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9-08 14:56:18

标签:滇楠 银杏叶 赏析 

该作者的文章:

借物抒情伤银杏
——缅华新锐诗人滇楠《银杏叶》诗赏析
/林枫(郁文)
 
一千多年前,一位叫葛绍体的宋朝诗人,早上起来,看见高大挺拔的银杏树下落满一地翻滚的银杏黄叶,才忽然惊觉,岁功告成,一年又要过去了。于是写下一首题为《晨兴书所见》的七言诗。诗曰:等闲日月任西东,不管霜风著鬓蓬。满地翻黄银杏叶,忽惊天地告成功。
一千多年后,一位旅居缅甸仰光,笔名叫滇楠的缅华新锐青年诗人,也以“银杏叶”为题,借物抒情,伤春悲秋,感叹时光易逝,青青不在的失落情怀。
 
银杏属落叶大乔木,别名白果。四月开花,10月成熟。又称鸭脚树、蒲扇、“公孙树”。有“公种而孙得食”的含义,是树中的老寿星。树干高大挺拔,坚贞高洁;叶互生,成扇形,黄绿相间两面,极具观赏,为历来文人雅士所喜。 唐·王维有《文杏馆》诗“文杏裁为梁,香茅结为宇。”李商隐有“卢家文杏好,试近莫愁飞”诗中文杏即银杏。宋·李清照、杨万里等都有作银杏的诗句。
同样,出生于缅甸掸邦腊戌书香世家,才华横溢的缅华新锐诗人滇楠,对银杏也是情有独钟,贯穿在他的诗中。以银杏叶为“中心意象”,一层层铺垫开来。诗人抓住银杏叶一层层一点点由绿变黄这个过程,巧妙地比喻、烘托人由苍葱翠绿的青春年华走向黄叶飘落的金色中年。于是感叹还没来得及“梳一梳/春染绿了的发”以至于“蹉跎”了“浓荫如幕韶光”。如今,诗人“在秋风萧瑟的季节/来到这里,看见“一片一片”“思念熬透的金黄”的“飘落的叶”。当诗人“轻轻的踏过”“铺满”了金黄色银杏叶的“小道”,他深情无比的咏叹“每一句沙响/都是足下/呻吟的悲伤”和“无奈的辉煌”!银杏叶在这里成了诗人“记忆的鳞片”。诗人托物起兴,借物抒情,追念昨日的美好青春,一去不回;徜徉在金灿灿的银杏落叶中。感受着一种淡淡的悲伤!
 
如此钟情银杏叶的诗人,还有一位世界级的德国著名诗人、科学家、植物学家、哲学家歌德。1815年9月,歌德写了一首名为《二裂银杏叶》的诗,在其诗中亲自贴上的两枚银杏叶,寄给了玛莉安.魏尔玛。诗人对银杏神奇的二裂扇形叶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并力求从哲学上求得解释。其诗如下:
生着这种叶子的树木
从东方移进我的园庭;
它给你一个秘密启示,
耐人寻味,令识者振奋。
它是一个有生命的物体,
在自己体内一分为二?
还是两个生命合在一起,
被我们看成了一体?
也许我已找到正确答案,
来回答这样一个问题:
你难道不感觉在我诗中,
我既是我,又是你和我?
歌德诗中,最耐人寻味是最后这两句“你难道不感觉在我诗中/ 我既是我,又是你和我?”。诗人与银杏叶融为一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为表里,这也是诗人滇楠这首诗的最高境界。
清人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上卷中说“境非独谓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
我认为,滇楠这首诗语言精致,有着余音袅袅,含蓄不尽的艺术特色。是他近来的一首力作。不知读者以为然否?
应当感谢“五边形诗社”的才女诗人云角明惠云,为滇楠兄的这首力作在“喜马拉雅FM”网站上亲自配乐朗诵。她以低沉婉转,韵味深沉的女中音音色,形象完美地再现了原诗的诗情画意。可谓相得益彰!我把它一起贴出来与大家分享欣赏。
 
2017.9.7
于昆明文瑞书斋
【《银杏叶》滇楠】MP3|声音|录音免费下载_在线收听-喜马拉雅FM
 
 

共获得积分:7 ,共7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