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9-10 15:57:30

该作者的文章:

 

九皋斋笔记(四)

炳烛而学

师旷论学

    西汉刘向编《说苑· 建本

    晋平公问于师旷曰:“吾年七十,欲学,恐已暮矣。”师旷曰:“暮,何不炳烛乎平公曰:“安有为人臣而戏其君乎?”

    师旷曰:“盲臣安敢戏其君乎!臣闻之,少而好学,如日出之阳;壮而好学,如日中之光;老而好学,如炳烛之明。炳烛之明,孰与昧行乎?”平公曰:“善哉!”。

    [译文]晋平公对师旷说:“我今年七十岁了,想要学习,恐怕已经晚了。”师旷回答说:“既然晚了,为什么不把烛灯点燃呢?”

    平公说:“哪里有做臣子的人而来戏弄自己的国君的人呢?”师旷说:“双目失明的我怎么敢戏弄我的君主呢?我听说,少年时喜好学习,就如同初升太阳的阳光一样灿烂;中年时喜好学习,就像正午太阳的阳光一样强烈;晚年时喜好学习,就像拿着蜡烛照明,人生哪有不拿着烛火照明的时候呢?点上火把走路和摸黑走相比,哪个更好呢?”平公说:“说得好啊!”

    师旷,字子野,山西洪洞人,春秋时著名乐师。他生而无目,故自称盲臣、瞑臣。为晋大夫,亦称晋野,博学多才,尤精音乐,善弹琴,辨音力极强。以师旷之聪”闻名于后世。

    刘向(约前77—前6) 原名更生,字子政,沛县(今属江苏)人。西汉皇室,经学家、目录学家、文学家。

苏洵,二十七,始

    《三字经》:“苏老泉,二十七,始

     北宋明道元年(1032年),苏洵母亲史氏病故,葬于眉山县修文乡安道里苏氏祖坟。苏洵第一次上欧阳内翰书说:“洵少年不学,生二十五岁始知读书,从士君子游。”时间实已太晚,何况一开头的时候,态度又不很认真,仗着聪明,看看与他同辈的人,都不见得比自己高明,以为读书没有什么难。但是到第一次应乡试举人,他却不幸落第。这次失败,使他痛自检讨,再搬出几百篇自己的旧作细读,不禁喟然叹道:“吾今之学,乃犹未之学也!”愤然将这批旧稿,一把火烧个干净,决心取出《论语》、《孟子》、韩愈文来从头再读,继续穷究诗书经传诸子百家之书,贯穿古今。每日端坐在书斋里,苦读不休者达六、七年,并发誓读书未成熟前,不写任何文章。此时,苏洵已二十七岁。

 所以,欧阳修《老苏先生苏洵墓志铭》中写:君少,独不喜学,年已壮犹不知书。职方君纵而不问,乡闾亲族皆怪之。或问其故,职方君笑而不答,君亦自如也。年二十七始大发愤,谢其素所往来少年,闭户读书为文辞。岁余,举进士再不中,又举茂才异等不中,退而叹曰:此不足为吾学也。悉取所为文数百篇焚之。益闭户读书,绝笔不为文辞者五六年,乃大究六经百家之说,以考质古今治乱成败、圣贤穷达出处之际,得其精粹,涵畜充溢,抑而不发。久之,慨然曰:可矣!由是下笔顷刻千言。

    苏询读书还有一则认墨为糖佳话。

相传有一年的端午节,程夫人看他一直待在书房里,连早餐也忘了,特地剥了几只粽子,连一碟白糖,送去书房,没有打扰他便悄悄地走开了!近午时分,收拾盘碟时,发现粽子已经吃完,糖碟原封未动,然而却在砚台的四周,残留下不少的糯米粒,苏洵的嘴边,也是黑白斑斑,黑的是墨,白的是糯米粒,原来苏洵只顾专心读书,把砚台当成糖碟,蘸在粽子上的,是墨不是糖。

苏询终于和他的两个儿子苏轼、苏辙齐名,列唐宋八大家。

冯玉祥花甲学英语

抗日爱国将领冯玉祥(1882—1948)出身贫苦农家,没有上过几天学。10岁从军12岁入营操练1902年入新军,从此戎马倥偬。1946年冯玉祥将军去美国时已是60多岁的老人仍以顽强的毅力学习英语。每天他很早就赶到离住所很远的补习学校去听课回来后,又用听唱片的方法提高自己的听力和理解力。他还常找一些朋友练习英语对话。为避免访客打扰,学习期间还在住所门口挂上冯玉祥死了的牌子等学习结束再换成冯玉祥复活了。经过近十个月的刻苦学习他不仅能看懂英文书刊还能用英语讲演。

无论古今,凡愿读书者,坚持不懈,专心攻读,总能所获。老人亦然。

共获得积分:0 ,共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