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9-04 20:32:11


标签:生死 人生 

                     向死而生

    向死而生,是李开复在记录与病魔搏斗历程所著的书名。这几天频频想到这个词,是因为看了@傲雪雄风 @殷南两位战友的故事。

两位曾经的战士,如今是另一战场上的勇士。他们的年龄并不大,但命运却将生死考卷提前递到面前。一位刚刚做过大手术;另一位在没有明显不适的情况下检查出胃癌四期,连手术都不能做。可以想象这个消息对于病人及其亲人该是怎样的打击。但经过短暂的心理调整后,两位战士选择了强者的答案。
@傲雪雄风,曾是一名将军,面对死神来势汹汹的进攻,镇定而清醒地判断,通达而果断地应对。在病榻上,他认真梳理过往历程,怀着对戎马生涯40年走过的6个“第二故乡”深深的眷恋,逐一用诗歌加以记录和讴歌。
@殷南,开始还责怪上苍的不公。痛定思痛,细查以往,忽然大彻,原来身体已经发射了信号,而自己竟毫无察觉。由此想到还有多少人处于这种不察的状态中,有必要敲敲警钟,不蹈覆辙。于是他写了《殷南告诉你》,详细将病情的发展、征兆和心绪告诉大家,宛如一位医生在耐心地指导病人。
《我的第二故乡》和《殷南告诉你》在网上“军旅警营”发表后,引起轰动。相识的和不相识的朋友纷纷通过各种途径表达对作者的关怀和敬意,送上由衷的祝福。
两位战友的故事,更引发了人们对生命的深层次思考。向死而生,便是勇士精神给我们的启迪,是强者的生命宣言。
向死而生,是对生死的新认知。自古以来人类最大的恐怖就是死亡。其实,有生必有死,死是生的归宿,无须违忌和恐惧。一个人的出生不能选择,死亡一般也不能选择。人在与死亡的搏斗中,打的是防御战,既要全面防御,又有重点防御,直到最后,总会有一道防线被攻破。所有防线永远牢不可破,那只是神话。神龟虽寿,犹有竟时,概莫能外。于是,病人也逐渐达观,据说医院也不再善意欺瞒,病人也不再谈癌色变。智者和强者都选择直面现实,积极配合治疗。医学的奇迹和成功案例无一不是患者积极乐观心态与科学治疗相综合的结晶。这是我们面对死亡唯一正确的、且能做好的一件事。
向死而生,是对生命质量的升华。设想,假如一个人预知自己生命终点的确切日期,那么他在终止的前一天、前一年或几年,一定会惜时如金,抓紧时间把最重要的事情办完,这段时光绝不会虚度。不知死焉知生。有句名言,你不能决定生命的长度,但可以掌控生命的宽度。从死亡的角度看人生,会懂得如何更好地活在当下。只有经过死亡的过滤,人们才会真正懂得什么最珍贵,什么是浮尘。其实,我们每一个人,不论是与病魔作战的勇士,还是健康者,都应该以这种倒计时的紧迫感去看待生活,珍视当下的分分秒秒。这是两位战友给我们最重要的人生启示。
衷心祝福我可爱的战友。谢谢你让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去重新审视人生。
 
                     
             
                  附             殷南告诉你(一)
病法曰:病者,家之大事,死生之间,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我今年六十一周岁,一生中去医院看大夫的次数很少,平时头痛脑热也就几杯温开水解决问题,于是对身体的异常变化不大在意。今年五月的胃镜检查,发现胃粘膜大面积水肿,活检的病理诊断查出是胃癌,随后的进一步检查,发现腹腔积液,说明已经是胃癌四期,连手术都无法做了。
苍天啊,大地啊,为什么一点早期预警都不给我?甚至至今都没有胃部的疼痛感。我不甘心,就算死,我也要死个明白。于是上网百度,查询与胃癌有关的信息。医学临床统计有这样的叙述:“1/3的患者虽没有明显消化系统症状,但可能出现不明原因的体重减轻、消瘦和疲倦无力”。看到这里,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不是苍天没给我预警,而是他太隐晦、太婉转而已。
1、消瘦,一年多来,朋友聚会时,时常就有人问我,你咋瘦了?你咋又瘦了?起初,我会说我苦夏,夏天掉几斤、冬天长几斤,体重十多年间始终在150~160斤之间。可是进入冬天之后,体重依旧在减,饭量也明显下降,这才感觉有毛病了,然而这些循序渐进的变化很难在初期引起警觉。
2、无饥饿感,回想这一年多来,“饥饿感”已经渐行渐远,到了饭点不知道饿,吃东西“打嗝”也时常不顺畅。这都与胃粘膜大面积水肿有关,胃内的敏感度下降(这也是没有疼痛感的主因),胃内空间变小变狭窄。这些现象是潜移默化的,真不易发觉。
3、胃寒, 2012512日在成都搞了一次电机系78级毕业30周年同学聚会,聚会的第一天傍晚,在酒店门口的阶梯上有个近二百人的合影,在合影的第一排中间有一个人比较特殊,他的右手护在上腹部位置,这人就是我。那天成都在下小雨,户外比大会议厅里显然要凉爽一些,而我那个看似不经意的动作,实则是习惯性的,因为夏季开车打空调时,都会找个东西盖在上腹部,这说明我的胃寒远不止五年。胃部对冷空气比其他部位敏感,这本身已经包含一个很浅显的问题,这里有毛病!而我又不是一个很粗心的人,为啥会忽视它呢?回想一下,认为是理念问题,我做事遵循奥姆剃刀原理,即简单有效,身体上的毛病能自己解决,就不会去看医生,胃寒时只要用手护上去,就如同发了气功,啥症状都立马缓解。这就是说,一个严重的病患,被我用一个简单的方法给掩盖了,而且是年长日久。
4、家族遗传病史,我姥姥、我母亲、我姨妈都是因胃癌病故的,她们都活了七八十岁,而我的几个舅舅却都长寿,都是九十岁以上,家族中其他人也没再发现有胃癌患者,所以从来就未在意这个可能的遗传基因缺陷,谁知道它恰恰就落到了我头上,显然是上帝把我安排在这个遗传概率统计的正态分布中心位置,太TMD关照我了。当我搞明白这个问题之后,我曾对孩子说,我的遗传基因里,有哪些是优秀的?我说不清楚,但是胃癌这个遗传基因缺陷,却已经是显像的啦,所以你将来要特别注意,不要重蹈我的覆辙。
病魔对我来说,已经中招了,现在就如同被阎王爷追赶着一般。但是我期望,我的教训能被更多的人知晓,早期预警实在是太重要啦!
                    殷南告诉你(二)
  当我被确诊是胃癌,尤其被确诊是胃癌晚期之后,消息迅速传开,亲属、同学、战友、朋友的各种问侯络绎不绝,同时为我荐医荐药的电话、短信、微信接踵而来,无论中西医、中西药,各有若干种,大家都是好意帮我,但是太多了,令我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胃癌晚期在临床医学统计中“预后”不佳,平均存活期在六到九个月,条件相对比较好的美国,晚期胃癌五年存活率也不足20%。显然企图寻找晚期胃癌治愈的医药,那就是在企盼奇迹发生,而我这辈子手气都不好,抓阄、置骰子、摸奖从来都不走运,除了做梦之外岂敢想哪位菩萨能给我送根仙草呢?因此,我必须降低期望值,也必须选择大概率事件,既不能等死,也不能甘当小白鼠。
因为我被从胃肠外科转到了肿瘤科,当医生要为我开单子下药之时,我提出了要求:
1、我被转到这里来,我的病情究竟如何?请如实告诉我。
2、请将你们的治疗方案告诉我,每一种治疗方法的有效率几何?
3、给我两天时间,我自己斟酌,然后我再决定接受何种治疗。
这个医生当即回答我:
1、你是胃癌四期。
2、化疗的有效率在40%左右。
3、基因检测是判断你是否可以做靶向治疗?只有16%的人符合靶向治疗的条件,而且基因检测和靶向治疗都是自费的,费用不菲。
  他还算坦率,但是他并未如实告诉我,靶向治疗也只不过平均延长存活期十到二十个月。
  随后,我再去比较别人给我介绍的中医,一二十个中医,半数以上都号称是祖传的,并都曾经治好过若干胃癌晚期患者,其中就有介绍人的亲属、战友、同事等。但是没有一个人告诉我这些中医治死了多少人,他们的成功率如何?
与西医相比,他们缺乏规范和客观评价的依据。甚至有人对我讲,你要百分百相信我介绍的中医,我说我可以相信,但你要拿出令我相信的理由。于是他发一段故事给我:
扁鹊曾告诉徒弟:
~信者医之,不信者不医!
徒弟不解:
医者不就是救人的么?
扁鹊说:
信者,患者本人意愿强烈,配合治疗,身体机能恢复快;
不信者,内心潜意识就暗示这肯定不行,他又怎么能配合治疗。是他喜欢带着一身的疾病,你为何要夺人之所好呢?!
请深入读懂这两句话!
天雨虽宽,不润无根之草;
医术再好,难度无缘之人!
暂且不论这段话是否是扁鹊语录,但就这段话本身来讲,他并未拿出令人信服的根据,这段话,扁鹊可以讲,不是扁鹊也同样可以讲啊。在性命攸关之际,我需要的是相对严谨可信的依据,最忌的就是乱投医、滥用药。
其实,我对中医没有成见,在部队新兵刚下连队不久,我们排就进驻防区坑道,在坑道期间,卫生员曾经给我们讲过课,教我们耳针的穴位和针灸方法,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对中医萌生了一点兴趣,到了八九十年代,还曾帮助别人搞过耳穴电阻测量的电脑诊病系统,为此对中医有了初步了解。2009年春季在北京时,曾持续多日胸闷咳嗽,看西医吃药吊瓶多日不见好转,在天通苑的一个药房里遇见一位中医老太太,她询问了几句之后,连把脉都没有,直接下药方,吃了她开的药三两天就见效了,后来得知,那是皇城根的雾霾所致,那阵子得此病的人很多很多。由此可见,中医中药在针对许多疾病、疫情方面是很有效的。
几千年来,世界各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医药体系,都是从发现医学,经积累发展成经验医学,后来在近代和现代科技的支持下,西医逐渐发展升华成实验医学。然而世界上大多数民族传统的医学都尚未升华,大多停留在经验医学状态,规范性严谨性都很差,因此与采用实验医学的现代西医西药相比,就必然逊色太多太多。屠呦呦的青蒿素能获得每年只有一个的诺贝尔医学奖,并不因为她的药是祖传秘方、宫廷秘方。青蒿素研制的方法、过程也没有采用传统中药的制作方法,更没有采用两、钱为单位的计量标准。它完全是按照实验医学的方法,按照西药的制作方法,按毫克计量,并公开药理和实验数据,提供大量临床统计数字佐证,这才会被世界医学界认可和广泛的使用验证。
此次我患重病,没有首选中医中药,不为别的,只为上述原因。几乎所有中医中药的说明里,都很少介绍病理、药理,也没有医学论证,更缺乏足够的临床统计佐证,而是仅仅采用大量篇幅去旁引博证,甚至是暗示。其实这不奇怪,这与我们的传统文化有关,我国历史上有过四大发明,但都属于发现性科学,而不是研究型科学。我们注重引经论典,却不注重多方论证;我们注重前人的经验,而不注重自己的实验验证;我们很多人主张先有立场后有结论,而不是先有研究方法,后有结论,而立场要立于结论之后。为什么会这样呢?看看数理化这些最基本的科学教育是啥时候才引进中国,就可想而知。十九世纪末清政府才开始创建“西学”的大学堂,才开始在大学引进数理化教育,而将数理化教育普及到中学,那都是二十世纪的事了,何况全国大范围扫盲还是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所以国人的数理化这种基础科学的教育差,而且很差,就不足为怪,因此,国人的基本科学理念不足,在这种环境之下的中医药发展就显然受到束缚、迟滞。
我的结论,中华医学、医药的发展,有赖于现代科学知识的普及,中医必须升华到实验医学,才会长足进步,中药必须西药化才有无限前景。

共获得积分:10 ,共1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精华文章

我的一次“犯傻”经历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