卫星城、破败的城郊和绝望的城市贫民窟”。曾经,“各种形式的福利是近年来欧洲人取得的最伟大的成就”,但“这个为经济繁荣时期设计的制度现在面临着严重的压力。”“大多数欧洲政界人士清楚地看到,最大程度的福利国家不可能无期限地维持下去。”“西欧福利国家面临的主要危险是人口的老龄化,这甚至比失业更为严重。”我在这儿引用了这些书中的原话,是想使作者的观点和论据明显化,而具体的数字就不再罗列了。这本书是写于1996年,当时作者看到的问题后来都明朗化,先是出现了希腊债务问题,后来干脆有英国退出欧盟,更有预见性的是将移民问题列为欧盟面临的巨大风险,那时还没出现后来叙利亚内乱以来这样的难民潮,作者真是有先见之明的预见,难怪欧盟的政要都对这本书推崇备至。

这本书在3章内容之后还有一个后记,看了一下就是再次概括无法按相同标准吸收东欧国家,按相同的标准加入欧盟的问题,没有更深入的问题了。这本书在欧洲政界很有影响,即便我不需要考虑国际问题的百姓也感觉很有教益,是不是自己过日子也是要把主要精力放在自己家里,在自己能过好了之后再考虑和帮助不如自己家的邻居的事儿……真是要学习欧洲人理性思考和现实主义做法啊。

 








 

共获得积分:0 ,共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