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9-27 11:30:57


 

大闸蟹有得吃

 

在中国“饮食文化”中,品尝螃蟹成为精彩的一章,可谓贵族享受,人们往往把吃蟹、饮酒、赏菊、赋诗捆绑在一起,可见金秋品蟹,为人生一大乐事也!

 


 

 

但是,这样的乐事,难得!长期以来,对许多中国人来说,虽然不像刘姥姥所说的:“一顿螃蟹宴够我们庄稼人过一年!”但吃蟹还是太贵了。所以,以往吃蟹的经历,总会不时浮出记忆深井的水面…… 

 

最难忘的一次,是当我开出《物业管理》课之后。在改革开放早期,这门课程是崭新的。因几十年房地产管理的“经历”和4年图书资料室的“阅历”,校长“逼”我,要我“跳槽”开课。当时的我无法回绝,只好变成“登山者”,每天躲在图书室,编讲稿,上讲座,马不停蹄,前后开出了《物业管理20讲》。从此,人生的轨迹改变了,呵呵,大闸蟹也就有得吃了。

 

《物业管理》课好像很吃香。一次,崇明房地局邀请我去开讲,为他们的物业经理培训。禁不住电话催促,我带上了女儿,坐上了东渡的气垫船。

 

对上海人来说,崇明蟹自然是款待客人的美味,几乎每顿都有蟹吃,当时女儿小,只有啃蟹脚的份。如今,女儿长大了,许多家务不会做,但吃蟹的样子倒很灵巧,我心里就想,呵呵,这大概是小时候在崇明学会的吧!

 

  
 

 

回沪那天,自然先要到水产市场采购大闸蟹。面对着一池一池一筐一筐横行霸道的家伙,竟不知如何下手。后来在班长的帮助下,才挑了一大篮。这些蟹刚从河里抓来,个个都是弹眼落睛,坚挺有力。班长专为我挑选大号的,其中有一只特大的雄蟹,班长说:“这是一只难得一见的老蟹,特意献给林老师了。学员们已经集资埋单了!”我连连推脱,但怎能敌得过“尊师重教”的盛情呢?

 

回上海后,买姜打醋,一阵忙碌,亲朋好友相聚,满满当当地开了一次螃蟹宴。那只特大的雄蟹蒸熟后,变成了深红色,样子有点可怕,但带有一种奇特的形体美。给谁吃呢?当然用来“敬老”啦!小女儿说:“给爷爷、给爷爷!”当时母亲已经不在人世,我骑上了自行车,把它直接送到了父亲家。    

 

  
 

 

父亲可是吃过蟹的人。看到这只老蟹,用手掂了掂,立即呵呵地笑开了。他说:这下我可有事做了,我要学习苏州人,用文雅的方式将这只老蟹吃掉,然后再把它完整地拼起来。你不是喜欢收集艺术品吗?下次你来,再把这只蟹带回。

 

可惜这件事父亲没做成……

 

现在想来,在所有食品中,吃蟹的“动作”特多、“难度”太大了。到现在我还看见许多成人不会吃蟹呢?据说古人为了吃蟹,特地发明了“蟹八件”,包括锤、镦、钳、匙、叉、铲、刮、针共八件,也有说是锤、刳、筷、斧、汤勺、剔、镊、砧板共八件。有钱人家是用银子打制的,普通人家是铜制的。有了“八件”不算,还要熟悉“八般”武艺:垫、敲、劈、叉、剪、夹、剔、舀,这才能从容地把金黄的蟹黄、洁白的蟹膏、鲜嫩的蟹肉全部吃进肚。父亲只有剪、锤、针、钳,而且都是“大兴”的,怎么能把那只老蟹做成艺术品呢?

 

注:照片来自于网络

 

总字数:1154

共获得积分:8 ,共8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草茉莉的故事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