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9-03 06:24:12


                            笑着活(3

 

1.

 

出院回家第一个月我遵从医嘱去做了一次复诊,给我手术的医生说没有任何问题,唯一需要注意的是受伤部位的保暖以及不能做重体力的事情。

 

但是,肩头嵌入了这么一个钢片,那感觉是相当之不舒服的。绝对是有异物在身的排异感。首先是无论你怎么保暖,受伤的那个部位始终是冰凉的,因为那里面有一个钢片,再者说血脉也一定不那么顺当,所以,受伤的肩头,一旦遇到阴天下雨,几乎疼的抬不起来。

 

但是,我知道,必须保持适度的运动。

 

于是到了四五月份,我尽可能的做一些运动。

 

就这样坚持了十个月,我觉得肩头恢复应当没有什么大问题,当务之急是早一点取出肩头的钢片。于是我先后跑了几次医院,医生说:正常的是应当一年后取出来,你那么急着取它做什么?

 

扛不住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医生说好吧,取出来吧。于是约定了十月下旬,住进医院取钢片。

 

相比于上次住院,这次住院我就更轻松了,终于要把肩头这块三万二的钢片取出来了,心情大好。

 

住进医院,一套常规检查。然后确定手术时间,医生说这个比较快,大约也就两个小时的手术。

 

这次不需要麻醉师了,因为医院的新手术系统已经开始使用了。

 

2.

 

   还是老规矩,站着进去。但是,到了手术等待区就不行了,人必须上病床车,据说新的手术系统下面有近三十个大大小小的手术室,所以,我仰面朝天的躺在病床车上,觉得七柺八绕的走了挺远,到了手术室。

 

新手术室挺阔,浅蓝色的墙壁,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小手术用不着那么多人,也就是医生,几个护士外加麻醉师。要说的是,麻醉也不用针麻了,直接是吸入式的麻醉。也就是一个面罩,按照计量给你吸入麻醉药。

 

趁着清醒我对医生说:你把取出来的钢片给我留下,他说:你要那玩意儿干啥?我说留作纪念。其实我心里是说,三万二,那玩意儿是不是可以重复使用?我不给你们这样牟利的机会。

 

进入手术吸入麻药,人事儿不知。

 

醒来,人回了病房,手术结束。

 

什么钢片,人家说那都是医疗垃圾,集中回收,统一处理了。这理由让你没法儿相信,因为这种钛钢片,完全可以回收重复利用,说的不客气点,我用的是不是第一次都不好说。三万二千多啊。就事儿论事,有的时候医闹也许是有缘由的。

 

当然,咱是一个高素质的人,不能为这事儿去和他们较真,苦笑而过,但愿没有下一个倒霉蛋吧。

 

信不信由你。

 

取出钢片的感觉就是很不一样,感觉轻松了很多。

 

在医院住了三天就回家了。

 

3.

 

2015年春天,我觉得自己算是恢复的一切都很好了,于是从库房里推出许久没骑的自行车,夫人坚决反对:你可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

 

啥意思?

 

我的意思你干脆就告别自行车吧。

 

那可不行,我必须骑下去,后半辈子就指望这点乐趣活呢。

 

夫人拗不过我,我就此恢复骑行。每周至少一两次,稍微长一点距离在六十公里左右,短距离环家周边也是差不多三十公里。

 

转眼就来到夏季,其实我很少夏季骑行,只要是天气太热。偶尔骑行一次,我都是很早就出发,赶在温度升高的时候就打道回府了。

 

八月中旬的一天,我决定骑个小长线,就是从我家出发去小城旅顺转一圈,来回也就六十到七十公里。但是因为早起有点琐事耽误了出发时间,走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八点半多了。也不赶时间,一路优哉游哉的骑着。

 

自从伤愈之后,其实我一直很小心,在路上,基本不快行,尤其是下坡路段,把车速控制在三十公里左右。

 

但是,这世界就是这样,小心也未必使得万年船。

 

在去旅顺的路上,一路我骑行的很顺利,而且也遇到了几个也要去旅顺的骑友,大家一路并行很不错。

 

但是,骑行到一半的时候,我看到了一条岔路,是去我们这里新开的一座植物园的路,这条路我之前没有跑过,觉得有必要走一次,于是我和几个骑友打了招呼,自己进入了这条岔路,临时改变了路线,不去旅顺了,沿着这条路做一个回环,大约也是在六十公里左右。

 

没想到的是,这一临时起意的改变,让我遭了一次罪。

共获得积分:8 ,共8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怎样处理好与“阿姨”的关系?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