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9-10 16:00:41

标签:战争 电影 敦刻尔克 和平 

所评书籍:沉疴遍地

查看更多书评>>

该作者的文章:

 

            

日前看了英国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执导的电影《敦刻尔克》。以我的欣赏水平来说,这就是一部二战题材的灾难片,从头至尾都是跨海大撤退中的恐惧和死亡,对观众的恐怖冲击波一浪高过一浪。先是海滩上排队等候登船的士兵们遭受德军飞机的轰炸时全体卧倒,等敌机飞走后好多士兵再没能站起来;长长的一队士兵总算排到登船的栈桥上,马上就要登上接他们返回英国的军舰了,这时敌机又来把栈桥炸断;总算登船在船舱里有了面包和茶水的士兵还是好景不长,这艘船不等开船就中了德军的一枚鱼雷;不少侥幸跳海离船的士兵也没能逃脱厄运,泄露的燃油起火又把水面变成火海一片……死亡,死亡,影片告诉人们,战争的主旋律就是人的死亡。这几天网上因这部电影的热映而热议起敦刻尔克大撤退来,好多评价是这次大撤退是二战的转机,因为有了这撤退回到英国的33万士兵,才有了日后反攻开辟第二战场的有生力量。这样的评价从二战史研究的角度来说固然不错,但是从人道主义的角度看,战争的继续对士兵来说则是持续的灾难。一定有好多好多1940年从敦刻尔克撤退回到英国的士兵,在1944年时又牺牲在了诺曼底登陆的海滩……想到死亡我可真是很害怕,死后那种虚无至少是无边无涯,永无光明前景的黑暗吧,真是不敢想象。和平年代的老年人到时候寿终正寝也就罢了,但战争年代的士兵年轻轻的就死在战场上真是太不公平也太可怜了。这位英国导演很可能也有一点我这样的想法,因为他没有在电影里展示大国领袖的运筹帷幄,也没有把电影拍成将军和士兵们所向无敌的英雄主义诗篇,贯穿影片始终的就是一群群无名的士兵们的求生和死亡,这应当是这位导演在向人们展示他永远拒斥战争的祈愿吧。

这部电影热映,是反映了人们珍爱生命的意愿。普通人有这样的意愿,二战时盟国的领导人们也有这样的意愿,而且他们在战争结束前就开始谋划战后世界的格局,尽可能的使这样的战争悲剧不再重演。我想他们那样的高端思考、商议和决策至少是有国际政治理中的均势原则的起点的,即保持对立双方力量的势均力敌状态,靠双方都不敢轻举妄动的情况下维持和平。二战后确立的雅尔塔体系就是这一原则的产物,主要在欧洲对峙的华约和北约两大军事集团确实这样势均力敌地对峙了四十多年。说起来这样的冷战好像不太祥和,其实就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势均力敌的冷战,才成功地维持了世界和平那么长的时间,才保证了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不用上战场送命,这样的和平的受益者也包括我们中国的50后有了免于战火的童年、少年、青年和晚年,政治家们避免战争的思考的效益就是长远。当然了,二战后至今再没有发生世界大战也不全是那一代政治家们思想家和领导人的功劳,我现在正在看的美国人托尼.朱特写的《沉疴遍地》一书才知道,原来经济学家们考虑得比政治家们更根本更长远。他在本书第二章《我们失去的世界》中说,1946年去世的著名英国经济学家凯恩斯早就在分析二战爆发的社会经济根源。凯恩斯认为:“正是中产阶级的恐惧和不满导致了法西斯主义的诞生。将中产阶级重新束缚到民主制度上,是战后政治家们面临的首当其冲最重要的任务-----而且绝非易事。”这段话好理解的,因为凯恩斯主张需要用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介入市场经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不能放任价值规律那只“看不见的手”而完全不管。希特勒是用“看得见的手”的作用发展了德国经济,降低了失业率也使中产阶级得到发展。这样的利益使德国人普遍希望国家强大能保护自己,于是便滋生了法西斯主义生长的土壤。所以避免战争要使民主制度下的政府也能保护中产阶级的利益。他认为国家的力量能保证战争的进行,也应当能保证和平环境下政府发展经济。凯恩斯的经济学理论我也多少懂一些,这里理解到的一点就是国家计划能发展好经济,而且也是避免世界大战的根本方面。但是这本书并不是完全认同凯恩斯的理论,而是认为其有时代和历史的局限。

我还没往后多看呢,但现在就能赞成作者这样的基本观点。书嘛,毕竟是写在前些年的,至少那时朝核问题还没出现。近来的朝核问题弄得全世界都紧张,作为朝鲜邻居的东北人更是担心万一朝鲜出现核事故怎么办。网上有文章说,朝核问题比苏东巨变更能标志二战后确立的雅尔塔体系的完蛋。但我看标志也只是标志,毕竟朝鲜问题还是和雅尔塔体系相关。如果没有雅尔塔体系的“均势”原则,哪来的原来的东西德、北南越和现在的南北朝鲜,局部的势均力敌还是能维持冷战的。维持冷战就避免热战,这么想想就能增强点安全感。但这样的安全感不能完全表明凯恩斯理论的时代背景完全没变。变化是绝对的,凯恩斯如果看到当今的时代,也可能要对他的理论增添些新的判断。就按我很外行的眼光看,“看不见的手”和“看得见的手”的问题永远也讨论不完,因为二者都是市场所需要的,而且二者的运用又不可能有个确定比例的界限。就能就业问题来说吧,以前我们就业都是政府计划安排的,真是做到了大家都有工作可做,现在的年轻人可能很羡慕。但其实是分配给每个人的工作岗位是不能自己挑选的,而且要求大家都要有“螺丝钉”精神,要干一行爱一行,被分配到不喜欢的工作也得干到退休为止;但现在按市场需求自由就业了,每个人都可自己自己去选择工作了。但现实是好多大学生工作都非常困难,好多人往往也是要去从事自己并不喜欢的工作,所以是两种就业环境,一个就业结果;再如住房问题,以前计划经济时是福利分房,一点钱不要的(有微不足道的租金),听起来也够诱人的。但其实是单位并不能满足所有职工的刚需,人们都是按资历排队等着分房。年轻人分到住房的话也是老职工倒出来的小旧住房,之后再排队等着改善住房,等改善到比较满意的住房时,基本也就接近退休的年龄了;现在住房商品化了,房子都摆在那儿,但不是谁都买得起的。同样的,如果不靠父母的话,年轻人要住上比较满意的住房,恐怕退休前能买起就不错了。哦,话说回来,这些问题毕竟都是和平年代的小问题,要用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中的话来说,大家都是“生活在幸福之中”的,毫无疑问,经历过敦刻尔克大撤退的人会这样认为的,那么大问题还是如何避免战争啊。


 

 








 

共获得积分:6 ,共6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