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10-30 08:02:24


 是福,是祸?  

 

-------老张的住房经历

 

老张今年69岁,退休9年了,身子板挺硬朗的。老张原在教育岗位上工作,执教12年,当过校长,属于教育上的名流。由于工作需要,于1984年改教从政,到了镇政府工作,担任党委秘书,后又升至镇政协主席。由于他自幼喜欢文艺创作,所以在工作之余坚持文学创作,把别人打扑克、喝茶水的时间利用起来,用三年之余,创作发表了长篇小说,40多万字。因为这部书,在社会上反响很大,得到市委领导的重视,再加上老张年龄偏高,提拔不起来,不能再担当重任,所以顺水推舟就把老张调到了市文化馆工作,担任副馆长,降职不降级,括号里享受科级待遇,当时连正馆长还是个股级干部。

老张调到文化馆以后,没有住房,文化局由于人事调动,倒出了2套楼房,可这房子却被有权势、不要脸的、自认为有资格的老干部抢走,对于刚调来的老张来说根本分不到手,再说他也不会请客送礼,舔腚拍马屁,因此只能干等,等待公平公正的到来,可是平等的权利离老张越来越远,遥不可及。

80年代末,文化局的后院有一个锅炉房,冬天供大楼职工取暖,由于冒黑烟,不免对周围住户有点污染。后院隔墙有一住户,房主横不讲理,屡次到文化局胡搅蛮缠,非要让文化局买下他的房子。局长无法,只得花了8万块钱买下了他的房子。在当时,8万块钱可是个不少的数字,足可以买下2套90平米的楼房。文化局和人家签订了协议,房款2年内还清,房产证归文化局。当时不知是哪个领导脑子进了水,把买房协议,写成了迁建协议。村里分给了房主一处宅基地,让其盖房,土地权归村里所有。按理讲,这户人家算是够幸运了,盖一处大房8万元绰绰有余。

文化局买下这处房产以后,分给了老张和另一个职工居住,这个职工后来因房舍面积狭少,自己买房搬了出去,只剩下老张独自居住,一住就是24年。

1996年房改,因房子没有过户,原房主不签字,所以此房不能参加房改,老张也就错失了良机,享受不到国家房改的红利。虽然没有产权,但有长期居住之权,老张心里倒也安稳了不少,不管怎样,有了安身之处。90年代初,文化局的前任领导,只管自己的利益,不管职工的死活,局里花了百十万元买了3套楼房,3个局领导一人一套,把文化局的分房从政府系统剥离开来,变成了自己解决住房问题,政府不在考虑。按理讲,老张是科级干部,应当分得一套楼房,可是当任领导不买账,理由是加括号的领导,级够职不够。可见,前任局领导多么自私、短见、无知和腐败。

老张的住房处在市中心的黄金地段,可以说是寸土寸金,富贵之地。在这个地方建楼,起码在每平米万元的水平线上。

今年春天,原房主一纸诉状把文化局告到了法院,要求文化局归还他的房产。现任局领导仓促应诉,结果官司打输了,房产归还原房主。据说,原房主给了法官不少好处,其中的猫腻只有混蛋和贪官两相知。

这家房主本来在蓬城就是有名的无赖,现在更是得寸进尺,拿着法院的判决书,由70多岁的老婆子出头到局长办公室闹腾,声泪俱下,如丧考妣,甚至拉尿在裤裆里,搞得满屋糗气,一会儿像可怜虫,一会儿像母老虎,伸手要房产证。文化局领导虽然不服判决,反诉到中院,但无法抗拒母老虎的撕咬,只得将房产证给了这个老刁婆子。

老刁婆子有了上方宝剑,便到老张家里胡闹,逼迫老张赶快倒房。有一天带着打手,直逼老张家,并且断电,限三天之内搬走。气势汹汹,横行霸道,凶神恶煞,比彭霸天有过之而不及,恰是当代的黄世仁,大有抄家灭族之势。老张真是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眼看到了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地步。老张没有办法,只得向文化局领导倾诉。好在文化局领导对老张非常关心,理解老张的苦楚,千方百计想办法帮助老张解决住房问题。

局长把问题反映给了分管副市长,副市长又请示了市长,最后让老张写一份廉租房的申请。

老张在申请书中这样写道:

 

申请书

 

敬爱的市领导,您们好!

我今年69岁,2008年退休。1984年改教从政,到乡镇党委任秘书,后又任组织、宣传委员,政协主席。1994年由于发表长篇小说《山中月儿圆》被调往文化馆,任副馆长(享受科级待遇),并兼任市作协主席。

调至文化馆以后,文化局分了一套民房(两家居住)给我,当时说是文化局购买的房产。房改时候,由于原房主不盖章,所以房改流产。当时市府房改办给我们发了购房许可证,说是将来购房享受第一次房改的政策,但后来已经作废。

我在此房中居住了24年,原来的旧木窗门已烂毁,经文化局领导同意,在2002年全部换成了铝合金门窗。

2002年我的妻子得了直肠癌,在青岛医院动了手术,从开刀到化疗,治病4年共花了15万多元;2006年,病情复发,又第二次住院治疗,2年中又花了10多万元,两次住院治疗前后共花了25万多,那时没有社会医疗保障,大病统筹政策,花费全靠自己负担,我当时欠了15万元的债务,去年才还清,加上两个儿子结婚买房,所以经济拮据,负担很重。前些年工资不高,也没攒下钱来,所以也没能力申请购买经济适用房,确实是买不起。

退休这几年,我一直为市人大、老干部无偿编辑出书,曾连年被评为老干部文化先进工作者,累中有乐,倒也安稳。可没想到住房出了变故,文化局把官司打输了,1990年的前任领导办事太糊涂,明明是买了人家的房子,却写成了拆迁协议,让人家钻了空子,所以赔了夫人又折兵。为此,我现在没有了房子,原房主上门催搬、威胁,真是叫天不应,呼地不灵,不但房改没有赶上,而且现住的老房子也失去了,几天来茶饭不思,睡眠也不好,儿子的住房都很窄吧,到哪去住呢?表面看来我每月有五千多元的退休工资,可没有存款,确实是买不起新房,想到这里心里格外憋屈。好在现任文化局领导格外关心照顾,帮我想办法,确实感到党和组织的温暖,他们没有忘记一个老干部的处境,很同情理解我的苦衷,在这里也表示感谢。

我恳切希望市领导体察民情,帮我解决生活居处,排忧解难,不胜感激。

 

此致

敬礼

 

 

申请人:张XX

2017925

 

市领导很重视老张的住房问题,市长特批,特事特办,为老张提供了一套廉租房,60多个平米。就这样,在文化局领导的帮助下,老张住进了廉租新房,1号楼,一单元203,虽不太宽敞,但光线明亮,环境优雅,水电暖气齐全,离城中心仅5公里,是个交通方便、发展中的新型小区。

老张心情平静多了,觉得干了一辈子工作,最后能住上新房,感到心满意足,从心底里感谢党和政府的温暖,感谢单位领导的照顾。

老张做梦也没想到晚年住上了廉租房。仙境广厦千万间,老骥也能楼梦圆。

老张把这个幽静的、长竹子的地方称作竹林园。

对于他来讲,住房问题是福,还是祸?

 

(作于20171029晚竹林园)

共获得积分:16 ,共16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笔耕的收获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