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10-02 12:18:03

该作者的文章:


      由于出身军人家庭,打小我对军事知识和兵器非常钟情,从记事起就喜欢观看阅兵式。从记事起我最喜欢翻看的一本书就是苏联系列画册中专门描述红场阅兵式的那本,经常的阅览书很快破了不少。我都细心的用医用胶布补上还继续看。以后家里多次搬家那套画册的其他都扔了就这本我一直保留着。可惜的是文革期间为了防止此书给父亲带来麻烦我才偷偷带到山上烧了。真乃一大遗憾也。
     以后我再大点懂事了,那就对国庆阅兵更感兴趣了,记得有几年国庆节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阅兵式限于当时技术,我们都是事后在大院广场看的纪录片。一开始我看的都是黑白片,1957年还是1958年吧看的就是带彩的了。我们这帮娃娃那看的更带劲咧。
     1984年我国恢复了阅兵式,当年军委邓小平主席在天安门广场检阅人民解放军。这是自1959年国庆十周年以后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首次阅兵式。那时我国改革开放的成就已经显现出来了,阅兵式向全世界现场直播。不凑巧的是当时在革命圣地工作的我北上榆林执行任务。白天忙于跑路自然没有看上,但一路上我都要司机打开212的收音机收听实况。连“黄炎子孙”四个字都听的清清楚楚,可见我的精神多集中!晚上我没有同大伙外出吃点榆林城的夜宵而是留在了宾馆再次观看阅兵式实况。当参阅部队以分列式缓缓走过广场接受党和人民的检阅,那些崭新的装备比如便携式防空导弹、比如79式坦克、比如洲际导弹、比如潜射导弹,等等,这些验证祖国富强和人民军队建设发展的一件件实例令我这个军事发烧友激动的很常常不由自主的拍手称好。
       1999年共和国成立50周年华诞时,我已经到北京林业公安部门工作。作为人民警察队伍的组成部分,有关部门有关领导主动申请参加国庆阅兵式保卫工作(为履行人民警察光荣职责,林业公安部门经常主动申请参加地方公安组织的保卫工作,比如亚运会,比如世界妇女非政府组织论坛、比如奥运会,比如国庆阅兵式保卫工作,还有打击邪教的统一行动等等)。有机会参加阅兵式的保卫工作,对人生来说也一个好机会。我很幸运,赶上了!
       按照安排我没有到阅兵式现场站岗放哨,而是分工负责全市林区的社会治安尤其是防火工作,任务非常明确,那就是在国庆期间,山林地区绝对不能发生火灾和治安问题!记得战斗开始前,多级领导反复向我们这些外围岗位的民警们反复强调“上级领导说了,整个国庆保卫工作是一个整体,不分现场和外围。当然,将来评功论奖和其他待遇都是一样的。”说句实在话,我们当时也没有人考虑啥奖励啥待遇的,都一个心思想的是如何把保卫工作做好,万无一失是我们的最大追求!
       国庆期间我们如同现场站岗放哨的同志一样,每天起早贪黑奔波在林区里一点不得休闲。坦率的说我们的付出不比站岗放哨的同志们少!比如石景山区老民警杨宝桢和其他民警发现山林某处有异常后连续蹲守终于及时打掉了一个邪教窝点。密云县老民警冯德启同志,在大部分警力都抽调站岗放哨去人手极为缺少的情况下,不顾身体不好主动请缨吃住在单位连续值勤确保上传下达指令正常运转。总之所有负责外围保卫工作的民警都做的非常出色。在全体参战民警和有关部门广大人民群众的共同努力下,整个国庆50周年华诞期间,全市山林地区没有发生一起火灾和其他治安事故。当年外围保卫参战民警做出的贡献应当铭记史册!
      保卫工作结束后,作为协助主管领导负责外围保卫工作时任防火部门负责人的我按照主管领导事前“整个国庆保卫工作是一个整体,不分现场和外围。将来评功论奖和其他待遇都是一样的”的指示精神,提出对几位表现特别优异的外围民警予以表彰的建议。谁想遭到有关方面的拒绝,对方声称这次表彰“与外围民警没关系!”
      当我向主管领导汇报了被拒绝的情况后,领导当即批评了我说他们领导班子刚散会“刚还再三强调无论站岗放哨的还是外围的都一样,怎么会?”经我战战兢兢地斗胆地建议是否了解一下后“再接着批评我”。领导从谏如流果然出了办公室了解去了。等他再回来唯有的反映就是“嘿嘿嘿嘿”不停再没有“再接着批评我”了。望着民间顺口溜“紧跟某处长,防火就是忙”颂扬的只笑不语的这位老大哥,众人也是“嘿嘿嘿嘿”一阵啥也不说了!
      需要强调的是,这次还特地建议所有参加外围保卫工作的民警,只表彰基层科所的民警而机关工作的一个不参与。当然如同前面说的,因特殊因素,所有参加外围保卫工作的民警谁也没有被表彰。
     光阴似箭转眼到了2009年60周年国庆华诞。我早已经因“非你莫属”的原因被“干部交流正常”到了法制岗位。还未洗净参加奥运保卫工作征尘的林业公安民警又全力投入到60周年国庆阅兵式的保卫工作中去。这次我仍然没有参加站岗放哨的工作,原因呢,据说有关部门考虑我“年事已高”(时年我已经57周岁咧)特地照顾,但也有人私下告诉我真正原因是“你懂的”。
     因为事前我从朋友那里得知这次国庆阅兵“有些新看点”就是要展示一些近年来装备我军新式装备。当然我因“年事已高”已经没有在现场站岗放哨先睹为快的机会了。为了不放过人生难得的机会,也为了满足我这个老军事发烧友的虚荣心,我特地厚着老脸(‘年事已高’必然是老脸老腿老胳膊啥都是老的)求朋友帮忙。不错,朋友真够朋友,给我提出的唯一条件就是我绝对不许穿任何带官方标示的衣服。阅兵那天朋友特地让我在现场某处观摩了整个阅兵式过程。那天我拍摄了不少图片。遗憾的是自己穷如此的机会才拿了个富士相机。当时在场还有一些也是朋友带来的可人家都是长枪短炮,看见我拿着个富士机跑来跑去的还以为我是监视他们的呢。误会呀误会呀,这比窦娥还冤呀!想想我连站岗放哨的机会都没有还能监视人家?
     那天我抢了个先,图片拍好后当时就上传到很有名气的一个军事发烧友网站,我是资深博友兼管理员之一必须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嘛。好家伙,自打上传后的那几天,帖子跟的哇哇的,是我开博以来第一次所遇到如此厚遇。我空闲之际浏览了跟帖的内容,真是五花八门啥都有。有推测用啥相机拍摄的,有武断是苹果机拍摄的“绝错不了”。有称是在电视机跟前拍摄的但这条跟帖被一位自称对电视翻拍极为内行的博友从技术角度称肯定不是“而是在某山指挥所某号指挥大厅那大屏幕前拍摄的”。比较集中的是猜测这些图片是在啥地点拍摄的?有说是在公安部楼顶,有说是在人大会堂东侧中层楼梯处,有说是在新华门对面中央警卫师驻地小楼上。对所有发帖我都没有回帖但绝对的感激各位的关注和点评。唯独一位网名“老南疆”的推断我是在天安门城楼西侧哪一带呢。对这幅回帖我斗胆回复“老兄呀,我因‘年事已高’连站岗放哨都去不了还想上城楼子?即使我想上去,人家涛兄答应吗?还不早早就整到阿达去闭门思罪去咧。哈哈哈,见笑见笑”。
     当然,这网上说啥的都有,咱传了几张没啥技术含量的图片能赢得如此众多的跟帖而且内容丰富评论内容五花八门这更是“干部交流正常”嘛。那几天通过学习博友跟帖,就那五花八门的内容见识,令老夫不由地拍案称奇叫声“撩”字了得!

共获得积分:1 ,共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