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11-04 19:50:39

该作者的文章:

 

一个老人走了
 
 
张森生先生2017930日上午730分病逝的消息传来,虽是意料中的事,仍不免感到遗憾,因为我原本打算国庆长假再去看他的。
102上午,我去桐乡市殡仪馆参加了遗体告别仪式。张森生先生安卧在鲜花丛中,享年86岁。大厅两壁,堆放着57只重重叠叠的花圈。在哀乐声中,亲属和生前好友150余人向先生告别。
在先生患病住院期间,我每次去探望,他都用握手的力度来传递友情。张森生是老师,教师节前夕那次去,我刚说了声“你是我心中的老师”,他立即抢着说:“不,是朋友,是老朋友。”只是他的声音已很微弱了。时隔不久,言犹在耳,引起了我无尽的思念……
我退休后,与张森生先生相识相交相知多年,在参加杭州市徽学会、桐乡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等组织的学术活动中,在他的“宠辱不惊斋”里,时常请教,获益良多。他修身治学,以东汉张衡不患位之不尊,而患德之不崇;不耻禄之不夥,而耻智之不博为座右铭,是个纯粹做学问的人。 
张森生19329月出生于乌镇。他七岁丧父,母亲希望他能尽早帮助养家,故小学毕业后,他虚报三岁年龄,以初中毕业同等学历,考上了桐乡简师的师训班。求学时,班主任曾私下里向他推荐过苏联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张森生1947年走上工作岗位后买的第一本书。从此以后,伴随他一生的,便是买书,读书,写书。他平时生活异常节俭,把省下来的钱都用于买书,数十年如一日,日积月累,藏书逾万册,2006年被评为嘉兴市首届十大藏书家之一。
张老文革前所买的书籍,包括木版书及茅盾著作三、四十年代版本等也不少。1967年,迫于当时形势,放在乌镇家中所有的书籍,都被母亲叫来乡下亲戚一担担地挑到采购站去卖掉了,每斤1角钱,卖了50多元。对于一个爱书的人来说,他该有多么心疼!
改革开放后,各种各类书籍大量出版,见到喜欢的书,他就毫不犹豫地买下。尤其是1993年退休后,他的子女都已成家,经济条件比较宽裕,在老伴的支持下,张老大约每年花1万多元购书。诸凡开会、出差、旅游等外出,他必抓紧时间上书店买书。那一捆捆一摞摞的书,都是他拎着掮着背回家的。那时,《文汇读书周报》《中华读书报》上推荐、评论的好书,张老也都会去邮购来。
《全宋诗》精装本60册、《全元文》精装本70册等,当年是陆续出版的,他也就陆续买齐。《中国历史地图集》8册,台湾版《中文大辞典》40册,上海出版的《汉语大词典》13册等,都是张老所倾心之书。限于当时经济条件,有些书他只能先买某几册,以后逐渐补全;有的书先买选集再买全集。
坐拥书城,张老手不释卷,孜孜以求,乐在其中。19976月,浙江人民出版社约他注释《说唐诗·山水胜迹》,就是利用了自己的藏书才完成的。此外,他还能帮助别人。如2003年,杭大历史系一个桐乡籍学生写毕业论文,在张老书斋里找到了所需的资料。2004年,同福中学有两名在职参加中文系本科函授的教师,要写有关茅盾、丰子恺作品的毕业论文,得到张老的热情支持,借给了多种参考书籍,使他们顺利地完成了各自的作业。有个到澳大利亚留学的桐乡籍学生,学的是比较文学专业,撰写论文时因找不到狄更斯小说第一个中译本的书名而犯难。其父在图书馆与张老邂逅相遇,张老回家后即在《大百科全书·外国文学卷》查到了有关线索。
张老的藏书以古典文学、历史著作等为主。而他的子女孙辈都从事理工科工作,孙子大学里读电机及自动化专业。2014年,张老鉴于自己年事已高,与市图书馆馆长洽谈,表示除部分自己经常要查阅的书籍外,愿意将藏书捐赠给国家,以便让更多的人利用。
后来,张老捐出的14103册书籍(按购买时价值达225417.37元),已入藏市图书馆专辟的聚文楼。据《张森生先生捐赠图书目录·说明》介绍,含各类丛书、套书120余种及大量可观的精品图书。此外,历年来张老还捐赠给乌镇植材小学500多册,梧桐完小、启新小学各100多册,上世纪九十年代捐给乌镇严独鹤图书馆300册等。对于一个嗜书如命的老人来说,可谓无私亦可谓慷慨矣。
书捐出去了,虽然自己还留下了4000多册,但想要查找点什么资料的时候,有时还是觉得不够用。如他写《浙派词人朱芳蔼》一文时,就只好跑到图书馆从已捐出的《全清词》中查找资料,虽感不便,但又转念:既已捐出,方便了更多的人查阅,岂非好事?如此一想,便心中释然。
捐书后,张老还是在继续买书。由南大教授周勋初主编的《宋人轶事汇编》于2014年出版后,即花480元邮购买得,非常欣喜。又想着周教授以前所编《唐人轶事汇编》一书已捐掉,就忍不住再花180元重新邮购,心里便觉得非常舒坦。据他夫人说,宁可吃菜也要买书,他自己舍不得买一件衣服,瞒着他买了来,穿上后才说好、好。 
张森生自15岁参加工作以来,先后在小学与初中以及桐乡市教师进修学校任教,直到1993年退休。他从事教师职业长达40余年。
张老退休后,继续关心教育下一代的工作,担任讲师团成员,几乎走遍全市各中小学校,历年来共开了近300场讲座。如《孝道是构建和谐社会的美德》《从小做合格的公民》……一场场切合中小学生实际,生动活泼的讲座,极富感染力,因而反映很好。2008年,张老应邀去崇福镇讲《儒家关于诚信的论述与故事》,有2885名中学生听讲,是听课学生最多的一次,令他无比激动。
在岗时,张老师爱生视若己出,很照顾家庭困难的学生。他担任小学校长期间,凡贫困家庭学生,不但減免学杂费,还经常垫付书簿费,让这些孩子的心理上尽量少受委屈。他还曾参加希望工程,连续汇款五年,资助一少数民族女孩读完小学。有两兄弟,学习成绩很好,但祖父与父亲是当年的黑五类,家庭出身不好。张老师毫不歧视,还让哥哥担任少先队大队长,使他们得到老师关爱的温暖。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张老师又热情帮助哥俩进入高复班,因而考上了大学,后来都很有出息。每年教师节,哥俩从不忘致电问候老师。2008年看望老师时,见住宅书满为患,就在同一幢楼买了一套二手房,无偿提供给张老师放书。捐书后,张森生随即将房屋归还给学生。
1979年,为提高全县小学的师资学历,在各乡(公社)镇招收中师函授班张森生19809月调教师进修学校函授站,任专职辅导老师。他讲授《文选与习作》等课程,还为幼师班讲《儿童文学》,尽心尽责,为提升全县小学教师的合格学历,作出了努力。
张森生当了一辈子老师,辛勤耕耘,默默奉献,成绩斐然。2014年在第三十个教师节到来之际,他光荣地被评为桐乡市十大功勋教师之一。这是对他从教数十年最大的褒奖。
人的一生,是学习的过程,唯好学者有成。西汉刘向《说苑》云:少而好学,如日出之阳;壮而好学,如日中之光;老而好学,如秉烛之明。秉烛之明,孰与昩行乎?张老师少壮时好学,教学相长;他老而更加好学,有了前期学养的基础,有了大量藏书可以查阅考较,故而学识渊博。他治学严谨,凡撰文介绍本地历史文化名人,资料非常丰富翔实。20116月,他集结70余篇文章成《梧桐树下的辉煌——桐乡历史人物札记》一书,由宁波出版社出版。该书于20147月,获得桐乡市第6届文学艺术最高奖项——“金凤凰奖。这是对张老治地方史成绩的肯定。
19858月以后,他参与编辑政协每年一辑的《桐乡文史资料》以及桐乡市和嘉兴市的乡土教材《可爱的家乡》,任《桐乡县志》副主编,应约为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中学生读名家系列之《给我的孩子们·丰子恺》撰写导读,注释《品读桐乡》,主编《清风明月——桐乡历史人物勤能廉故事》,与徐树民先生合注《吴之振诗选》(2007年)、《太虚纪念文集》(2008年)……为弘扬地方文史作出了成绩,201310月被评为桐乡撤县建市20周年十大杰出贡献人物之一。
张老20141月出版了《梧桐乡是凤凰家》(地方文史资料新编集结的小册子),20144月编注《崇福诗文》、201412月编注《桐乡历代诗抄》、2015年撰写名人传记《达叟严辰》(此三书均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等。20144月,曾荣获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全国书香之家称号
在满屋书香的张家,我抬头看见悬挂着的宠辱不惊斋匾额,不由得联想到这位满身书卷气的老人,早年所受到过的不公正待遇,但他胸怀坦荡,毫不介意。自1987年重新入党以来,却头上光环多多,除上述各种荣誉外,2005年被评为市优秀党员时代先锋,还有桐乡县优秀知识分子嘉兴市优秀教师浙江省文明家庭等等。他曾任政协桐乡县常委、生前一直担任市政协文史研究会副会长。凡此种种,他从来都平平淡淡地看待,只是一心读书写作,真正做到了宠辱不惊。诸葛亮有句名言云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但丁也说过人不能像走兽那样活着,应该追求知识和美德拿这两句话来看待宠辱不惊斋里的老人,似乎令我有了新的感悟,心中也更多了一份敬意。
如今,这个既普通而又不平凡的老人走了。哀悼之余,我要说一声:张森生先生,一路走好!
(原载《嘉兴日报 桐乡新闻》2017,10,25)

共获得积分:20 ,共2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