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家常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9-02 16:26:15

老“厨师”工龄五十七 

 

炒枪蟹(用砂锅炖过的)。

 

蒜泥空心菜(菜是自己种的)

 

葱爆猪肝,偶而吃下味道不错。


毛豆肉丁炒抱腌菜

 

排骨干贝花菜汤,我经常做花菜汤的。


葡萄美酒来一杯,加拿大冰酒,是我自己从加拿大带回来的。


 

          一般来说,我的生活是简单的。简单于它没有定规。但在这个“没有”之中,它却又是有“章法”的。这个“章法”,就是不能乱吃,也就是饮食均衡。有时候,我会将自己某一天的菜食在朋友圈里发发,尤其到过年时,还通过微信传授"做菜经"。说到这个“传授”,并不是“秘制”技艺,但做菜,与其他技艺一样,都有一些不可违背的“通则”。制菜与做菜,只有遵循了“通则”,那就是正确的。虽算不得“独家秘法”,也绝不会是“假冒伪劣”。比如说,制作霉干菜,比如说,制作抱腌菜,都有“传承”在里面的。

        大家都知道,我不是厨师,但我是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就从父母手中接过了生火,买菜,做菜的担子,这个做菜的“工龄”比我制衣的工龄要长得多多的了。那还是在1960年的事了,一算起来,五十七年了,正是困难时期的前期。那时,没有自由市场,都是国营菜场。不知为什么?那菜场常常在晚上八点左右卖青菜。当时,青菜也是稀罕物,家里如果有上一捆青菜,好像心里要安稳一些。我常常与左邻右舍同龄的小伙伴相约着早早去菜场排队。谁先到了,都会将大家的砖头摆好。一块砖头就代表一个位置。我们都是浙大子女,在买菜的队伍中,我们是年纪最小的,又去得最早,几个人一帮忙,排在前面,自然每人都能买到一捆青菜。

         有时候会买到小小的带鱼,被我爸爸称为“蛔虫带鱼”,这样的带鱼,就买上几只萝卜,切成丝,烧在一起。哎呀,这个蛔虫带鱼烧萝卜丝,我有好几十年没做过了。

        我烧菜的技艺,大多数是父亲教的。相对于母亲,还是父亲会做的菜比较多且精细,有不少诸暨的传统老菜我还没传承到手,同时,在“精细”上,我至今比不过父亲,我觉得没必要,其实是没那高超的刀功与耐心。所以,五十七年工龄的“老厨师”,虚长了。

       说到做菜,我母亲的妹妹那真是高手,我的父母有时会请姨妈到家里来露上一小手。还是真有手艺啊,后来姨妈家3个儿子中出了2个国家级名厨,至今名震杭州餐饮界。

       想到这些,我挺感谢父母以及我的叔伯姨妈等长辈们的,他们将热爱生活,喜欢动脑又动手的基因遗传给我了,让我能在生活中找到这么多的乐趣,自得其乐并乐在其中,这是最最重要的事了。
 

根据这篇文章所做的美食

上传我做的
暂无根据这篇文章所做的美食!

共获得积分:12 ,共1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蔬菜之王 话苦瓜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