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9-01 08:39:40


 

                                               笑着活(1

 

1.

 

2015年春节,正月一天,我和家人去给我刚刚搬了新家的二哥“温锅”,中午一干亲戚推杯换盏。二哥二嫂从大三线回到老家,算是叶落归根,所以大家自然很高兴。

 

我喝了几杯白酒,基本算是正好,咱有酒量且不贪杯。

 

因为晚上要改几个稿子,那边还等着发,所以,回来就坐在电脑前看稿子。酒有点后劲儿,就打了一个盹,结果惨了,身子一偏,从椅子一侧摔了下来,也巧了,正好就塞到椅子和书柜之间的缝隙里。这一摔酒醒了,爬起来,觉得右肩头有点疼,夫人认定我这是肩周炎,老病复发,让我先躺到床上睡一觉,还给我隔着衣服贴了一帖热贴,说是舒筋活血。

 

我躺了不到一个小时,痛得龇牙咧嘴,觉得情况似乎不对。

 

下地,撩起肩头的衣服,看到肩胛远端出现了明显的塌陷,知道这是骨折了,一般说来,骨折的部位可以耐凉,不能热,夫人帮了个倒忙。

 

没办法了,只能去医院。

 

出了门打上车,急匆匆跑到医院急诊。

 

大夫先看了一下,就给出结论了:肩胛远端骨折。当然,还要有科学佐证,于是先拍X光片,后做CT,一通忙活,然后等所有的检查结果出来就住院了,要说运气不错,居然有病房,没睡走廊。

 

第二天是周六,原本这个副教授主任医生是要休息的,看到我这个情况,人家告诉我,我明天一大早来给你做个固定手术。

 

我很瞠目,就这么摔一下还要手术?我对他说:你给我捆绑打上石膏固定复位得了,做啥手术啊。

 

他的回答很让我沮丧:不是所有的骨折部位都适合石膏夹板固定,你这个部位肯定不行。

 

他给出的意见就是手术,植入固定钢片,一年后取出。

 

    当然,这种所谓的钛钢片分进口和国产的,他问我要哪一种。我说:你要是不取出来,我就要进口的,既然一年后还要手术取出来,我就国产吧,你看看咱多爱国。其实那有那么高大上,进口的六万四,国产的三万二,一倍的价格。虽然有医保,这毕竟算是挺大的额度,还是省着来吧。

 

   闻听我摔骨折了,一干亲戚纷纷赶来,我瞅着他们问:你们这是来围观嘲笑么?众人大笑。

 

2.

 

   我把所有的人都撵走了,夫人和儿子要留下陪床也被我驱逐。本来病房就不大,你们在这儿多有不便,再说,你们又不能替我分担什么,都走吧。

 

护士来做术前部署,一再叮嘱,夜里十二点之后不能进食,饮水等等,我深不以为然,我摔坏了肩头,和吃饭喝水有啥关系?但是,入了人家的门,就得听人家招呼,这是规矩。人要懂规矩,守规矩。

 

其实,真的是很疼,我只能咬牙扛着。

 

稀里糊涂一夜就过去了,按照教授副主任的说法,是最早的一台手术,早上八点准时开始。

 

家里人也不知道谁明白一些“规矩”,给主刀的副教授主任和麻醉师分别塞了红包。据说他们都很愉快的收下了。

 

人还没去手术室,麻醉师先来了,嘘寒问暖的,自报家门:您今天的手术我负责麻醉。然后七点一刻,一群护士在护士长的带领下,推着病床车就来了,吓我一跳:你们这是做啥?小护士说:叔叔我们推您去手术室啊。

 

我错愕了,我不就是肩头骨折么,腿没问题啊,至于你们来推着去吗?我坚决拒绝了她们的好意,人家看我态度很坚决也就没继续为难我。于是我在家人和护士们的簇拥下,坐电梯去了手术室。

 

那会儿医院的新手术室还没启用,老手术室供暖不大好,进了手术室,上半身被人家剥的溜光,然后弄一个小薄被搭着,我有点哆哆嗦嗦了。麻醉师还安慰我呢,您别怕啊,一针下去您就进入麻醉状态了。我心说:我怕个屁啊,我这是冻的哆嗦。

 

手术之前那些常规检查就不说了,反正也没有啥药物过敏史。所以,他们放心用药,大胆下刀。

 

扎了麻药人就不知所以然了。

 

醒过来是三个小时以后,这期间手术是如何做的,我是如何回病房的一概不知。反正是站着进去,躺着回来。

 

医嘱术后六小时方可进食饮水。

 

我醒了之后就觉得口渴的厉害。仔细端量一下受伤的右肩,包裹的严严实实。我要家人帮着我坐了起来,斜靠在被子上。这时候给我做手术的副教授主任医师进来了,他对我说:没问题,钢板植入的很成功,而且我缝合的刀口非常美观。说着,他掏出一个红包,塞到我被子里,很严肃的说:你们记住不是所有的医生都收这个。

 

那一瞬间我脸上火辣辣的。

 

3.

 

好不容易坚持了四个小时,然后在护士大呼小叫的阻止声中,我一口气喝了两杯凉白开。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

 

晚上的时候我把要陪护我的家人又撵走了,理由很简单,我不需要。其实手术完的第一晚,麻醉药效失去之后,那是真的疼,钻心的疼。

 

医生给我开了止疼药,吩咐说如果疼的厉害就吃一片。我觉得那玩意儿吃了对人体没啥好处,所以就硬扛了一个晚上,疼的厉害了,我就一个人在病房的长廊里来回走,几乎走了几个小时。

 

好事不出门,丑闻传千里啊。很快我的朋友们就知道我骨折手术住院,纷纷来探。

 

我对他们说:是不是来道喜啊?

 

这群损友袒露心迹:终于看到你也能在医院住一次了。因为他们知道几十年的时间里,我基本和医院是绝缘的。

 

我回应他们说:要不你们提前预演一下告别仪式?你们这可都是我实打实的“生前友好”啊,给你们提供一次免费预演的机会。

 

小护士们笑的前仰后合,我们却一本正经。

 

大家都是正经人,说正经事儿呢。

 

在医院住了五天,第六天,我找主任医师:您放我出院吧,我这除了肩头这问题,身体其他部位都正常,闷在这里可不行,会把我闷出病来。

 

人家也觉得像我这号的,所谓住院纯属于浪费资源,所以很痛快的批准了。

 

然后开了一堆药,留下N多医嘱,什么定期随诊,注意受伤部位的保护,不能做剧烈的运动等等。

 

吊着膀子,去坐公交车回家,因为在寒风里站了十分钟也没看到个的士。

 

刚上公交车,有人给我让座,我特别不好意思,坚持不坐,跑到车厢后部,居然遇到了一个熟人,他看到我这副模样,嘴巴弄出一个“O”的造型:你这是咋了,只能简单的汇报了一下光荣的骨折过程。然后坐到他让给我的座位上。

 

夫人耿耿于怀:没出正月摔成这样,简直触霉头嘛。

 

我不尽然:人吃五谷杂粮,谁知道有啥意外?

 

只是觉得不爽的是,原装的肩头,怎么就植入了一块价值三万二的钢板。

 

共获得积分:10 ,共1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怎样处理好与“阿姨”的关系?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