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10-09 06:57:56

该作者的文章:

沈金记鱼行


  ※年华

  ■讲述 沈元鸿 整理 陈永治

  

  民国时期,梧桐镇东门外、吊桥内,地处城墙与城河之间,有一片民房区。其中,东吊桥街五号位于靠街的转角,是沈金记鲜鱼行。这家鱼行的门板一落,店面既朝西又朝北,门前的路面开阔,便于鲜鱼交易。老板沈金宝,人称“鱼阿金”,可渔船上的人都叫他“金老板”。明明姓沈,为啥叫“金老板”?据说,叫阿金老板不够尊重,叫金老板大家发财。

  沈金宝(1902~1974),七岁就死了父亲,还有个大两岁的姐姐,娘儿仨全靠开鱼行的祖父接济度日。小时候,他每个月拿只空米袋到鱼行去见祖父,钱一到手便去买了米掮回家,把多余的钱全部上交母亲,勉强维持一个月的开销。因此,金宝小小年纪就懂得了生计的艰难。

  沈金宝十二岁时,祖父去世了。他被介绍到与祖父生前很有交情的嘉兴曹五宝鲜鱼行当学徒,不但有碗饭吃,到年底还有点鞋帽剃头钱等,可以拿回家去交给母亲补贴家用。三年满师后,他又继续干了三年,学会了鱼行的“绝活”:拎过渔民的货一称,倒在鱼笪里用秤杆拨开,眼睛一瞄,就已经心中有数,喊出来的价格八九不离十。

  1919年,沈金宝回到家乡,已经十八岁了。可是,祖父的鱼行早已被别人占去。当时的族长沈德和,邀请梧桐镇上所有相关人员,在茶馆店里“吃堂茶”,说明情况伸张正义,得到了广泛的同情。然后,他带领沈金宝、沈阿三、矮美徒、马阿松等人,上门去摆事实讲道理,希望能商量出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但霸占者蛮不讲理,互相动手打了起来,他们哪是五个壮汉的对手,最后,沈金宝夺回了店铺,继承祖业,开张了沈金记鲜鱼行。

  沈金记鱼行开业后,自始至终以诚信为本。因此,没过多久,沈老板便渐渐地出了名,成为梧桐镇上响当当的“鱼阿金”。

  鱼行每天两个市头。早市多乡庄客,农民吃过早茶就买点鱼回家;晚市为街上人,买条鲜鱼晚餐搭点小酒,做了一天生意犒劳自己,改善生活。因此,捕鱼的网船也扣准了这两个市头,先到的先过秤卖掉。来沈金记鱼行卖鱼的,多时十几条鱼船,少则七八条。

  鱼阿金在城河沿(今城河路)买了三间破旧的泥墙平房。他将门前的城河挖深,打桩,搭架子,放置了大小不同的五只鱼簏,用铁链条吊浸在河里养鱼,大的可养几百斤。鱼簏口加盖,穿铁链条后可上锁,还要搭跳板才能过去,但仍有可能被偷,故夜里还得要管。

  沈金宝爱喝酒,每天两顿,每顿二两半糟烧,其妻烧得一手好莱肴供他下酒。他每次吃得醺醺然,再到鱼行里去。他也很好客,尤其愿与各地的同行交朋友,如濮院俞正倌、灵安薛介里、乌镇阿海,以及屠甸、洲泉等地的鱼行老板来了,都招待吃饭。

  沈金宝在民国时期开鱼行三十年,一年四季跟渔民打交道,深知他们生活贫穷,生计维艰,十分同情。每年的腊月廿三,他叫妻子烧好几大锅赤豆糯米饭,送给长年为他供货的十几条渔船上的人,尽量满足。年关到了,又给每条船上赠送两块大年糕,一块白的一块红糖年糕,上面还做只元宝讨个好口彩,让船户年卅摆在船头上,请河神菩萨,保个平安。

  给船户送过年肉,也是每年的惯例,同时还送一盏灯笼,印上“沈金记鱼行”,点亮灯笼就是在做商业广告。对个别非常困难的船户,“金老板”还主动“借”钱给他们过年,实际上是救济。当然,更主要的是为了做生意,善待渔民,笼络住这些“衣食父母”的心,确是他经商的成功之道。

  从前,经商之难,一言难尽。鱼阿金头脑精明,也是历经千辛万苦,才经营得比较成功。想不到,在日寇侵略的沦陷时期,沈老板被土匪绑票,差点撕票,性命堪忧。

  那时,桐乡附近有四股小的“队部”,打着“抗日”旗号,干着土匪的勾当。一天傍晚,鱼阿金依习惯到城河沿的破屋去管夜,突然有几个匪徒窜出来绑了他的票,是东门外土匪头子徐德荣指使干的。赎金狮子大开口,要几千元,限时送到。但店里总共只有几百元,真是急得团团转。东求告西托人,总算托着了顾家兜农民徐德胜,他是土匪头子的表弟,由他去跟婶婶求情说了,才花几百大洋放了回来,也算破财消灾,有惊无险。

  沈金宝活到73岁,老来依然嗜酒,每天两顿不少,只是量减了,但依然有配他胃口的菜肴下酒。每次,他都差遣大孙子沽酒,吃得微醺时,就唠唠叨叨地讲述自己一生的经历。沈金记鱼行的故事就传了下来。


原载《嘉兴日报 桐乡新闻》2017,10,9

 

共获得积分:16 ,共16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