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家常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9-07 22:47:15

                                                                             

                  老北京吆喝


     家里的电视坏了,只好买了个新的。今天晚上安装完毕,女婿在调试电视时,我忽然听到电视的声音里,夹杂着老北京的吆喝声。我对女婿说:“这电视有重声,还有吆喝声呢。”女婿说:“那是外面的声音。”他的话音刚落,这声音由远及近,“磨剪子嘞,戗菜都(刀)嘞——”,好熟悉的声音。我赶紧拿起手机,想把这声音录下来,转眼间,声音又由近及远了,这师傅一定是骑着电动自行车呢。
     这叫声音,不禁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听过的叫卖声。想想那时我也就七、八岁的年纪。大概是一个秋天的晚上,我们正准备吃晚饭,忽然听到“臭豆(呼)腐——酱豆(呼)腐——”的声音,像唱歌一样。那时我家很穷,平时连黄酱都不买。买盐的钱都得算计。但这叫卖声太好玩了,我对妈妈说:“我出去看看是干什么的。”到了大门口,看到这个吆喝人,才知他是卖臭豆腐的。赶紧跑回家把这事告诉了妈妈。知女莫若母,我小时候很瘦,很馋,在我家是穷养娇女。妈妈知道我是想吃那臭豆腐,就对我说:“要不买两块来吧。”记得那臭豆腐是两分钱一块。我接过妈妈给的硬币,拿着碗,连跑带颠的来到当街,记忆中那卖臭豆腐的人好像推着个架子车,车架的两边各有一个木头箱子,箱子里装着坛子,坛子里面装着臭豆腐。
     别的记忆都是模糊的,唯独我买的哪两块臭豆腐,至今历历在目,想起来口水直流。那臭豆腐要比现在的酱豆腐块大,方方正正有棱有角的,豆腐上面有粘粘的,灰色夹杂着浅黑色的汁液,闻着是臭味,可又觉得这臭里带着香。一路走一路闻着,把它举回了家。放到饭桌上,爸爸妈妈每人用筷子沾了沾,放到嘴尝了尝,哥哥弟弟每人夹了一小块,剩下的就留给我享用了。用筷子夹上一点点,放到嘴里,用舌头顶着上颚,再咂咂嘴,好吃,香——我想:卖豆腐人可能去我们那里吃了苦头,山高路远的,只那一次,再也没有见过走街串巷卖臭豆腐的人。
     没有亲口尝过臭豆腐的人,是体会不到它的香味的。记得有个婶子,她是平乡人,也就是山外的人。因为叔叔当年当兵他才随叔叔到了我们山里。他家更穷,冬天连窗户纸都买不起。夏天的晚上大家坐街的时候,说起臭豆腐。她说:“我就爱吃臭豆腐拌面条。”一个嫂子说:“那你就挝疙瘩鸡屎。”逗得大伙哈哈直笑。
     磨剪子戗菜刀这事我很熟,我哥哥就是这手艺人,号称:“昌平一把刀。”他磨刀非常卖力气,价格低,但不糊弄,很多人都愿找他磨刀。这是一种非常辛苦的活,又脏又累。由于磨刀要用到水,每到天气转凉的时候,哥哥的手上会裂很多口子,到了冬天,他的手指个个都缠着胶布。
     不光是磨刀磨剪子的手艺人,所有的手艺人都不容易,我们应该向他们致敬。前两天看电视时播“老北京小吃”看那“卤煮火烧”的制作过程,好感慨!美食的背后是辛苦,让我们感谢他们!

                 (图片来自网络)

共获得积分:14 ,共14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喜迎大学毕业五十周年——记淄博聚会(1)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