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7-11-08 11:45:28

标签:白眼红眼 高烧 烧鸡 余味无穷 

                                 一只烧鸡

     星期天,开心丸红眼、白眼(天津人对孙子、外孙的昵称)绕膝撒娇,缠着我要吃肯德基。我也大方了一把,带着两个小馋猫到肯德基店尽情享受了一番。看着两个孩子吃得津津有味的神态,我的思绪不由得回到了自己少年 时代。

      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十几岁年纪,正在读初中。孩子的天性,嘴馋得要命,和现在红眼、白眼一样。但当时我国正处于三年困难时期,物质极端匮乏,糠菜都填不饱肚子,要想吃点鸡鸭鱼肉,那真是掰着柳树要枣吃——异想天开!然而不巧得很,有一天我突然病了,连续两天高烧不退,呕吐不止,汤水不进。第三天病情好转,肚子有点饿,想吃东西了。我躺在学校的宿舍里(当时住校),辗转反侧,心想吃点什么呢?突然脑海里出现了一只黄焦焦、油滋滋、香喷喷的烧鸡模样。想着想着,垂涎欲滴,馋虫一下子爬上了嗓口眼。于是我翻遍了身上的口袋,找出了平时积攒的几块钱。可当时物质极端匮乏,且鸡鸭鱼肉都凭票供应,到街上买只烧鸡都困难。我把想法悄悄告诉了我一个最要好的同学,他说“这不难,我有办法!”说着夺过我的几元钱,冲出校门,不消半个钟头的功夫,就从黑市上给我买回来一只不足一斤重的的小烧鸡。 

     看到摆在面前香喷喷的烧鸡,我欣喜若狂,恨不得一口把烧鸡吞下去。可为了饱尝烧鸡的美味,又舍不得狼吞虎咽。我一口一口地细细品味,一点一点地细细咀嚼,顿觉鲜嫩可口、香气满肠。这是我一生中吃过的最可口、最美味的一只烧鸡。以致时光过去了半个世纪,现在想起来仍余味无穷。

 

共获得积分:13 ,共13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