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09-28 07:46:42

该作者的文章:

 

为广大的人民群众写诗词   

2012-02-23
 李白写游子怀念家乡的《静夜思》是为广大的人民群众写的。不信,请读——“床前明月光,凝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语言明白如话,所以被老百姓广泛传诵并流传至今。秋叶也特喜欢读这样的写给广大人民群众的诗歌。
    然而,秋叶又常常设想,如果我们现在的人【包括秋叶】写出这样的被称之为“古体诗”的诗歌,一定会被别人笑话,更不会被人们传诵并流传下去——因为高雅学者会说:“老百姓的口语能称之为诗么?顶多算作‘儿歌’吧!”
  为什么会出现两种不同的情况的呢?秋叶从两方面去分析:
  【1】古代,也就是李白所处的年代,老百姓大多不识字,更是看不懂文字、听不懂“之乎哀哉”的晦涩文章。他们喜欢民歌,喜欢能够方便传诵的写实的诗词曲令。因此,像李杜他们所写的,用现实主义或浪漫主义手法创作的,贴近百姓生活的口语化的诗歌,脍炙人口,生命力极强,老百姓是热情诵读的。
  试想,哪一篇古代的文字没有老百姓的喜欢就被传诵至今的?即使是历朝官家强制推行的所谓正统的孔老夫子《论语》里的经典语录也不会被传诵到“家喻户晓”的程度。是不是?
  【2】当前,像《静夜思》这样口语化的当代文人写的诗歌似乎已经不能被称之为“古体诗词”,而只能归类于“儿歌”、“自由体诗”、“打油诗”、“顺口溜”之列了。因为,当今的教育普及了、文化发展了,大多数的老百姓识字断文了,他们的文化品位也较大的提高了。这是好现象,无可厚非。
  但是,在当前中国的诗坛上,我们不难感觉到:除了现代诗、以及各类自由体诗,人们仿写的古体诗词的语言越来越书面语化,古韵味越来越浓烈。自诩为格律诗大家的作家更是强调突出语言的精辟深奥、格律的严格、平仄的重要。他们不知道自己在走古代文人曾经走过但惨遭失败的“文——八股”的道路。他们写出来的诗词,只有很少部分的文化精英能读懂;他们爱炫耀冷字、生僻的词,晦涩的句子;他们似乎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彰显自己的高雅,才能突出自己的才华。
  而我们提倡的是李杜的创作思想,“诗歌作品必须适应最广泛的民众的需求。”杜甫等一批古代诗人就是这样做的,他们常常把自己创作的诗歌念给老百姓听,在不断地接受大家的意见后逐步修改完善,直到老百姓满意为止。所以,我们当代的所谓识字分子也应该为广大的人民群众写诗词。写他们能够读懂的诗歌,写他们爱欣赏的文章。这就是我读《静夜思》所想到的。
补充:秋叶不反对用书面语写深奥的格律诗,因为格律诗老百姓虽然不太懂但是文言基础好的人有好大一批呢!他们是需要高品位的文学大餐的,就像有人只喜欢高雅的属于“阳春白雪”范畴的轻音乐一样。因此,毛主席提倡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文艺思想至今未过时,对不?
【如有不当,敬请各位读者海涵,也请批评指正。秋叶在此谢谢啦!】

共获得积分:1 ,共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