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9-06 09:09:47

  • 发表时间:2017-09-06 09:09:47
  • 最近更新:2012.7.8 12:00
  • 连载状态:
  • 读者推荐:1
  • 最新章节:
  • (1969年3月份秋叶下乡了,后来干了许多傻事,也遇到许多臆想不到的事情。现在想想觉得有点意思,所以写下来供自己、供大家一观,以便人们了解或勾起对那段特殊年月的知青生活的回味!) 公元1969年3月8日, 火车哼哼的从上海北站向前驶去,满载人员,满载豪情,也满载迷茫。 我于是跌进了回忆。 记得,2、3个月前,到我们陕北中学(现在又恢复原名:上海晋元中学)支左的葛排长兴冲冲的对我说:“东华,你是个好青年,听毛主席的话上山下乡干革命去吧。据说,学校最近有一批分到黑龙江军垦农场的名额,你报名吧,很光荣的。” 我望着这位淳朴憨厚的有着紫红脸膛的几乎接近于黝黑且发亮的解放军“叔叔”(其实现在我估计他当时比我大不了5、6岁,只是因为我身材矮小看人巨大而已),感激万分,因为我也将穿上和他一样的绿军装啦!只是没有红五星帽徽与红领章罢了。 我说;“葛排长,就请您帮我报名,好不?” 葛排长爽快的答应了。 不久,我的大名被公布在了学校最显眼的墙上。我看了是格外的高兴、无上的光荣,好像祖国的未来已然被我一人肩负。 哎,现在呀,我怎么对得起那老实巴交的可敬的人民解放军战士?我怎么能背着他偷偷的改变了前进的航行,不去边疆而是去苏北老家了呢? 等我抬起头,火车已到了无锡站。 无锡站与上海老北站一样热闹,大部分旅客也是知识青年。 砰砰砰,车窗被人使劲敲打得快要碎了。我看到靠右窗的乘客无奈的打开车窗,随即一位和我同样瘦小的男孩一头钻了进来,然后一大包一大包的行李紧跟其后飞了进来,把车厢过道与坐着的乘客面前堆的严严实实,像一座小山。 不一会儿,有4、5个青年从车门上车来到我们身边。他们把自己的行李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摞在我们的行李上,连我们的车座下也被塞满了,我们只好把自己的脚踩在行李上。 我父亲见我们的行李被压得不像样就艰难的起身站在座位上去整理。谁知道那帮人中的一个抓住我父亲的后衣角把他拖了下来。 这个家伙戴着假皮帽穿着假皮衣,身材显得十分魁梧,嘴里骂骂咧咧的。 我父亲很生气就与其争执起来,进而两人用手臂猛力的相撞着,嘴里说着不文明的话。 而坐在我对面的斯安兄弟俩埋着头不声不响,好像事情与他们不相干似的。 当时,我十分的看不起这弟兄俩。不过两年后这两兄弟在我们卫星新村乃至整个平民街道成了留城青年中的赫赫有名的八大金刚中的响当当的人物。 怎样帮助我的父亲? 我,一米五多一点的个子,实在是瘦小得很,肩不能挑担,手不能提篮;对方有五六个人,并且其中还有两三个彪形大汉。 力量悬殊,寡不敌众,不能让父亲吃亏,怎么办?我的小脸涨得通红,仿佛大火要从眼中喷射出来。 胆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我拿出水果刀使劲的打开,迅即的站到座位上,居高临下,只要那个敢与我父亲动手的家伙再动一动,我就准备猛扑上去,将水果刀插进他的胸膛。一场灾难似乎不可避免。 此刻,邻居阿姨站出来了,挡在他们两人中间。我记不起她说了些什么。忽而战事平息了。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父亲解危了,我放心了,因为我不想杀人而且我手中的水果刀不一定能够插进那黑皮衣的胸膛——我的力气太小太小啦。 当重新坐回自己的位子上时,我默默发誓,下乡后我一定要把自己的身体炼得棒棒的,做个强者,让人不敢小觑。(下乡后,我确实努力做到了) 我挺直腰杆,思绪随车飞向健我壮我的但是并不熟悉的老家——苏北扬州南乡。 待续:《女人堆里的小知青·知青生活3》点击可读。

章节列表

共获得积分:1 ,共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