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9-25 11:40:23

该作者的文章:

        ……一个满脸青春痘打扮如同大师傅的年轻人笔直地站在饭桌不远处看着元朝他们这伙林警和场警们在吃饭。他胸前挂着的牌子提示这是个犯人。在监狱这属于服从改造表现好故能够做些杂活如洗衣、理发、做饭等等的外押犯。

     “青春痘”见民警们跟前的馒头、肉炖白菜吃得差不多了,逐从那硕大的铁锅里盛出一碗散发出浓烈苏打味的“熬锅水”就是蒸馒头的剩余水。用现今的养生学看,这种水里含有大量亚硝酸,喝它等于喝毒水。但那个时候那个地方能够喝上开水如同现在三九天吃西瓜是奢侈一样。外地的的林警们整天进山入林巡查办案,在荒无人烟的山林里,饿了只能吃点自带的玉米窝窝,渴了也只能趴在小溪边饮点山涧水。所以能够坐在桌子前有人伺候着吃伺候着喝那叫个幸福死了还管什么“熬锅水”不“熬锅水”。青春痘中规中炬地把盛满“熬锅水”的大花磁碗放在林警跟前。林警不停地用嘴吹着水使其尽快凉下来好喝。还要赶路办案巡查呢,时间紧张的很!白面馍馍肉炖白菜,加上一碗“熬锅水”,元朝他们就这样高高兴兴地吃完了劳改农场提供的工作餐。
      这是五月份的一天。天旱草枯气温高,过了五一节元朝他们就沒有消停。每天开着“二一二、侉子”早出晚归在林区巡逻检查办案。在抓了几个违法用火的盲流和脱岗失职的护林工后,因春耕生产引发的火情少多了。但在劳改场附近的林区一带还时有火情发生。元朝他们干脆把铺盖一卷进驻劳改场开展工作。在场警们的配合下,元朝得知当前的劳改工作也不好做。个别犯人不守监管,政策不明也不好管理。有的犯人乘隙同林区里的盲流胡搞里外配合偷东西,甚至帮助盲流烧荒种地。为了配合当地政府做好春季防火工作,劳改场从五月中旬就决定所有外押犯一律禁止离开劳改场范围从事任何活动,还帮助当地政府组织了好几次盲流清理工作,驱赶了一批非法进入劳改场地界的盲流人员,近来火情有所减少。“不过,我们听到一些外押犯反映说在林区工作的个别人同盲流胡搞不说,还可能有其他问题呢。据说在劳改场外林区里可能还有盲流活动呢。”
      “有什么其他问题呢?能否说具体点?”元朝问道。但人家不说了只是建议林警们自己到林区深处查查看看。
      和护林工有关?由于牵扯到内部人员,元朝决定步行进入只有羊肠小道的桃树沟看个究竟。到了与桃树沟相邻的劳改场某队正赶上午饭,场警热情留下元朝他们吃了饭再走。考虑到还有五十多里山路要走,大家走了一上午也疲惫了,元朝就同意吃了饭再走。一来如果不再这里吃,只能啃自帶的玉米窝窝,二来也趁机了解一下情况。
     吃饭间有场警说今年以来林场派驻桃树沟的护林工王某突然加强了“管理”工作,连他们场警都不让进去活动。这加强管理本应是好事,不能说王某有什么问题。但却有人反映见外押犯黃某好几次出出进进桃树沟,场警也曾问过黄某但黄某确矢口否认。还有人说早先曾经见王某领着一个盲流进去但从未见那个盲流出来。有的场警还吞吞吐吐说今春桃树沟多次冒出浓烟,他们组织人进去救火但是到沟口都被王某挡住说沒有事。考虑到某些部门对森林火灾的敏感性和部门之间的关系,他们也不愿多问。“反正不在劳改场地内。”人家如是说。
     元朝听了后,联想到场部人员介绍的情况,觉得这里面还真有些有名堂,决定改变路线下午先到桃树沟巡查一番。
      当元朝把打算告诉大家时,同行中负责该地区的片警却有不同意见,认为当前防火形势严峻,领导再三要求林警不要办案子,刚才场警也说了负责看护桃树沟的护林工王某管得很严。既然桃树沟管理的严说明护林工工作到位,其他事咱们就不要管了。
      元朝听了后,知道由于体制问题,自己这种队伍如同家丁,所以同事说的也是实情。如果因为进桃树沟巡查而误了防火工作,领导肯定不滿意,元朝也知道,由于上次自己拒绝某领导违反铁纪要他释放某某某犯罪分子以后,他的处境己经不妙。好几次应得的荣誉都莫名其妙地沒有了,正常的工作经费被砍掉了,车辆坏了也因“经费紧张”只好将就使用。等等怪事时不时就发生一件两件的。虽然尚有老领导仍然如同过去一样支持元朝的工作但正如组织部的友好说的“现在的官场风气,谁会为你得罪某领导呢!”是的,受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这个年头党风不正己成主流,严格执法,难!
      元朝想了想说“咱们林警的职责就是维护林区社会治安,打击一切破坏林业的行为。听刚才场警们介绍的情况看,桃树沟护林工的行为的确有些反常。如果为防火不许他人进入林区应该是好事。但有让进的有不让进的甚至自己带盲流进去而且那盲流再没有出来那就不正常了。我们还是查清楚为好。再说这桃树沟里咱们去冬封山前查过是沒有盲流的,怎么现在反映有了?清理盲流也是防火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嘛。查一查也是消除隐患对防火工作有利,刚才场警们也讲了这里曾有火情发生。所以还是查清楚为好。再有,目前我还在这个岗位上,只要还没有把我元朝撤职了,那我就必须履行林警的职责,承担起应当的责任。这样吧,如果领导怪罪下来,元朝我承担一切后果,与各位没有任何关系!大伙说呢?”
     元朝这么一说,大家都表示还是查查好。片警呢,心里明白元朝的决定是对的,只是碍于……原因但见元朝已经把说明白了也点点头不再说话了。
      元朝带着大家到了桃树沟口的防火站,屋里屋外没有人,只有条狗对着林警狂吠不己。既然人不在,元朝一行推开路囗的阻碍物自己进去呗。
       刚转过一个山头,迎面过来一人。片警仔细一看说奇怪,这个人是劳改犯呀,按规定根本不能进这里。而且劳改场已经明确规定当前禁止一切外押犯离开劳改场范围。这样的话该犯人就涉嫌越狱的犯罪行为了。再看呢,这人竟然叼着香烟正吐着一个个的烟圈呢。好大的胆子,违法跑出劳改场不说还敢在野外抽烟。
       “拷起来!”元朝一下今,林警们立即上前一把将烟从他嘴里扯下扔到地上踩灭。将手铐紧紧铐住他的双腕将其压跪在地上就地审问。
     好家伙,林警们从这人身上不仅搜出火柴,还发现一把剔骨刀!
     犯人身上有刀,这可是大事。元朝立即令背着短波电台的林警呼唤在劳改场等侯的林警迅速把情况通报场警。
       这一开始审讯,犯人还十分嚣张狂烈。声称你们林警有什么权利管他。
      “有什么权?不要说你越界有逃跑之嫌,就你这带刀进入林区防火期野外抽烟,我们就应当依法处理你。要求劳改场报法院给你加刑。”
     在林警的教育下,犯人的嚣张气焰被打掉了,形态也不敢张狂了,只见他满头大汗直流脸色惨白直求饶。而且口口声声要检举揭发。
     犯人姓黄。平时放牧也算是外押犯所以活动自由些。劳改场禁止外出的禁令他很清楚,但平时常常给站岗的人一点小恩小惠,有时候趁卫兵不注意或者装作没有看见就溜出地界了。说了后黄某直给林警们磕头求饶,嘴里直哀求他还剩一年刑期,放他一马,不然场里知道就全完了。
      但元朝发现,这人嘴里说要坦白要揭发但说什么也不痛快,特别是在关键问题上老有什么不说明白。
      “这人很狡猾,而且有大隐情。”
      元朝认定,他上前一把黄某提起来,问他今天有无看见护林工王某。黄某不利索地说见过。但问在什么地方见过又不说了。
      元朝想起场警说的盲流,立即追问黄某知道不知道盲流的事。黄某眼里闪露出阵阵惊慌但嘴里说不知道。
     元朝见黄某的表情,知道他在说谎。考虑到路途还远时间短暂,决定不再多与黄某纠缠,于是招呼大家押着黄某进沟查个纠竟。毕竟是一家人,元朝见黄某带刀进沟,心里直担心王某被害了。
    走了一会,路边一片新开垦地里生长的绿茵茵、水汪汪的植物吸引住林警们的眼球。没有人说什么他们都站住了!
      “罂粟!”林警们一齐出声。烟毒的危害是中国人最明白的国事。鸦片战争给国人的警示是多少代人都难以忘怀的。打击在林区种罂粟的非法活动是林警的重要职责。由于历史原因,本地林区种罂粟时有出现。作为一名基层林警队伍负责人,元朝从来对打毒工作不放松。每年同大家都来林区开展防范铲除工作。但在这荒无人烟的桃树沟,竟然发现罂粟种植活动还是首次。
     “肯定与黄某有关。或者他是知情人。”元朝断定。“再审,拿出咱们林警的本领,加大力度,不信攻克不了这个顽固分子!”
     林警们再次对黄某进行政策教育。经过林警们的苦口婆心,黃某终于道出实情。
     原来,早春的一天,黄某听见犯人私下议论桃树沟的护林工王某带一个盲流进去了好长时间没有出来,不由动了杂念,故利用场警们的疏忽或者站岗的纵容,偷偷来到桃树沟里,发现了正与盲流云山雾水的王某。黄某以报告政府趁机要胁王某同意他在沟里偷种大烟。当地民间有认为罂粟可以止疼治疗某些疾病的功能所以有偷偷种植的习惯。深入林区查禁种植罂粟的违法活动,就是林警的重要职责,一旦发现就予以铲除!
      话说回来,王某的不轨行为被人抓住只好同意。而且黄某还告诉王某种植罂粟收益大大地。于是两人就这样互为勾搭狼狈为奸干起违法犯罪的勾当。这当中黃某因开垦荒地多次烧荒,王某为了自己也不敢制止。还算两人运气好幸好没有引发大火。但今日却栽在林警们的手中。黄某说完后,自知自己的罪恶不小,那头再没有抬起来。
      “王某现在在什么地方?”元朝追问,黄某说再走四五里地,就是王某给盲流找的住地。王某肯定在那个地方。
      元朝令人把黄某绑在树木上,留下一位民警看守,刚才电台说场警马上就到。黄某的问题还要劳改部门处理嘛。元朝带着大家加快步伐去找王某,现在的说是抓王某。一路上谁也不说话只顾“沙、沙”地走。没有多久心急如焚的林警们闻到了木柴燃烧特有的香味。“果然有人居住。日他妈的这么大胆。”片警不由地骂了开来。他知道,在自己的管片里发生了这么严重的问题自己是有责任的。心里又气又恨又急,步子比别人也大了。一转过山湾,映入大家眼里的竟然有一间屋顶烟筒滚滚浓烟直冒的土木结构房子。片警抢先一步冲上前抬脚猛踢过去那扇用木棍简单制作的门就散了架子栽倒在一边。屋里顿时发出女人的阵阵惊慌叫声。片警上前不由分说一把将赤裸下身的王某从土炕上扯到地上狠狠地踢了几脚,王某呢,见自己的不轨行为败露,当时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元朝制止了片警的愤怒,令他们把王某拉起来绑定。因王某没有穿裤子,元朝喝住在炕捂着脸哭的盲流要她找了块单子给王某围在腰间盖住私处。林警们就地开始取证作笔录,拍照。然后让盲流收拾好东西,灭了灶膛的火。为防止跑火,林警们从外面河沟里提水浇入灶膛。认真检查没有留下隐患才押着两人离开。
      元朝他们来到黄某绑定处,场警们也到了。大家简单通了个气就押着人犯到了吃午饭的分队。
      以后不久严打活动开始,那个外押犯黄某因犯越獄罪、种植毒品罪、强奸罪被加处死刑。就在劳改场附近被中队战士给毙了。然后其他犯人挖了一个坑把尸体扔了进去埋了连个坟头也没有留。
       那位盲流,经元朝他们林警队认真调查,查明说来也是个可怜人。只因丈夫打伤人跑了仇家找上门弄得她有家难回只有外流谋生。一日走到某地遇到王某。,声称可怜她的遭遇要帮助她找份事干好生活下去,她见王某胳膊上带着红箍上面书有某某指挥部字样故认定王某是公家人,凭着老百姓对公家人的信任就随着王某到了桃树沟这荒无人烟的地方才发现上当了,不是王某可怜她而是见她有几分姿色心生歹意。但苦于人生地不熟当时也没有个走处,加之王某还给自己整理一间屋子暂时居住,自己也能够在附近种些蔬菜豆类,王某呢虽然骗了她但还时关心她,时不时地送些米面油盐之类的生活必需用品,也只好半推半就地听任王某摆布。她还控诉那个外押犯黄某曾经趁王某不在或者王某装作不知道来到她的暂住屋里持刀威胁欺负了她。鉴于这些情况,经上级领导批准,元朝他们联系盲流原籍公安机关查明真情后将其送到遣返站送了回去。
        最可笑的是王某这个引起这场风波的败类,因平时给爱喝酒的某领导常常送些自己在林区工作方便条件而采集的木耳、杏仁或者打个野鸡、山兔什么的,某领导就以其对防火工作有贡献私下活动多方工作,最终的处理是免于起诉,行政上予以留场察看两年的处分,被调到某苗圃当了育苗工。
       元朝呢,因为坚持要进桃树沟巡查办案结果发现了王某的不轨行为虽然有某领导庇护但因其问题严重最后组织上还只能把王某处理了。加之片警后来说漏了嘴,说当时曾阻止元朝进桃树沟但元朝不听。有一些人认为元朝多事结果把内部人查出来让人家给办了,这是典型的胳膊肘往外拐的作法故疏而远之。
       而某领导呢,更是认为元朝故意与他为难结果导致王某被查处不说,他也因管理不善被上级领导叫去狠狠地批评一番还被大范围通报,从而对元朝更加不满在工作中百般刁难、屡屡找茬。结果没有多久就引起了震惊当地的一件大事!

共获得积分:0 ,共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