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10-15 19:18:07

标签:社会 民主 主义 理论 

所评书籍:沉疴遍地

查看更多书评>>

该作者的文章:

托尼.朱特的两个孩子应当都是儿子,因为他在《沉疴遍地》一书最后的鸣谢中提到:“正是我们在餐桌上的对话,使我第一次了解到今天的年轻人多么关注我们留给他们的世界。”他这里说的“我们”是指他和自己的两个孩子,他感谢自己的孩子对这本书问世所做的一切。他说“我的孩子丹尼尔和尼古拉斯过着青少年的繁忙生活,但是他们腾出时间和我讨论本书篇章中的很多主题。”本来我读这本书的随笔准备写到上一篇的第六章就结束了,接下来的《结论》和《鸣谢》没计划要写一篇随笔的。但是当我读到最后一页的上面那些文字时,突然一下子感到和作者的距离拉近了许多,原来他也是一位从孩子小时候就和他们在餐桌上谈话的父亲,而能和父亲讨论本书中的社会政治问题的一定会是男孩子的。我敢于这样推论作者的孩子性别,是因为我确信不会有女孩子感兴趣这本书中的主题。什么主题?正好本书的结论《社会民主主义中的生机与糟粕》我也是刚硬着头皮读完,而且我还算得上具有读这样生硬晦涩的内容所需的专业基础知识的男人呢,我想象不出怎么可能有女孩子感兴趣这样的主题,而且能和世界知名学者的父亲讨论这样主题的可能。这算是性别歧视吗?我觉得不算。因为男女有别不可否认,那么一定会在思维类型(抽象和形象)决定的专业兴趣方面各有所长的。这个三段论的推理可能因为有点形而上显得很牵强,那我还有自己直接经验的经历来证明。我和作者一样的,最初也是在儿子能看连环画那么大时就和他在餐桌上谈话的。我现在记不请那些年都和儿子谈了些什么,只记得我们家的晚餐就是座谈会,每餐的耗时都是一个多小时的。老伴儿的一本随笔集里纪录了一段,说是我和儿子谈论对诸葛亮的评价,结论认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是什么好事,还不如不帮刘备,少打那些仗,早点让曹操统一中原算了。哦,刚才忘了交代一下了,我们家餐桌上谈得再多,也只能是人文和社会科学方面的东西,而且儿子一直把对社会科学的兴趣保持到现在,而且超过了对他专业的心理学的程度,现在我和儿子的视频聊天主题都是社会政治问题,所以我感觉和作者真正好像是知音的。

哦,我说的知音只是限于和作者都有和儿子谈政治理论经历方面,而对作者这本书中的观点有些不太懂,有些并不认同。当然我可能还不够和作者直接探讨这些观点的水平,但是书中有些科普层次的问题还是讲得很明了的。如这本书 《结论》部分中关于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的区别就概括得不错,我摘录如下:“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存在重要区别。社会主义是有关变革性的变化:用一个建立在完全不同的生产和所有制系统基础上的继任政权取代资本主义。相反,社会民主主义是一个妥协:它意味着接受资本主义和议会民主主义作为框架,在这个框架以内,迄今为止一直受到忽视的大部分人口的利益现在将会得到关注。”其实,这个区别就是二十世纪初时工人运动中第三国际和第二国际论战和决裂的根源,现在时过境迁,表述这个问题也不再使用当年使用的那些概念了。作者用严谨的理论思维区分了社会主义概念和用这个概念冠名的实践,提示读者们不要把二者混为一谈,我在这一点上要为作者点赞。结论就是结论,这里只是对他的观点再次概括,而没有对他有所保留地支持社会民主主义多谈。这些也不用再多谈论,大家都知道欧洲,尤其是北欧不少国家都实现了社会民主主义政党的执政,但这远不是理想社会的最终实现。但关于最终的理想社会问题,现在没有二十世纪中叶那样社会制度不同的国家意识形态形态问题的论战。哪个国家人民选择什么说一声尊重了事,挺好的,根本不用为一些形而上的概念问题翻脸。我觉得这真和各家过日子一样,各家过自己的日子,用不着有啥统一标准的。就拿我活动其中的留学生家长QQ群里的情况来说吧,同龄人就有两类截然不同的家庭生活方式,但确实谈不上哪一种更好一些。我先摘录一段两位群友的对话吧:

  津刘妮F达拉斯硕工lV 84m174  我喜欢带孩子,儿子,没带够就长大了。

纽约候鸟F硕工88f  你是年轻时候带儿子 等待你孙子出生就知道了 带儿子和带孙子不一样的 一方面要以孩子父母的要求为主受拘束 二方面年龄大了,力不从心 到时候你就有体会了。苦役啊!为大外孙我瘦了11斤 为外孙女我瘦了7-8斤 那是体力活的付出啊!

我和这两位群友是同龄人,前一位群友的情况和我家一样,都是尚未结婚的孩子在美国留学的空巢家庭;后一位群友则是孩子已经结婚并有了两个孩子的,她住在美国帮孩子带孩子。前一位是就盼着儿子结婚好抱孙子;后一位则是被两个孙子累得叫苦连天。她们二位的情况很有代表性的,不仅仅是有留学生的家庭,我们50后这一代人的家庭基本就是这两种情况。现在的年轻人也怪,生了孩子好像是给老人生的,生完后就都交给老人照看了。从喂奶粉一直到上幼儿园乃至上学,全是由老人来管。当然了,这样的家庭自有自己的天伦之乐,尤其是那些生了二胎的家庭,看上去真是人丁兴旺喜气洋洋,老人们累一点也是高兴的,至于自己不能“说走就走”的事儿可能就不怎么想了。而我们这样的空巢家庭就不同了,孩子不在家就是还给我们一个二人世界,时间完全是属于我们自己的时间,以前想做而没时间去做的事儿这时可以尽情地干了。我除了学点英语、写点博客和随手拍拍照片没干出啥成果,而老伴儿退休后的写作成果之多,是需要带孙子的家庭根本不可想象的。我还有一点体会:孩子结婚晚,我们就老得慢,我们和儿子交流时的感觉还和儿子上中学时一样。儿子在往前学,我们也就得跟着一点。最近这次看来儿子关注的“全球化”问题的笔记后,我就感觉又学到了一些新知识,我给儿子的回复如下:

阅复:

  大意看懂了,叙述了全球化问题研究的社会学方法、现象学入手和结构与能动性的核心问题,之后是分别介绍了结构派和能动性派各自的基本观点,接下来自己总结概括了两派的对立的诸层次根源。结尾部分的“跑题”的联想,不啻是一个有价值的灵感,准备思考并全面回答全球化的三个问题依次落脚到应用性。读后想到3个问题

1、全球化问题被研究得如此学术化,完全是概念套概念,理论对理论,即便认为是“第一次从一个实际问题的角度出发”,给人的感觉还是在形而上的层次兜圈子,距离一般知识分子的理解和政客们的操作都很远;

2、社会科学研究的课题怎么总是有对立的两种(基本)观点,那么如果想争取到多一些人的赞同,好像只有将两种观点进行折中,但这样做就有违科学的本意和初衷,而抱纯学术的态度和毅力钻进去,又很可能是牛角尖,最终可能会怀疑社会科学的科学性,前景真不乐观;

3、全球化退潮对研究的提示。今天新闻说美国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这可以看做美、英逆全球化而动的最新证明。菲菲说(现在在大连),德国最新大选出现令人担忧的新的第三大政党,其主张是极右的,这些动向是不是表明“去国界化”的趋势已经开始逆转了。看起来还是民族国家的政府才能对人民负责,离开这样的实际的研究结果没有多大用。纯学术的研究只是解释世界,而问题的关键是改变世界。

我不知道自己和儿子这样的交流是不是托尼.朱特他们家有点相像,这就很好了,那些儿孙满堂的同龄人家庭我就不再做什么比较了。












 

共获得积分:0 ,共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