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10-03 05:14:17

该作者的文章:

 

山花烂漫时 他在丛中笑(序)

高致贤

打开《闯世界的农民刘义章》一书,宛若打开琳琅满目的珠宝仓库,令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看看刘义章的人生阅历,犹如万紫千红大花园中的一枝报春腊梅,不由得令我想起伟人《咏梅》中的句: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笑声中走出刘义章!借辞句改一字作为此序的标题。

 

刘义章与我同年生,都是属牛的,我生在年头,他在年尾生,都出生在农民家,同属耕地牛,干活都有一股牛劲!后来,我跳出农门成了菜牛,他仍然在耕地,两头牛各在一地,素昧生平。直到改革开放新时期,我们才有缘相知、相认,直到相识。

我了解到,他有很好的经济意识,也有很好的经营办法,但在那农民自己做点粑粑、豆腐干卖就被指为“走资本主义道路”,加以没收和批判;倘若买点山货进城去卖就叫投机倒把,“罪”加一等的时代!刘义章去买化肥来用,也原价转卖一点给当地一些村民,就被人指控为是投机倒把,惊动了公安人员,还是当地政府出面证明他是一个诚实守法的农民,才没有事。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向广阔的农村大地,“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全国市场开放,刘义章如鱼得水,他的经济理念得以发挥,市场运作得以展示,到县城里建起楼房,办起公司,很快成了大方名人!那时,我正在从事专职新闻采编工作,改革开放中崛起的专业户自然是我跟踪采访的重点。被当地民众誉为“芸豆大王”的刘义章当然成为重中之重的采访对象了。就在那时候,当地还有一个比他名字更响的专业户,都属于我采访调查的重点人物,经过一段时间的认真考察分析后,我决定继续跟踪刘义章。当时有报刊特约我写那个名气更大的专业户,给我专留版面,我婉拒了;一位新任某报副总编的好朋友前来约我去写那位专业户,我不参加。他感到奇怪,上级报纸留版面、编辑约写稿,都是地方通讯员求之不得的发表机会,他问我为什么写刘不写那?我说,相比之下,刘义章诚实可信;那人呢?我不是算命先生,但我有自己的生活经验,相信自己的观察预测能力......于是,他也不去写了!以后,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没有错,他对我说:“当时你坚持不去写是对的!”

我说,老弟啊,作为记者,谁不想多发几篇稿子?但比发稿更为重要的是,我们发表的东西要经得起历史的考验,不给后之来者留下笑柄!

我以前计划通过人物消息、速写、素描、特写和报告文学等体裁写100个人,经过20多年的写作高峰期,我超额完成了预期计划。再经过二三十年的历史检验,不能说我写的这些人都是英雄模范,但是,我所写他们的事迹都没有被历史否认,刘义章就是其中的一个代表,这是很值得欣慰的!刘义章之所以能够在市场经济的大风大浪中勇往直前,就在于他在任何情况下,都坚持依法经营、照章纳税。最主要的是刘义章的秉性诚实。过来人都还记得:改革开放砸开了封闭市场几十年的枷锁,商业大潮滚滚而来,泥沙俱下,鱼龙混杂,不少人经不起历史的考验,有的还没有站起来就倒下了,有的甚至于走向反面!率先冲上潮头的弄潮儿——刘义章,几经历史考验,始终牢牢地把握住“立信、重德、义取”的正确航向,依法经营,一直立于不败之地,直到古稀之后,安全着陆!顺利完成了全球五大洲100多个国家的晚年旅游计划。

刘义章说,是我报道他的先进事迹,引起各级党政机关的高度重视,得到各级党委、政府的大力关怀和培养,使他的经营智慧得到充分发挥,为国家和人民做出了较大的贡献,赢得各种荣誉!也引起了我的一段回忆——

那是1986812日,《贵州日报》在头版眉条发表了我报道他《收购土产小花芸豆出口 农民刘义章七个月创汇46万美元》的消息。当天的《人民日报》就在“今日首都和各省市区报纸要目”专栏中标明:“《贵州日报》 大方县对江乡农民刘义章收购土产小花芸豆出口,七个月创汇四十六万美元”;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于当天晚上的新闻联播节目在播出这条消息;接着《人民日报》又摘登了这条消息。一石激起千层浪,这条消息在全国起了较大的轰动效应!

消息刚发表,《山花》编辑部的著名作家李启超就捷足先登,从贵阳赶到大方采写刘义章的报告文学,适逢刘义章去贵阳办事,他就马不停蹄地与刘义章同车返筑,一路专事采访,心无旁骛,很快,他写刘义章的报告文学《白芸豆、红芸豆、玛瑙般的花芸豆》就问世了!看到他的文章,令我不禁想起这位幽默的老朋友来。1985年,年近半百的我,参加贵州文学青年旅游团在贵阳与文学界的名家们座谈时,多数名家的年龄还比我小。何士光直说我“冒充文学青年”;叶辛说我们是灰姑娘,李启超指名说我是年轻的“老作家”,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现在启超来到我的家门口“抢米”下锅,真是缘份!这一下我又可以随时看到省里新闻和文学界的老师和朋友们了!不久,贵州日报的副总编李国普和陈总良来大方实地采访刘义章,邀我共进午餐,长谈刘义章的实绩,而后写成《他从贵州大山走出去》的长篇人物通讯发表于1987828日《贵州日报》的头版头条!

此后,刘义章的经营范围已经从贵州走向全国,涉足海外了。刘义章这个“新闻富矿”的采伐者,也随之而逐步升格为省和国家级报刊的资深记者了,我就只能陪伴上级和外来的有关人员考察采访。不过,这就使我有比较充裕的时间来深入了解刘义章的经营理念和工作实绩以及研究他的经营理念了!此间,我写了一篇《刘义章的“亏本帐”》,适逢贵州日报记者刘明俊来看我,他就拿去与我联名发表于1990126日《贵州日报》第二版。

我那条引起全国轰动的刘义章七个月创汇46万美元的消息,看似偶然得之,实为必然产物。他的公司建在大方县城南门的公路边,那里是我每天晨炼和出差西南两线必经之路,只要在机关,我每天至少经过他公司门前两次,多数时间要到他办公室坐坐;表面上是喝茶、聊天,实际上,我是在深入实地,从闲聊中观察、了解他的经营思想、作风和效果。为此,我几乎成了他们的“编外人员”。记得,那天我到小海坝晨炼归来,直接进入他的办公室,他正在算账,我就走过去随便看看,问他又有多少利润?他说了上个月的收入,我对于他的创汇很感兴趣,就让他算算当年这七个月的创汇情况,他翻翻账本,就告诉我这个数。回到家中,很快成稿,当天投稿,很快见报,想不到一下就轰动全国。我为什么成稿那么快?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已经对刘义章暗暗采访了很长时间,只不过那天突然发现一个很好的新闻由头,就一气呵成了!

当上级新闻单位和党政部门有关人员蜂拥而至采访宣传刘义章的先进事迹时,我对刘义章的采访就转入地下,继续研究刘义章:我看到大方县的不少区乡公路边,随时随处都有一群一党的农妇在为刘义章捡金豆(芸豆的乳名)。何也?这是刘义章的一种惠民经营方式。当时大方的芸豆市价是0.131斤,刘义章给他们0.251斤,大家已经高兴不已了。刘义章本来可以叫他们捡好才收,但他觉得自己还有很大的利润空间,又不敢抬高市价,就以发加工费的方式给农户以补偿。此乃其一;

其二呢?当时的市场还没有完全开放,国家出口商品还由政府外贸部门经营,白芸豆、红芸豆等还必须卖给国家外贸公司,刘义章的民营公司只能经营本县外贸公司不经营的杂色芸豆。这就是我成功报道刘义章的那条新闻标题上为什么要写成“小花芸豆”的道理。

刘义章被当地干部群众誉称为“芸豆大王”,说明他是经营当地土产芸豆起家的,这也不错。然而,刘义章的成功,他的公司又岂止经营芸豆?不过,他还是以经营芸豆为圆心,以发展芸豆生产为半径,努力做一个“为农业发展服务的圆”!由于他经营大量芸豆的出口,促进了当地及其周边地区的芸豆生产大发展。芸豆生长需要大量的磷肥供应,市场上的磷肥供不应求,适应不了芸豆生产的大发展的需要!刘义章就来个“以豆补豆”——将经营芸豆赚的钱兴办起大方磷肥厂,互相促进,达到双赢!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刘义章的公司经营项目也在不断发展扩充,后来,他又租赁了相邻的毕节县(现在的七星关区)的国营磷肥厂,扩大了为芸豆生产的服务半径,让更多农户获得实惠!

刘义章身为农民,终身为农,经半个多世纪的艰苦奋斗,荣誉多多,光环满头,年届耄耋,功成名就,退休养老,这是值得我们大方人自豪和羡慕的!然而,他的成功也和其他成功人士一样,并非一帆风顺!他头上的花环中,有的地方也是用荆棘编成的。这里就不去为他“叫苦”了。只从我报道他经营芸豆创外汇那条消息发表后的另类声音中,就可以折射出他经营发展之不易!

《人民日报》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摘登和转播刘义章组织当地土产的小花芸豆出口创汇的新闻后,单位领导通知我说,当地工商部门电话通知他们,说我写刘义章的报道怎么没有通过他们审查就发表了?要我去讲清楚。我是文革前就从事新闻报道的,一听就知道他们的思想还处于以前写稿子必须通过当地有关单位政审同意才能发表的阶段,就不理睬他们,还要他们学好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以后再来找我;他们也就不再来找我的麻烦了!我多年在县委宣传部从事过专职新闻的人,而且顶层媒体已经转发了我的报道,他们都还要来吓唬我,地地道道的农民刘义章,还要在他们的权力范围内经商办企业,不说其它问题,就是那种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一个报告要盖若干颗公章的官僚作风和繁文缛节也够他受了!可是,他能够在还没有完全开放的西南边区一隅的县里取得如此辉煌的业绩,个中艰苦,局外人实在是难以想象的,可见他真是勇于而又善于闯世界的山里人!那么,刘义章又是靠什么精神创造业绩的?

改革开放的良好政治环境,是全民都获得享受的,此不赘述。具体对于刘义章来说:他就是严格遵守“诚实守信”的原则,始终坚持“立信、重德、义取”的经营信条获得成功的。诚然,在全国数以亿计的工商业经营者中,有这种经营理念的不少,只不过刘义章的秉性决定他执行得认真,落实得具体;始终不变,坚持到底!这从他的夫妻关系也看得出来:当他发展如日中天的时候,时值社会泛黄时期,腰缠万贯、正值中年的他,经常出入于宾馆酒楼,但他却没有沦陷于大都市的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之中;而对于他那瘫痪在床多年的农民妻子,他却不离不弃,相敬如宾,相守到老!

我们都还记得:改革开放的宽松环境,促使商贸市场从一花独占的冬日迎来万紫千红的美好春天。刘义章不是万花丛中的一枝独秀,但他这朵怒放于高寒山区的奇葩,却显得格外耀眼,而且结出累累硕果;我发现此花鲜艳无比,美不胜收;果实原汁原味,无毒无害,没有任何添加剂!不敢独享,便将他介绍给社会分享。不料赢得各种粉丝之青睐,媒体随之而追星。他虽不是月,一时几乎形成“众‘新’捧‘月’”的局面。报道了他的很多实绩。

经历新旧社会两重天的刘义章,是新中国改革开放的亲历者和见证人,也是我国改革开放新时期众多受益者之一。不过,他的勤勤恳恳、奋发图强精神与实实在在的成就,使他成为我国改革开放新时期众多亲历者、受益人中的杰出代表,新闻界对他的报道,党政机关给他的荣誉,记下他的史迹,也就是我们国家那段历史的见证。刘义章委托我从前述相关史料中选择部分结集出版,作为纪念。这既是对于刘义章个人成就的肯定,也可以通过如实记叙刘义章亲身经历的苦辣酸甜的一滴水中反映春光明媚,也可反射某些乌云蔽日的阴影。将政府给予刘义章的荣誉和媒体报道刘义章的新闻结集出版,就是对于大方县乃至全国那个历史阶段经济发展变化作为一种别样记录。以期给后人留下查阅和评论的依据。是以为序。

公元2017年岁次丁酉年孟夏定稿于深圳

共获得积分:0 ,共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