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11-07 11:25:15

该作者的文章:

 循着秋天的脚步(四)蒹葭苍苍

在秋天的脚步中,漫天飞舞白云一色,绵延不绝的如絮芦花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早年,对芦苇的认识仅局限于“芦花扫帚”和我“上火”时,大人拿来煎汤给我喝的“芦根”。

在父亲单位大礼堂看了一部电影好像叫《雁翎队》,是讲华北白洋淀水上游击队抗日的故事。嘴衔苇管,隐蔽在芦苇丛中,伏击敌人船只,让我看得津津有味。

高中语文中有孙犁的《荷花淀》业余剧作家的班主任老师着重讲解了:月亮升起来,院子里凉爽得很,干净得很,白天破好的苇眉子潮润润的,正好编席。女人坐在小院当中,手指上缠绞着柔滑修长的苇眉子。苇眉子又薄又细,在她怀里跳跃着。”“这女人编着席。不久在她的身子下面,就编成了一大片。她像坐在一片洁白的雪地上,也像坐在一片洁白的云彩上。我被深深地吸引。

再后来,就是文革的样板戏《沙家浜》中的芦苇塘了。

一九六八年夏到江苏泰州红旗农场。战士们让出营房让我们住宿。第二天我们从千米外的团部码头把一捆捆芦苇杆搬回来。说是“搬”,其实是“拖”,我们这些上海大学生,没几个能搬或扛得动这几十斤,2米多高的芦苇。尘土飞扬,汗流浃背,口干唇裂。尤其那些娇生惯养的女生,一步三歇。好不容易到了,喝几口水又得回去搬。我们接受“再教育”的第一课,是从芦苇开始的。

毛竹为房梁,芦苇为砖瓦,秋收后,盖上和穿上稻草,我们建起了自己的营房。在芦苇草房里,我们度过了两个春夏秋冬。

离校时,主要去向是部队农场锻炼和市郊农村学校。后来成为我妻子的她,选择了后者,被分配到黄浦江上游南面,现在的“淞浦大桥”下的江边乡村学校。那时,交通闭塞,为了节省时间和体力,学校的五位市区女教师,经常不走常规路线,而是乘车加步行深入乡野,到学校对岸,请当地人摇橹摆渡。

为了让体弱的妻子少奔波,有的休息日是我去看她。

黄昏,秋风肃肃,橹声吱吱;水鸟凌空,江猪顺流;江面寥廓,水流汤汤;拖轮水泥船,三三两两。堤下的芦苇像灰色的墙,两边无限地绵延,与白云相接。摇曳的芦花是樵子柴担上悠然飘起的一缕秋光,是村姑眉宇间挥之不去的妩媚,像衣香鬓影的女子涉水而来。此景此情,几乎和《诗经·蒹葭》一样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凄凄,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文革后不久,妻调动工作,不用再过黄浦江谋生。我倒是还思念那一方江水和芦苇。

穿行芦塘上下船,惊起白鸥掠浅滩。

当年艄公今安在?孤灯秋风候霜天。

已近深秋,忽又想起黄浦江的芦苇。

壮美的卢浦大桥下,一长溜芦苇贴着秀美的南园滨江绿地伸展,夕阳下,熠熠生辉,随着秋风摇曳唰唰。芦花大多枯黄,但还努力挺直,毅然而立;少数晚开的,串串像白色的礼花绽放,蓬勃向上。给现代化的都市增添许多野趣。

只要有水,就能扎根生长,贡献一切。这是芦苇的可贵之处。

 

照片拍于2017年11月2日上海黄埔南园滨江绿地































 

共获得积分:13 ,共13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