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9-14 08:12:14

该作者的文章:

愤怒的爱情



    朋友送我两只旱鸭,城里无处放养,只好截阳台一角圈养。
    只见旱鸭鹅黄稚嫩、圆头扁嘴、步履蹒跚、玲珑摇摆、吱吱呀呀、形态乖张。待养到四五个月,竟长得膘肥体壮,矫健若飞。大的红冠大嘴,骠悍壮实;小的体态圆润,清眉秀眼。它们呷呷呀呀,相依相亲,和睦相处,倒也逗人喜欢。
    可是,慢慢的,它们再也不安分守纪。它们经常吵闹,要么是呼呼的扑打翅膀,捣得尘土飞扬;要么是又追又呷,呼呼撕打,互不相让。有时,那大鸭甚至咬住小鸭的冠毛,强行爬到背上,尾巴一摇一摆,踩得小鸭满身灰尘,狼狈不堪。有时大鸭追扑小鸭,小鸭无处逃窜,被迫钻出鸭窝,飞到阳台护栏上,呼呼求救。简陋鸭窝,糟蹋得支离破碎;五楼阳台,震得摇摇欲坠。
    “该死的,该死的,你再敢欺负,充王充霸,看那天砍你的头!”,老伴不止一次地喝斥。责骂无效,撕打更甚,吵得我午睡不得安宁。 一天,我手起刀落,大鸭见了阎王。也算是救人于水火,解人于危难,把小鸭解救了出来,我如释重负。当下阳台暂时安静了下来。
    不料好景不长,没过几天,小鸭竟饮食不思,焦躁不安,没早没晚、没日没夜的呷呷乱叫。成天价这个角落里瞅瞅,那个旮旯里嗅嗅。毛色也一天天暗淡稀疏、松跨;体型竟由浑圆慢慢缩成了楕圆。以至于火红的脸颊褪色成了粉白。每当喂食时,它总是把头高高举起,嘴片张成“丫”字形,呼呷呼呷怪叫,其状怪异,其情凄楚。小鸭是愈来愈消瘦了,毛色是愈来愈暗淡了,脾气是愈来愈古怪了,甚至几次飞到阳台的护栏上,伸长脖颈,面朝长空,呷呀,呷呀,呷呷呀,呷呷呀……,声声呼唤,不絶于耳,其声凄厉,其情悲凉。
    “你想死了,你想死了!”老伴不止一次地叱责。
    而我却暗自思忖:莫非他们是雌雄一对,鸳鸯一双。自然,大鸭是雄的,小鸭自然是雌的了。难道他们相聚在一起呷呀嘶咬,恰恰是一种亲热的嬉戏,心理的需要,生理的平衡。如今没了雄鸭,阴阳失调,雌鸭自然寂寞难耐,烦燥不安。看来主人的行为不仅不是什么义举,反而是扼杀自由,棒打鸳鸯,愚昧蛮横的恶行。我不禁恻隐陡然,寝食不安。
    霜风清扫落叶,蔚蓝抬高天空,河清海宴,秋高气爽,好一派天凉好个秋呀。
    时间能磨平一切,世界没有不了之事,更何况威权能攫取江山,战无不胜,这铁定的宇宙真理,是如何的英明绝顶。就算冤杀无辜,棒打鸳鸯,也是一个指头,这区区小事又何足挂齿。另一个我笃定信念、若无其事、
安然无恙、稳坐泰山。
    大约雄鸭的阴魂早已弥散,雌性的悲哀也慢慢消融。或许是严厉的责骂产生了效果,或许是小鸭的本性已洗脑淡化。近来,雌鸭的的确确是学乖了,温顺了,听话了,阳台是渐渐的安静和谐了。一天,老伴照例去给雌鸭添食。不料鸭窝空空如也,只剩那稀稀落落一地鸭毛。慌忙各处搜寻,哪里还有雌鸭的踪影。顿时,雄鸭阴魂四处弥漫,雌鸭驯服美梦遂成泡影。
    五楼阳台,凌空悬挂,俯视眩目。而雌鸭为追寻自由、追求爱情,竟毅然决然,不顾危险不顾一切、纵身一跃……。这活脱脱现代版的孔雀南飞,是一种如何的惨厉,一种如何的决绝。

     选自1999.2.3随笔

共获得积分:1 ,共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