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10-08 16:43:13

标签:中秋 回家 父亲 纠结 

所评书籍:沉疴遍地

查看更多书评>>

该作者的文章:

退休后几年来,每年都能回老家陪老父亲过中秋节,因为不用赶回来上班,所以每次都要住上一个来礼拜的。但这段时间我可不能总是陪父亲在家里待着,而是要出去和几位发小聚会喝酒的。父亲知道我们这几位发小的关系,除了叮嘱几句我别喝多了以外不说什么的,但每当我喝得太晚回来时总是脸色不太好。我自然是不愿意父亲不高兴的,但是发小们那种酒兴叙旧聚会也是不忍我先提出散席的,所以每次回去过节都要为平衡在家里陪父亲和与发小聚会的时间纠结。今年这不又是!到家的第二天就出去聚会,中午喝罢又乘酒兴去K歌,唱到晚饭时又去喝酒,等我回到家时已是很晚,父亲又是在等着我回来还没睡下,我自己感觉真是灰溜溜的。尽管如此,又有发小来电话约我出去时,我还是二话不说地答应下来,然后再找时机吞吞吐吐地告诉父亲,又是哪位发小约我出去了。总是这样的,聚会时总是大家抢着买单,没抢上的就有抢着说明天他再请一次。就这样,除了中秋节那天我在家和家人团圆聚会外,每天都得出去喝一顿,最后那天竟是拿着背包从家里出来,聚会后直接去火车站的。自己真觉得不好意思,说是回家陪老父亲过节,结果大多时间都跑出去喝酒。我只好又反过来想,如果我回去一趟只在家里呆着没人约我,那也太不像这个地方的人了,发小们是我的乡愁的一部分啊,没有和他们的聚会我会失落无比的。现在的聚会不过是在一起吃吃饭的一点时间,而小时候我们好像除了回家吃饭的时间都是玩儿在一起的。这可能是天意吧,我们就该有好多时间玩儿在一起。我们是小学时要好的同学,放学后总是玩儿在一起。文革爆发那年小学毕业时中学停课不招生,于是我们可以整天玩儿,一晃儿就把整整两年的时间玩儿了进去。赶巧我们那届没有下乡,中学没毕业就一起进工厂当工人。虽然大家不在一个单位,但下班后还是常常聚到一起,从那时起就开始时常在饭馆里喝酒聚会。陆续结婚后忙得聚会少许多,现在好像要在退休后给补回来似的,很可能是因此在我回来时连聚好几次的。而我从小到大都是能舍命陪君子的,估计父亲也是能理解的,我也只能这么想想给自己一点宽慰。

这次出行背包里放了一本没看完的《沉疴遍地》,乘车时把最后一章《未来的形状》看完,没想到作者托尼.朱特在这章里讲的内容竟能给我内疚的心情给予一点理论上的安慰。作者这一章对前五章分析的西方社会问题一个解决的方向,认为在全球化造成的问题多多的今天,无可奈何的选项只能是社会民主主义。应当说这就是西方社会的左派的一个观点,没有啥太新奇的立意,对书中例举的铁路私有化败笔也没大兴趣,但本章开头讲的全球化问题确实使我长了知识。以前我对全球化的了解只是个笼统的概念,感觉和地球村差不多是一个意思,只是理解为科技的发达缩小了世界各地人们的距离的意思,所以看到西方有人搞反对全球化的示威时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作者在书中不是给学生讲解什么是全球化,而是把全球化作为读者已知的常识来指出其中的问题。但我从字里行间能看到,全球化就是国际化,就是世界进入跨国经济合作时代。这样的定义还看不出什么负面的含义,之后作者就开始指出问题了。首先是“认为日益全球化的经济会导致财富平均化……这一看法是不正确的。国与国之间的不平等确实不那么明显了,但是,一国之内的贫富分化实际上却加剧了”。因为“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开放,只是将工业生产从高工资地区转向了低工资地区。”而更为危险的是,“国际资金流动仍然避开国内的政治监管,”而因此造成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各国劳动者的工作和生活,那些跨国公司并不承担任何责任,而“只有国家对他们负责,他们也对国家负责”。作者认为:“作为站在个人和银行或跨国公司那样的非国家间的唯一组织,作为占据跨国机构和地方利益区隔的唯一监管单位,领土国家的政治重要性很可能会大大增加。”所以“民族国家准备重新夺回它们在国际事务中的主导地位。”最后这句话好理解,因为不久前的美国特朗普凭“美国第一”的口号当选总统和还有英国脱欧事件,就是不喜欢被国际组织和条约束缚,开始“自己家过自己的日子”。我受到启发是:现在每个人都是在过自己核心小家庭的日子,而不可能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去满足家族和朋友们的义务,我没有自己的小家的少年时光永远地过去了,重温旧时光能做到如此基本可以,也就不必内心总跟自己过不去了。

这次回家过中秋是我一个人回去的,因为老伴儿这边也有自己的家族聚会离不开的,因为是她二姐老两口带领儿子、儿媳还有孙子孙女一大家人从北京回来,人家是回来和九十多岁的老母亲中秋相聚。本来二姐也是大连的,后来是因为儿子大学毕业留在北京工作结婚生子忙不过来,去给儿子带孩子去了。本来计划是帮着把孩子带到上学就回来,结果后来儿媳妇又生二胎,再想回大连就很难了,这次来过节都是很不容易的。所以老伴儿决定留在大连过中秋,我们俩不老不小的就分开过节吧。看看,不要说国际化,就是因为上大学搞了异地的对象,就弄得一个个家族几代人逢年过节不得消停。我们家就更不用说,儿子去美国留学已经6年多,今年中秋节我们家三口人是在三个地方过呀。还不止这6年,儿子从18岁去北京上大学后就没在家过过中秋节,现在他已经三十多岁,以后什么时候能回家过中秋节根本说不好的。话是这么说,其实我并不太在意儿子是否回家过节,因为我更希望儿子的成长更全球化一点,要争取日后能做点改变世界那个层次的工作。这话听起来口气太大了,但这不是我的异想天开,而是儿子的美国导师说的,人家说不想改变世界来读博士干什么。这位美国导师也真是按改变世界层次的工作的需要来要求学生的学习,儿子博士论文在第五年时愣是没通过。一晃6年又过去了,我真是比儿子还着急。谢天谢地,昨天视频时儿子总算有了个确实的信息:“导师说我的论文他没意见了。”只是还让他在答辩前和答辩委员会的其他几位导师沟通一下,我忍不住来了句“这美国人也真够麻烦的!”说完后感觉情绪有点不对,马上改口让儿子转达对这位导师的问候和感谢(我们在美国见过)。我这感谢可是真心的,而且也是对着全球化时代的感谢。我和发小们小时候没有全球化,大家都没有机会出国留学,多亏晚年赶上全球化时代,关注国际资本流动和金融风险的事儿不用咱操心,大家还能探亲旅游的出出国,真是挺不错的。这么一想,回家聚会问题就不算什么事儿了。

 

 
















 

共获得积分:1 ,共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