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9-04 05:59:37


  笑着活(4)

  1.

  从骑入这条岔路起,我就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突然觉得有点吃力。

  不过也算正常,正午时分,骄阳似火,温度在三十度上下。这种骑行,要做的就是大量的补水。只要是夏季骑行,我一般出发的时候都会带两瓶水,一瓶茶水,一瓶纯净水。而且沿途还要做补充。

  脚下的路况不是很好,坑坑洼洼的,显然是欠修。不过山地车不太惧怕这个,只要减震好,路面差一点无所谓。其实我一直很小心,陌生的路况,速度基本就控制的二十公里左右。

  骑行了差不多三四公里的样子,前方的路况突然好了,显然这段路是修过了,路面平整,视野开阔。

  好在路上没有什么车,也就是说这条路算是人车罕至了。看到路况好了,速度自然也要提上来,平路我可以跑到二十四五或者再多一点,下坡如果是我熟悉的路面,我可以把车速控制在三十五—四十之间。

  意外发生,完全是一个小意外。

  上了一段缓坡之后,是一个看起来舒缓的小下坡,能有十几度的路面吧,视野毫无问题,我下行的时候车速在不到三十公里的样子。

  但是,在一个转弯处,问题来了。

  原本整洁的路面,就在弯路上,突然多了许多沙子,很细密的那种沙子。事后我分析,估计是拉沙子的车转弯的时候甩出来的。

  主要是天气热,人的精力不很集中,就在转弯那一刹那,车轮因为下面的沙子突然发生侧滑,也就是电光火石之间的事情,我再想控制因为毕竟速度在哪儿,整体车子失控,侧滑向道边的排水沟。

  一阵激烈的跌撞之后,人仰马翻。

  2.

  摔那一瞬间,我还是很清醒的,就在即将摔倒的那一瞬,我本能的跳出了车子,但是惯性使然,摔倒是不可避免的。

  我仰面朝天躺在小小的排水沟里,正午的阳光真它娘的刺眼。

  一片静寂,连鸹噪的蝉们都噤声了,被我吓的么?

  路面上没车没人,只有我的一部单车倒卧在沟壑里,还有我狼狈不堪的躺在沟里。

  无比幸运的是,那排水沟很浅,看样子也就尺八深浅。

  头上戴着头盔,一点问题都没有,再仔细看,右侧身体外部这一边,就四个字:血肉模糊。

  车舵把上的码表,以及手机,全部四个字:粉身碎骨。

  从胳膊到大腿,再到小腿外侧,全部都是擦伤。

  我坐了起来,摇晃了一下两条胳膊,感觉问题不算大,趁着没人赶紧爬起来吧,这丢人现眼的。

  我从背包里取出纸巾,蘸着剩下不多的纯净水,把胳膊和腿上的血迹简单清理了一下。

  狼狈啊,狼狈!

  骑行了差不多上万公里,摔成这样是第一次。

  看看周边环境,前不着村后不挨店的,当务之急是赶紧离开这里。

  觉得右手不大吃劲儿。用左手把车子从小沟里拎出来。

  果然大品牌的车子,抗造,这么摔基本毫发无损,心中窃喜,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我重新把双肩包背好,看了一遍车子确实没问题,上车继续前行。必须得找一个能有交通联系的地方才能脱困境啊。

  又骑行了大约两公里,我看到前方路边有个加油站,车子一拐,进了加油站。我想那个第一眼看到我的女加油工一定很困顿,自行车来加油,闻所未闻。不过当她看清我的情况之后,连声惊呼:哎呀天哪,你怎么摔成这样?摔成这样怎么还骑?

  我顾不得解释这些,问她有卫生间吗?她说有啊,你去吧。给我指了卫生间的位置。我把车依靠在加油站的房子边上。奔了卫生间而去。

  不是内急,而是想赶紧清洗一下创口。因为血肉模糊里面,揉了不少沙土进去。当然,从卫生的角度上说,是需要消毒之类的,可是当时没那个条件,就先用清水解决。

  我在卫生间把摔擦伤的部位清洗了一遍,突然觉得右肩头不是很舒服,我心里打了一个问号。

  3.

  世上好人多。看到我摔成这样,人家坚持让我到了加油站办公室里休息一下。中间又是人家午休吃饭的时间,一再邀请我一起吃,我谢绝。用他们的座机电话,给儿子拨了过去,儿子接电话之后我告诉他在什么位置,开车来接我。

  大约半个多小时,儿子开车来了。看到我这幅模样,一脸不悦:都和你说了,你这个骑行不安全,不听,看看吧,是不是摔了?

  我不想和这小子解释什么,对加油站的人连连感谢。人家居然还送了我一包自己种的菜,真的是温暖啊。当然,再后来我专程去过这个加油站,去感谢所有的人,都是后话。

  回到家,夫人的这通数落是少不了的。数落完了,我也吃完了饭,她非要让我去医院处理一下创面,我拒绝:去什么医院?不就是点擦伤么?她再三坚持,我说这样吧,门前不远处有个小诊所,我去哪里处理一下吧。

  于是去了小诊所,人家仔细的做了几次擦洗消毒,天气比较热,人家也不建议包扎,我也反对包扎。不过诊所的那个女医生显然是很有经验,她对我说:你这样会有炎症的,弄不好会发烧,开了一些消炎药。

  出了诊所的门,我瞧瞧去不远的药房,买了两盒布洛芬缓释胶囊,我心里有点预感,但我没说,我觉得肩头受伤过的部位又出问题了。

  夜里,果然发烧了,而且肩头疼痛感愈发厉害。我吃了两个胶囊。

  在接下来差不多一周左右的时间里,我基本就靠止疼药解决问题。一周后,痛疼感消失。我悄悄去了医院,找到给我手术过的医生,他看了之后很吃惊:非常明显,你这里又骨折了,都有明显的塌陷和刺出。

  我问他解决的办法,他说啥办法?重新手术再植入钢片,一年后再取出。

  这方案被我断然否决,我会重吃二遍苦,再遭二茬罪么?

  那他表示了无能为力。

  其实,我早就打定主意,就那样就是了。

  所以,我在同一个部位,两次骨折。这种际遇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吧?

  现如今,我的右肩头很明显的错位。当然,它不影响我什么,所以,无所谓就这样吧。

  经历,就是财富,管他是倒霉还是别的什么。你笑着面对,一切都能过去。

共获得积分:15 ,共15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怎样处理好与“阿姨”的关系?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